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采购项目
  • 配套企业库
  • 销量查询
  • 盖世汽车社区
  • 盖世大学堂
  • 盖亚系统
  • 盖世汽车APP
  • “求新、破界” 2024盖世汽车研究院季度沙龙
  • 2024中国汽车低碳与可持续发展论坛
  • 发项目获取供应商清单
  • 2024第七届智能驾驶与人机共驾论坛
  • 舱驾、行泊一体及BEV视觉感知培训
  • 2024第二届智能座舱车载显示与感知大会
当前位置:首页 > 车企 > 正文

全球年销100万辆 尹同跃为星途品牌设定及格线

第一电动网 王鸣幽 2024-05-13 08:36:50

5月9日,星途星纪元ET在广州正式上市,增程和纯电齐发,起售价18.98万。自4月15日预售以来,星纪元ET已获得超过1万台订单(最新消息,截至5月11日中午的累计订单突破26000台)。9日发布会后,奇瑞集团董事长携一众高管接受了媒体的专访,在品牌、产品、技术和传播等方面进行了沟通。

星途品牌是奇瑞集团品牌金字塔的塔尖,而星途星纪元要以新能源点亮金字塔塔尖,这是尹同跃对星途和星纪元的定位。在高端品牌的打造上,尹总信心十足,自己当初就是从左高端品牌开始的,从红旗到奥迪,在情感上有不一样的感受,对品牌有自己的理解。尹总认为车子大不是品牌,价格贵也不是品牌,生活方式的变化才是品牌。品牌是生活方式的一种描述,品牌的底座是品质加品味,品质是必须保证的,品质的底座是体系流程,是团队。品味就是文化加上技术能力。

通过星途星纪元的高端化带动奇瑞其他品牌往上走,是奇瑞未来战略的一个主要动机,各个品牌之间,有担负上量的品牌,比如奇瑞品牌和ICAR品牌,星途星纪元是做高度的。不过,尹同跃也给星途品牌设定了一个未来的及格线——全球年销100万辆。星途品牌总经理黄招根介绍了近期星途的销量目标,那就是7月份做到两万以上,今年全年干到30万,而刚刚上市的星纪元ET,争取在6-7月份做到月销万台。

高新华博士介绍,从星纪元ET的用户画像看,星途新纪元的品牌属性已经在往高端走,很多之前都是BBA车主。星途和奇瑞最大的差异在智能化上面,一定要做到安全,包括智能驾驶和智能座舱。未来会坚持长期主义,在安全、长续航、智能、豪华、电动化这几个基本的产品店综合在一起坚持做下去。

以下是专访实录,有删改。

全球年销100万辆  尹同跃为星途品牌设定及格线

Q1:您好尹总,我主要有两个问题,一个是我们比较注重的营销,第二个是比较注重的数据。

您整个的战略布局,是一直把奇瑞的轿车做豪华高端,刚才看了ppt,金字塔的塔尖这一块,而且这么多年酝酿的整个战略布局当中,这是您的一个最大最大的心愿,今天我们看到了。

在细节方面,今天当我走进来的时候,因为经常参加活动嘛,你说了一个奇瑞的BBA的豪华高端,从营销的细节也看到了,油画放上了,调调是有了。因为如果做整个轿车的豪华的高端,在每一个细节上,每一个点上,包括最近的31.9米的高空跌落,包括百车的众测,包括2141,都让我们看到了星途走向高端的营销手段的创新。

第二个就是所有的营销手段最终落实到结果,那就是看到的这个数据,最近媒体包括我们这个平台一直传播4月份和1到4月份奇瑞的销量这一块,4月份整个是18.2万辆,同比增长43.7%。1到4月份这块是711653辆,同比增长55.7%。在新能源这一块,刚才又看到了一个数据,您说基数这块,165.2%。奇瑞的4个品牌今年1-4月的销量都有不同的增长,尤其看到星途1到4月份同比增长了28%的数据,我还是比较震惊的。所以我想问一下尹总,1到4月份包括4月份,我们的内驱力、核心的要素、增长的点是什么?尤其是星途这一块现在的销量已经上来了。想问尹总的就是最大的一个核心的要素和驱动力是什么?

