• 采购项目
  • 配套企业库
  • 销量查询
  • 盖世汽车社区
  • 盖世大学堂
  • 盖亚系统
  • 盖世汽车APP
  • “求新、破界” 2024盖世汽车研究院季度沙龙
  • 2024中国汽车低碳与可持续发展论坛
  • 发项目获取供应商清单
  • 2024第七届智能驾驶与人机共驾论坛
  • 舱驾、行泊一体及BEV视觉感知培训
  • 2024第二届智能座舱车载显示与感知大会
当前位置:首页 > 高端访谈 > 蔚来沈峰:产业极“卷”时代,品质必须放在第一位
发送
蔚来沈峰:产业极“卷”时代,品质必须放在第一位
盖世汽车 Garcia 2024-03-22 16:53:27

“要成就一个伟大的品牌,其核心支柱必须是卓越的产品品质。”近日,蔚来汽车执行副总裁、质量委员会主席 沈峰博士在接受盖世汽车采访时强调,在如此“卷”的竞争环境下,整个行业必须清醒地认识到,若要将中国品牌推向全球舞台,品质必须放在第一位。

他进一步分析,汽车作为一个综合性产品,其产业链条长且错综复杂,确保产品质量的优化是一项极具挑战性的任务。特别是随着我们步入软件定义汽车的新纪元,汽车的开发周期显著缩短,企业需要在创新、成本控制、国际市场拓展以及可持续发展等多方面实现高质量发展,这无疑对整个行业构成了前所未有的挑战。

在中国汽车行业的激烈竞争中,这种压力正促使主机厂与供应链之间的合作模式发生显著变革,双方的关系日益紧密。这种变革催生了所谓的Tier 0.5合作模式,并且,民营企业的发展势头尤为强劲。正是通过这些多方的共同努力,“我们才能在短时间内,以更低成本,打造出众多高质量的产品”。

那么,产业链各环节应如何做好成本管理,实现降本增效?在“极致成本管理”中,企业已有哪些创新案例?全球化布局能否助推供应链企业降本增效?在此次采访中,盖世汽车与沈峰博士围绕这些问题进行了深度探讨。

蔚来沈峰:产业极“卷”时代,品质必须放在第一位

蔚来汽车执行副总裁、质量委员会主席 沈峰博士

以下为此次采访实录(部分删减):

Q:您如何看待当前环境下,汽车产品追求极致性价比的发展趋势?

沈峰博士:汽车产品在各个细分市场的需求并不一样,如高端车型可能追求的是一种特别的高级感,对性价比并不敏感。但在10万至20万元甚至是30万元以内市场中,用户会特别关注性价比。想要征战这一市场,整车制造商企业在产品定义、技术选择等开发过程中就绕不开这件事情。

蔚来的子品牌阿尔卑斯新品即将发布,在它所在的价格区间范围内,性价比我们确实会考虑。对于这款车,我们非常有信心。

Q:从供应链角度来看,产业链各环节该如何做好成本管理,实现降本增效?

沈峰博士:汽车产业链非常长,也非常复杂,所有的QCD(质量、成本、交货期)都需要管理好。

从时间维度来看,汽车的迭代速度在加快。现在的汽车开发周期大幅缩短,对时间要求极高,对成本的控制也非常严,但同时质量也不容忽视。这是摆在整个行业面前的一个挑战。

可喜的是,当下中国汽车行业蓬勃发展的过程中,很多主机厂与供应链企业的合作模式也发生了很多变化,互相结合越来越紧密,涌现了一批Tier 0.5供应链企业,同时民营企业发展势头强劲。

在各个方面,大家都投入了极大努力,“卷”的程度非常大,也闯出了一些新的路子,使得能够在更短的时间内,以更低的成本将产品做得更好,并出现了那么多非常亮眼的产品。这是我们看到的科学的一面。

Q在“极致成本管理”指引下,供应链上下游关系将如何变化?又该实现产业链各环节协同创新,在产业变革中寻找共赢之路?

