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采购项目
  • 配套企业库
  • 销量查询
  • 盖世汽车社区
  • 盖世大学堂-公开课
  • 盖亚系统
  • 盖世汽车APP
  • 中国车谷2021智能汽车产业创新论坛
  • 3年乘用车销量数据(2018.7-2021.7)
  • 2021第九届汽车与环境论坛
  • 冲压件采购项目汇总
  • xEV电控开发培训
  • 智能汽车:从功能体系到整车构架培训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 > 正文

全面自研制造 让合肥看到了一个不同以往的造车模式

第一电动网 ​刘泽竑 2021-07-27 08:42:32

2020年4月底,在蔚来汽车最困难的时候,合肥给蔚来汽车投资了70亿人民币,不仅拯救了风雨飘摇的蔚来,也让整个汽车行业的人都知道了合肥这座成就了中科大,投出京东方的城市的目光到底有多毒辣。

销量,蔚来

合肥牛就牛在于,这座城市在投资上的魄力和业绩,可以干爆很多更专业的机构,例如2007年京东方开建的第6代TFT-LCD液晶面板线所需的175亿元人民币的资金,完全由合肥政府托底,而当时合肥市财政收入仅有300亿元。

投资蔚来的时候合肥也一样展现了十足的魄力:当时蔚来不但累计亏损高达百亿,而且毛利率为负(-8.9%),基本意味着每卖一台车都是亏钱的。对于这样一家“海底捞式”服务的车企,如何说服投资人相信要在卖车之外还持续不断给用户提供高品质服务是一件可以持续的事业,简直是天方夜谭。

在整个行业作壁上观的时候,合肥对李斌和他的蔚来伸出了援手。

销量,蔚来

自此李斌不再是2019年最惨的人,而合肥,成了2019年的赌王。

到了2021年,合肥这个赌王,除了连续下注江淮大众、江淮蔚来、长安汽车等50多个新能源汽车相关产业项目,还把新能源车上下游产业链中例如国轩高科、华霆动力、巨一电机这样的120多家企业也搬了过来——合肥要打造“新能源车之都”的意图,已经不能再明显了。

新能源车之都里,只有一家新势力怎么够?于是合肥把目光瞄准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造车新势力——零跑汽车。

销量,蔚来

如果说蔚来在2019年很惨,那么零跑就是那家从诞生开始就一直处于危机中的车企。

而且这危机,还都是零跑的老板朱江明自己给自己找的。

销量,蔚来

零跑汽车的诞生和很多造车新势力一样,都是一群已经财务自由的人,因为心中的一个想法或者理念,就选择了二次、三次创业去造车——李斌、李想、何小鹏、沈晖皆是如此,而零跑汽车的创始人朱江明也不例外。

和李斌、李想之前就从事汽车相关行业不同,朱江明是个彻彻底底的汽车门外汉:他最开始在1993年拿着5000元和别人一起创办了安防行业NO.2的大华股份,并成功把这家公司做到最高800亿市值,02年到15年,在视频监控行业做到全球第二,他自己也成为了“浙江省安全技术防范行业专家”。

销量,蔚来

2015年带着大华成为了“世界第二”的朱江明,在西班牙旅行时看到有很多商家为行人提供电动自行车,而在当时的中国市场还是空白,重新创业的想法也在那时所萌生。

只不过他选了个比电动自行车难度更高的,那就是电动汽车——朱江明给自己定下的目标,是造让老百姓也能买得起的“豪车”。就正如当年成功在安防行业带领大华,和海康、宇视、科达这些中国企业一起抢占国外品牌的市场份额一样,朱江明希望在新的领域里,也能干出一番事业来。

一个“浙江省安全技术防范行业专家”立志带队造车,这事儿说出去怕是谁也不信,但事情就是这么发生了——2015年12月24号圣诞节的那一天,零跑汽车成立了。

据说朱江明在进入汽车领域的时候甚至都不知道造车需要汽车生产和销售的资质,也不知道造车需要组织一个什么样的团队。

但我觉得朱江明似乎真的“不懂造车”。

因为他选择要造的第一款车,既不是时下最火热的SUV,也不是四平八稳的轿车,而是选择了更困难的道路——造一台平民跑车零跑S01,价格还是15万的那种。

销量,蔚来

很显然的,朱江明希望能够借助这种非主流定位+非主流低价的策略,迅速获取关注度从而打开市场。

这一点有一个细节可以作证:零跑S01的造型当初是受到一定争议的,这件事据内部说似乎是当初设计团队“设计用力过猛”导致的。

2019年交付一万台纯电跑车?这个目标看似不多,但如果考虑到2019年大多数人都还没有接受新能源车的情况下,再让他们购买一款纯电跑车,这个难度要远远高于蔚来、小鹏、理想造SUV的开局模式。