还有一个问题,您今年的销量、目标、挑战是什么?压力在哪里?我一共是这两个问题。

尹同跃:我是从做高端品牌开始的,红旗就是高端品牌,中国的高端品牌。当时那个时候是真正的高端品牌,后面转到奥迪,3万辆先导工程,那也是高端。

实际上做高端车是我人生当中的起步,特别是看到高端车给我们带来的这种情感上的不一样的感受。特别是大众集团,奥迪在大众集团,销量与利润的比重完全是反的,它的销量可能是20,利润可能是80。所以实际上高端品牌对我们做汽车的人来说,是一种不可阻挡的诱惑。

第二个就是说我们一直提,中国人喜欢往下卷,不喜欢往上冲。往下卷最后就导致中国产业发展不是特别健康,所以我们一直说“不与弱者分食,只与强者争锋”。我们要做与强者争锋的企业,与强者争锋自己就是强者,与弱者分食,你只能是弱者。

所以无论是国内市场还是国际市场,都是本着这个原则。所以公司其实我们在非常早的时候,条件不是特别成熟的时候,我们就开始做向上走,做品牌的尝试,一直是往上做探索的。

今天我们奇瑞公司,无论是发展的历史还是到今天的企业规模和企业实力,特别是技术的积累,都具备了做成一件大事的能力,也就是品牌往上走的大事。这是我们坚持做品牌向上(的原因)。

什么是品牌?过去我们对品牌,很多人理解都不一样。车子大不是品牌,价格贵也不是品牌,生活方式的变化,它是品牌。品牌是生活方式的一种描述。品牌的底座就是品质加上品位,品质是必须保的,品质的底座实际上是体系流程,是团队。品位实际上就是你的文化加上你的技术能力,才有品位。

就像刚才说的,摆一个画就有文化了,不是这样,插钢笔就认字了,不是这样。奇瑞公司到了有文化、有生活方式的阶段了,所以我们现在开始。像今天高博士讲的也是挺有文化的,讲得挺好。把我说的都想买车了,我都忘了我是董事长了。

至于你说的销量的问题,实际上今年我们对增幅的量,我们的确不是很在意,很多人很在意,但是的确这么多年来,我们只看自己,不看别人。所以我们还是觉得得按照自己的节奏亦步亦趋的往前走,当然能有增幅更好。

今年我们认为有一个较高的增长,这是肯定的,说句不客气的话,今年不增长也不行了,也是会增得比较多。但是增长不是目的,往上走,高质量发展,比高数量发展来得更重要。

奇瑞公司我们一直希望可以高质量发展,包括海外市场的发展、产品销售结构、品质与口碑,都是我们极为关注的。至于一个月多卖几千台少卖几千台对我们来说反而不是很重视,现在是一定要抓实销,否则会把经销商搞乱套,用户也会受影响,我们还是跟别人不太一样的,还是要按照自己的节奏来。

Q2:我想问一下高博士,关于从ES到ET这个中间发生的故事。从去年发布ES到现在发布ET,不到半年左右的时间,ES其实发布到现在,离我们当时的预期差得是蛮大的,但是ET是可以看到很迅速的,可以看到从营销端的一系列动作还有一些创新点,看不见的可能就是说从ES没有达到预期到ET现在18000台(实际累计订单超22000台),是蛮超乎我们的预料的,在短短半年左右的时间就达到这个程度。

所以我想问一下高博士,我们整个星纪元的团队和整个星途的团队,为什么半年会有这么大的变化?就像刚才娟姐问尹总的是一个内驱力的问题,我们现在就是对于一个在尹总和整个大奇瑞心中,这个皇冠上的明珠这样的品牌,您在短短半年左右的时间是怎么样实现这样一个快速的势能的转变的?

高新华:先解释一下ES和ET的关系,ES、ET是同一个平台的,同平台的技术的车。ES确实是我们遇到了一个不好的机会,ES上市的时候,前后有13款整车上市,确实ES当时传播也没做好。我们在做ET的时候,对ES进行了详细的、完整的复盘,比如说从产品来说,ES并不弱,你们可以比一下,无意中看到一个对比,确实小米的SU7非常成功,但是小米的SU7和我们ES比,不见得比我们的产品力强多少,甚至某一些方面还不如我们。因为我们的平台架构、底盘操控、空间,当然这些东西可能不太一样,人群也不太一样,是两款很好的车。但是雷总很了不起,流量经济确实值得我们羡慕和佩服,当然我们尹总的流量也很厉害。包括做直播,第一次我们团队一起请尹总出山做直播,我心里也非常打鼓,我们没干过这个东西。但是最终发现效果好,这个和人格魅力以及人的修养、自身素质有很大关系,是员工策划不出来的。我们策划不出来尹总讲出来的东西,尹总水平高才能讲出来。包括今天我也不是读提词器的,虽然备了,但是大部分时间没怎么用。因为慢慢的悟出来嘛,这是一个道理。

