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采购项目
  • 配套企业库
  • 销量查询
  • 盖世汽车社区
  • 盖世大学公开课
  • 盖亚系统
  • 2021中国车身大会
  • 发现好公司-冲压件
  • 2021中国汽车人机交互HMI创新大会
  • SDVF2021第二届软件定义汽车高峰论坛
  • 紧固件采购项目汇总
当前位置:首页 > 上市公司 > 正文

再见2020丨力帆们已去,华晨们能“自救”成功吗?

盖世汽车 章涟漪 2021-01-08 06:05:16

“强者恒强、弱者愈弱。”2020年车圈“马太效应”越发明显。相比长安、长城、蔚来、理想等车企销量、市值一路向好,诸多华晨、众泰等企业却是危机四伏。转眼2021年来到,有些车企已然止步;有些还在车海挣扎求生;有些则仿佛没有来过……

它们“黯然退出”

2020年4月,东风集团突然发布公告称,鉴于国内汽车市场下滑及东风雷诺的经营状况,东风集团和雷诺集团拟对东风雷诺进行重组。燃油车领域,雷诺拟将50%的股份转让给东风汽车集团,东风雷诺将会停止雷诺品牌相关业务活动。这意味着,东风雷诺成为2020年第一家倒下的中外合资车企。

目前东风雷诺汽车有限公司已完成工商变更,现为东风汽车(武汉)有限公司,后者为东风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公司主体类型也由中外合资变为非自然人投资或控股的法人独资。

电动汽车,销量,新势力造车,华晨,众泰、拜腾、赛麟

图片来源:天眼查官网

自2013年12月到2020年4月,东风与雷诺还是未能熬过七年之痒。不过此次“分手”并非毫无预兆。从2018年开始,东风雷诺销量即每况愈下,到了2019年更是只卖出了1.86万辆车。2020年初,受疫情影响汽车产业销量陡降,东风雷诺也成为最先“投降”的那一批。

2020年下半年,眼看着汽车圈形势渐好,但长江汽车并没有感受到。根据天眼查消息,2020年8月24日,杭州市余杭区人民法院裁定受理杭州长江汽车有限公司破产清算一案。长江汽车进入破产清算程序。

实际上这家前身为杭州公交客车厂的车企也曾有过高光时刻。它曾被冠上了“李嘉诚造车”的名头,也是最早一批拿到纯电动乘用车生产资质的企业。不过自2018年开始,长江汽车即出现了资金流紧张的现象。

长江汽车此前官网显示,公司旗下共有四款车型,包含“奕阁”“奕胜”“益众”“逸酷”,其中前三款为电动商用车,“逸酷”为小型纯电SUV。但“逸酷”自2016年4月发布至今仍未有上市量产交付信息,而电动商用车在2019年下半年以来也相继停产。彼时多家媒体报道称,长江汽车拖欠员工工资长达12个月之久,公司会定期每周发布一则《居家等待通知》,但从未有过工资发放的相关信息。

从一定程度上来说,长江汽车快速没落与产品没跟上政策、市场变化有很大关系。与此同时,随着市场的进一步收缩,投资人的钱也在向头部企业聚集,缺钱的长江汽车还是没能度过2020年。

电动汽车,销量,新势力造车,华晨,众泰、拜腾、赛麟

图片来源:*ST众泰官方发布公告

不止新造车势力,国内传统车企在2020年也接连“暴雷”。2020年12月,先有*ST众泰官方发布公告表示,公司铁牛集团资不抵债,正式退市;后有*ST力帆发布《详式权益变动报告书》,披露了重整出资人的详细出资情况,并对外宣布力帆股份实控人由尹明善、陈巧凤、尹喜地等,变更为占力帆股份转增后总股本29.99%的重庆满江红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

目前来看,相比众泰,力帆要“幸运”一些。按照破产重整方案,作为产业投资人之一的吉利科技集团会在破产重整完成后,向力帆方面注入其首款换电车型枫叶80V和一体化充换电业务,并将力帆股份打造为专注充换电业务的上市平台。不过这样预示着力帆终究不再姓“尹”。

它们“命悬一线”

与上述车企已经宣布退市不同,还有一些企业仍在挣扎求生。其中新造车势力里以拜腾最受关注。

2020年6月30日,一度被寄予厚望的拜腾汽车还是发送了停工停产通知。根据其发布给中国区全体员工的内部邮件显示,公司自7月1日起停工停产,全体员工待岗,公司不再安排工作。

很快六个月过去,拜腾员工等来的不是复工复产,而是继续停产的通知。2020年12月31日,拜腾发布通知称“非常遗憾的通知大家,在经历了6个月停工停产后,中国区(不含香港)所有公司目前仍不具备复工复产的条件,经研究决定,自2021年1月1日起,将延长停工停产期6个月,至2021年6月30日止。”

转机来得猝不及防。2021年1月4日,拜腾官方又发布消息称,公司与富士康科技集团、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签署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合力推进拜腾首款车型M-Byte的量产制造工作,计划在2022年第一季度前实现M-Byte量产。