然而选择跑车带来的困难其实只是表面上的,实际上S01这款车背后真正困难的,是和很多新势力不同,从第一台车开始,朱江明就打算带领着团队去走全面自研制造的道路。

这其中甚至包括了自动驾驶所需要的ADAS算法、芯片,在还没有车的情况下,朱江明就已经开始让团队进行了自动驾驶的研发。

对于一家新生企业来说,这样的投入不但会推迟车辆的量产进度,让原本不足的资金捉襟见肘,更要命的是前期效果,肯定是赶不上直接用mobileye或者成熟现成方案的竞争对手。

销量,蔚来

放着现成的供应商方案不用,“不懂造车”的朱江明带着零跑给自己选了一条更困难的道路。

造车从来就不是童话故事,对于经验不足的零跑团队来说,这种“难上加难”的选择没有为他们创造奇迹——S01的销量最终在当年的第三季度,零跑仅交付了509辆S01,整个2019年交付的数量也不到1000台。

融这么点儿钱,卖这么几百台车,如果是一般的造车新势力,此时此刻基本等于企业的生命开始画上了终止符号。

毕竟这个成绩实在是太惨不忍睹了。

不过朱江明并没有气馁,而是非常诚恳的对外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即便现在进入正常交付阶段,但想完成之前的既定目标难度太大。所以目前零跑已经不将年度销量目标作为首要完成事项,而是做好当下的服务。”

自此之后,零跑汽车在大家的视野里消失了很久。

等零跑汽车第二次在新闻中出现的时候,却是华为出身的副总裁赵刚离职的消息。除了赵刚之外,还有很多人都离开了零跑汽车。

零跑进入了至暗时刻。

销量,蔚来

虽然不知道传闻是真是假,但是我相信朱江明一定独自一人思考过很长时间要不要继续造车这件事,毕竟从浙江大华的公告中可以知道,零跑汽车那时候总共的融资额度是Pre-A轮4亿元,A轮25亿元,A1轮7.6亿元,A2轮3.6亿元,累计获得外部资金40.2亿元。

这点钱对于头部新势力来说,还不够塞牙缝的。

正当所有人都以为零跑汽车将消逝于历史长河中时,朱江明带着零跑回来了,他发布了一款定位A00级微型车的产品——T03。

当时很多人都惊了——从投放一个冷门的纯电跑车市场,到投放另一个高潮已过,份额正在减退的A00级纯电市场,却对主流市场熟视无睹,朱江明似乎真的不太懂造车。

不过很快朱江明就在T03的上市发布会中,回应了人们的质疑:

2020年5月11日晚,当朱江明公布T03补贴后价格为6.58-7.58万元时,零跑汽车再一次成为了新势力中的焦点。

销量,蔚来

因为和赛麟这样敷衍造车的新势力不同,朱江明这次居然在一台A00级小车上,下了血本:6.58-7.58万元的价格配以403km续航、电子手刹、L2自动辅助驾驶、人脸识别等配置——很多人都发出了一个疑问:这台车零跑能赚钱吗?

T03在很多人眼里,是一台根本没法赚钱,只为了赚个吆喝的产品。

而实际上零跑是可以从T03上赚到钱的,而且据我所知还不少,这其中最关键的因素,就在于从S01时代开始,零跑的三电不仅自研,而且还自产,再加上很多科技类的配置都可以获得大华的支持,再加上零跑很少做营销打广告,也就成功把T03的成本压到了很低很低。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零跑为了降低电池包的成本,研发出了CBC技术,这个技术可以把把电芯、底盘和车身一体化设计,用钢的外壳可以达到铝箱体一样的重量,这一下一台车就能节省成本1600元。

T03的命运和S01不同,这一次“不懂造车”的朱江明真的借助非主流定位+非主流产品,成功打开了市场。

尽管这个过程非常艰难:从最开始的单月销量698台,到739台,到815台、990台、1681台、1927台........T03一开始并没有成为爆款产品,而是以一种稳定的速度持续上升,一直到了2020年底的时候,月销量才达到了2981台。

但零跑凭借着T03,活过来了。

销量,蔚来

T03虽然属于低价产品,但这款车缓慢增长销量的背后有一个细节值得我们注意,那就是零跑几乎没有投放过什么广告,而这些T03的销量中,有大约40%来自于老车主转介绍。

这就意味着虽然晚了些,但零跑的口碑开始慢慢打出来了。

有了T03的销量最为基础,朱江明很快带着零跑在2020年底发布了新的车型——C11。

销量,蔚来

本来以为朱江明终于开窍了,发布了一款主流中型SUV的人们,却意外的发现朱老板似乎还是不懂造车——零跑C11这款车在性能上(续航550-600km,加速4.8秒 ),可以对标特斯拉Model Y和蔚来ES6,在整车的配置上,也基本和蔚来ES6、特斯拉Model Y持平。