沈峰博士:当前,中国主机厂正向开发越来越如火如荼,很多新技术新产品被引入车内,这个过程中一定是主机厂与供应链企业紧密合作才能够实现的,很多新想法也是在合作中产生的。例如蔚来的NOMI、AR Glasses甚至是激光雷达都是如此。

拿激光雷达举个例子,作为一个新产品,它的复杂程度非常高。不只是产品本身,还要跟整个车身之间、密封件之间配合,想要把它做好,需要方方面面考虑非常周到才行。在这个过程中,就一定要应用真正的正向开发的方法论。

蔚来内部有一套FMQ(Forward Model Quality先期产品质量),以防止问题的发生。如何将FMEA(失效模式与影响分析),怎么把边界图做好都有一系列解决方法。将这些方法论落到实处,才有可能把一个全新的产品,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将质量做好。否则的话,在开发过程中不断出现问题,反而让开发时间变得更长。

从这个角度来讲,蔚来其实与供应链形成了一整套的打法,使得能够从效率上,在短时间里面开发出高质量的东西。

Q:国内汽车市场极卷”态势下,出海成为重要的方向之一,您是否认为供应链出海机遇期已经到来?全球化布局能否有助于供应链企业降本增效?

沈峰博士:最初汽车出海一般由CBU(整车直接出口),在中国制造整车,然后以整车的形式出口,这更多是一种贸易上的出海,这并不会牵扯到当地的供应链发展。但当企业着手在海外制造,就逃不掉对当地供应链配套的考察。

我们常说当下的中国汽车产业很“卷”,“卷”出了很多新技术、新功能和新产品,在这样的形势下,中国整车产业“走出去”一定会带着供应链一起,很多供应链企业也同样有意愿去海外发展。这样的趋势,在过去几年间大家都有看到。我相信,接下来越来越多主机厂“走出去”,供应链出海也会越来越多,慢慢会培养出放眼世界的格局。

目前,在北美、墨西哥、欧洲以及东南亚等全球汽车供应链中,都能够看到这样的例子,很多供应链企业都在往外走。

现阶段,蔚来从挪威开始,然后在德国、荷兰、瑞典、丹麦等欧洲国家展开销售并实现了产品交付。但目前还没有在这些国家建立整车制造的规划。确实,蔚来在匈牙利布达佩斯投建了一座换电站工厂,希望借此加快在欧洲换电站的布局。

Q:目前新技术、新产品不断迭代更新,从您的角度来看,如何打造适配的新供应链体系?尤其是在高品质的追求下?

沈峰博士:近几年汽车行业确实很“卷”,但“卷”到最后,我们常说质量是生命,质量是第一线等各种各样的话,事实确实也是这样。

要成就一个伟大的品牌,其核心支柱必须是卓越的产品品质。所以在那么多“卷”之后,希望整个行业都能够充分认识到,你要走向全世界,真正打造中国品牌,品质必须放在第一位。

汽车作为一个产品,超级复杂,产业链又那么长,把质量做好本身就是件很难的事情。尤其是在智能电动汽车新时代,如今又多出七个维度,这些都是前所未有的,但又是实际需求。

在这么一个高程度软件定义汽车上,那么多创新,迭代又如此快,还要出海,讲究可持续发展,想要把品质做到超级好,就是一个极大的挑战。

但我相信,全行业正在一起寻找如何新的路径。目前上下游整合,主机厂与供应链间合作模式正在发生改变。以前是串行式,现在更多变成了平面式,将Tier 1、Tier 2和Tier 3进行一个有机结合才有可能把事情做好。

现阶段,业内所看到的一些质量问题,可能就是由Sub-tier造成的。而如何在这么in-depth的供应链合作模式,将所有供应链企业抱团在一起,需要一系列方法论和体系流程才有可能将这件事情做好。

Q:事实上很多新技术、新产品推广初期往往会遇到小批量多品种的困境,蔚来是如何应对的?又是如何向上游供应链管理的?

沈峰博士:作为蔚来内部,过去几年内一直在构建这样一套体系流程,来保证最终那么复杂的产品依然维持高质量。包括NOMI、激光雷达都是这样,仍以激光雷达为例,它与ADAS使用、ADAS的精准强相关。无论是作为一个单独的企业还是整个激光雷达产业都是一个全新的开始,蔚来就投入很多研发管理、工业化管理、质量管理等能力,与合作伙伴从产品开发源头开始一起。依靠FMQ方法论做B图(边界图)P图(参数图)、FMEA(失效模式分析)、PFMEA(过程潜在失效模式及影响分析),并构建DVPV plan(设计验证计划),尽可能防止问题的发生,确保产品满足在各种场景下都能达到想要的功能。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