电动汽车,销量,新势力造车,华晨,众泰、拜腾、赛麟

M-Byte。图片来源:拜腾汽车官网

实际上富士康曾是拜腾前身和谐富腾的早期投资人。2015年,富士康(鸿富锦精密电子(重庆)有限公司)曾与和谐汽车、腾讯投资了拜腾前身“和谐富腾”的Pre-A轮,不过于2018年选择退出。

不过富士康的“造车”路并没有因此停止。2020年1月,富士康母公司鸿海精密集团发布公告,计划与菲亚特克莱斯勒签订协议,共同成立合资公司,从事开发及生产纯电动汽车,以及经营车联网业务。

此次富士康重新“牵手”拜腾,有业内人士认为,是因为苹果的快速转型,让富士康感受到了压力,后者希望能快速积累经验,能在苹果汽车量产后拿下相关代工业务。而于拜腾汽车来说,则是获得了“喘息”的机会,不过在蔚来、理想、小鹏等新造车企已然领跑的当下,还未出发的拜腾想要真正重回赛道,很难。

如果说拜腾是“挣扎中的新造车企”代表,那传统车企“典型”则非华晨汽车莫属。2020年11月20日,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受理债权人对华晨汽车集团控股有限公司重整申请,标志着这家车企正式进入破产重整程序。

不过,华晨汽车有关负责人公开表示,本次重整只涉及集团本部自主品牌板块,不涉及集团旗下上市公司及与宝马、雷诺等相关合资公司。

华晨汽车如今陷入“窘境”,主要原因即是因为自主板块薄弱,多年来其发展主要是依靠华晨宝马。根据财报,2015-2019的五年间,如果剔除华晨宝马的利润,华晨汽车一直处于亏损状态,累计损失34.84亿元。同期华晨宝马贡献利润269亿元。

电动汽车,销量,新势力造车,华晨,众泰、拜腾、赛麟

当然,破产重整不等于完全意义上的破产。正如法院的裁定所言,华晨集团存在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的情形,具备企业破产法规定的破产原因。但同时集团具有挽救的价值和可能,具有重整的必要性和可行性。

实际上自2018年以来辽宁省政府及相关部门一直努力帮助华晨集团解决现金流问题,但其债务问题积重难返。如今华晨集团选择破产重整,颇有破釜沉舟之意。新生,还是毁灭,华晨必须要做出选择。

它们“昙花一现”

吴亦凡、杰森斯坦森、华少……2019年7月20日,王晓麟携上述梦幻组合在北京鸟巢体育馆正式对外发布赛麟汽车。

谁曾想不到一年时间,2020年4月27日,自称江苏赛麟前法务人员乔宇东的微博用户,实名举报王晓麟涉嫌虚假技术出资及贪污66亿元巨额国资。举报信发出后,南通当地官方介入调查。6月23日,江苏赛麟上海公司收到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的查封公告。此前,江苏赛麟如皋工厂也被查封。

目前赛麟汽车创始人王晓麟已身在美国。其曾发送内部信表示,举报事件后,乔宇东直接致电投资人,导致原定于5月份到位的30亿元资金被搁置。而本人因受疫情影响,机票均被航空公司取消,因而无法回国。

电动汽车,销量,新势力造车,华晨,众泰、拜腾、赛麟

迈迈,图片来源:赛麟汽车官博

当下双方仍各执一词,不过赛麟汽车显然已经沉寂下去。此前鸟巢发布会上,江苏赛麟曾发布微型车迈迈和超跑SUV迈客2款新车型,但只有微型车迈迈开启了预售。目前赛麟迈迈汽车天猫旗舰店已经注销关闭,迈迈这款车的总销量停留在9辆。

远赴重洋的不止王晓麟,还有博郡汽车创始人黄希鸣。博郡汽车成立于2016年,前身为美国先进车辆技术有限公司和上海思致汽车工程技术有限公司,从事底盘设计和整车性能开发服务。

博郡汽车被外界熟知是因为与一汽夏利的合作。2019年9月,博郡汽车与一汽夏利正式成立天津博郡汽车有限公司,并由此获得造车资质。按照协议,在取得营业执照后30日内,博郡汽车要完成首期缴付出资10亿元,剩余的则需在6个月内完成缴付。

但根据一汽夏利在2020年5月28日发布的公告,博郡汽车仅向天津博郡缴付了1410万元。为此,一汽夏利已向博郡汽车发送了2次公函和3次律师函。夏利方面强调称,如果博郡汽车持续违约,有权终止协议。博郡汽车的资金危机就此爆发。

6月13日,黄希鸣发布一份公开信中表示,博郡汽车目前遭遇到了严重的经营困境,给员工、股东、供应商、地方政府以及合作伙伴的发展造成了实际损失和不良影响,对此表达深深的歉意和自责。

黄希鸣还在公开信中进一步表示,在这样的困境下,博郡汽车决定重新定位公司的商业模式,以形成的成果和产品。这被外界理解为“放弃造车”。

2020年已经或者濒临退市的车企远不止于此,2021年车市淘汰赛还将继续。在造车这条道路上,没有自主核心技术,终将被淘汰。不过大浪淘沙,一批批前浪们退去的同时,新一波后浪们已然到来……

*版权声明:本文为盖世汽车原创文章,如欲转载请遵守 转载说明 相关规定。违反转载说明者,盖世汽车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

本文地址:https://auto.gasgoo.com/news/202101/8I70237183C108.shtml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