然而C11起步价格是15.98万,顶配价格是19.98万,最早一批用户交2万定金还能抵4万购车款,这意味着几乎只用蔚来、特斯拉一半的价格,就能买到一款差不多的车。

就连时下智能汽车所必须的自动辅助驾驶功能上,零跑也给C11这款车配备了两颗自主研发的凌芯01芯片来实现L2+级的自动辅助驾驶水平。

销量,蔚来

20万的车,产品力能对标到30-40万的价位,这是汽车行业从来没有过的情况。

以至于有很多人看了后,都斩钉截铁的说:C11这台车一定是赔钱的,零跑要是一直推出这样的车型,将来不可能活得下去。

销量,蔚来

然而事实上在零跑内部,C11尽管价格看起来非常不可思议,但这台车的毛利是正数。

而这其中的原因,要追溯到不懂造车,但是懂技术的朱江明6年前为零跑埋下的种子——全面自研制造。

造车非常花钱这件事,和一般人想象中在核心技术上花费最多不同——事实上除了最核心的三电、芯片等等之外,在很多我们看似微不足道的小地方,往往也要花费数百万甚至千万的费用进行研发、制造,而在这些小地方上,零跑也采取了自研制造的方式。

其中包括电池包是从电芯开始做,模组、PACP、BMS都是零跑自己完成。动力系统在公司成立的一刻就成立了动力系统的团队——零跑卖出去的2万辆车用的动力总成全部是零跑自己研发,自己在金华工厂制造的,这一点上就能比很多使用精进、方正电机的车企成本要低得多。

销量,蔚来

甚至在朱江明的要求下,零跑的智能网联、智能驾驶全部车联网系统都是自己开发的。这些看起来很小的功能,往往外包的开发费用要百万甚至千万起。

这其中能节省的成本,要比一般人想想的多很多。

更不用说,朱江明在6年前就放弃用mobileye或者成熟现成方案虽然让零跑目前在自动驾驶产品表现上落后了,但采用自主研发自动驾驶相关配件、系统的方式,零跑最终让C11的整个自动辅助驾驶系统里面,几乎所有都是国产的。

这其中除了前面提到的凌芯01之外,甚至还包括了毫米波雷达芯片、超声波雷达芯片、摄像头芯片,这些,都大规模实现批量化的量产。在如今芯片供应紧张,价格涨上3-5倍的时间点下,零跑自给自足的方式,也让它能够把芯片的成本控制到一个合理的范围内。

从十个、一百个细节上省钱不稀奇,但当从五百个、一千个细节上省钱时,事情就由量变产生了质变——结果就是朱江明不惜血本造出来的C11,价格低到了不可思议的程度。

我觉得朱老板并不懂太多深奥的道理,但他内心最明白的是:昔日大华可以通过自研制造取得的成功,零跑一定也能。

销量,蔚来

我相信擅长投资的赌王合肥正是看到了这一点,才在零跑汽车尚处于B轮融资的时候,就已经悄悄入场了。

——一个创始人不懂造车,三款产品都脱离于市场常识的车企,就这样凭借着对全面自研制造的执着,让合肥看到了一个不同以往的造车模式。

朱江明不懂的,是传统的造车方式,但是他懂的,是怎么去打造一个科技企业,从而通过坚实的技术底蕴去打造产品,以绝对的产品力去向这个“新行业”发起挑战。

在获得合肥青睐后,零跑总部所在的杭州也向这家“不懂造车”的车企伸出了橄榄枝,并用更优惠的条件,一举拿下了30亿的Pre IPO轮融资额度。

在7月15日的零跑2.0战略发布会上,带领零跑创造出一个新造车模式的朱江明向外界传递出了新的目标——2023年底将投产激光雷达方案,2024年实现全场景自动驾驶技术,2025年零跑汽车的年销售80万台,三年内智能驾驶技术超过特斯拉!

80万台,三年超过特斯拉,无论哪一个目标,看起来似乎都很难实现。

但目标就是用来超越的,而朱江明这个不懂造车,但懂技术的人,也并不会遵循规矩,他知道的是——只有坚持自研制造,才能让中国的汽车行业就像安防行业一样,由中国企业慢慢主导市场。

我们都说中国制造强,中国创造弱,而朱江明和他的零跑汽车,正在中国创造的历史上抹上浓厚的一笔。

本文地址:https://auto.gasgoo.com/news/202107/27I70265553C108.shtml

文章标签: 销量 蔚来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