第二个,ET它的产品力和ES不太一样,ET有几个得天独厚的优势。首先汲取了ES的产品力的优势、失败的教训,传播没做好、网络没做好、没有预热好,所以在ET(我们)做了很多的策划,甚至昨天晚上到半夜还在改材料,今天这个材料还做了很大胆的调整。这也是一个点。

我们认为还做得比较好的,第一个就是请尹总出山做了一个直播;第二个北京车展对整个奇瑞品牌也有很大的势能的增加。我们品牌本身也在起来,品牌起来很重要的就是产品力起来了,还有我们的机制起来了,包括技术也比以前好了。我们做了一个策划——31.9米,那是真实的跌落试验。你们可以查一下,实际上做安全最好的是谁,大家应该都知道,而且他们是油车,我们是电车,电车比油车摔的风险是大很多的,我们一定要超过它,我们花了很大精力。

我本身是做研发的,我对我的产品有信心,我负责这个产品的。我们有一个200毫米的段高压,我们有一个安全气囊弹出的机制,才敢这样做。正好今年也碰上两个事件,不能说什么事件,大家肯定能猜出来,那是巧合,不是出了事件才做这个跌落的,确实我们(产品的表现)超过了很多(其他车)。

一个是尹总的直播,一个是北京车展的借势包括我们集团品牌的借力,包括周总、雷总这些大佬都来展台,第三个我们的跌落试验,第四是我们的增程。说实话这个开始我也挺害怕的,我心里也没底,我心目中期望是干2千公里,最后干到2141.4公里。我认为我们是挑战2千公里,干到1900公里我(们)也是成功的,因为我心里确实(认为)1500公里我们是没问题的。这是实打实的,这是策划(出来的)。

实际上未来我们还有一些策划,包括我们对营销的一些理解,我认为招根这个团队比以前要好一些,也招来了一些新的同事,有新的力量进来,传播力、产品力、网络力和营销力都在起来,还有精准的定位,对ET的定位,大家的反映还是蛮好的,毕竟我们做的都比较真实,我自己也走访了很多的客户。说一个很直接的例子,ET,还没跟尹总说,我自己家人也买了4台车,我的亲戚朋友,如果单纯这个车奇瑞的员工自己抢着买,这个车一定会火掉的,这是真实的。这些人买这个车,就认为这个车是好的。还有我们自己的员工,这些人买这个车,就认为这个车是好的。所以我认为这个车还是有很大的机会的。

所以也请大家帮我们一把,帮我们把这个传播做好。ET做完做好之后,回头我们再讨论其他的事情。

尹同跃:补充一下,这一块我们在ES上市的时候,我认为上市十几款车不是主要原因,实际上(任何时候)上车都很密集,这四个月当中我们做了两件事,一个让高总直接分管星纪元高端品牌,直接让研发老大分管高端品牌这个销售。第二个,这四个月当中,我们也有上新人,他们现在的思维方式已经从传统的油车有了转化,团队有新人的加盟,带来新的idea。其实我们团队这种自我修复改善能力还是强的。

Q3:问尹总一个问题吧,因为现在我们看到新能源的品牌做高端化,MPV是一个挺好的切入点,因为毕竟它的价格会高,而且人群可能也会商务、高端的多一些,有不少品牌也都是在第三辆车、第四辆车会选择去做这个MPV。我们在北京车展上看到我们的星纪元E08,但是我记得之前星纪元做品牌规划的时候,这个车可是2026年才上,而且之前品牌规划里面增程是2025年的,我们现在就已经提前了,我想问下这个E08会不会也提前上市?您觉得它会对整个的星纪元的品牌高端化会有什么助力?

尹同跃:争取明年年底。现在一个是品牌战略,在品类创新这一块我们相对保守,我们希望别人把这个市场培育大了以后,我们杀进去,踩着别人的肩膀,我们可以做得比别人好。这好像也是美的的战术,美的好多事儿都不是先干,让别人先干,一旦干出甜头来了,它利用自己强大的技术和它的适应能力可以干得比别人还好。我们也希望在MPV这块,现在MPV也就这两年市场才起来嘛,起来以后都尝到甜头了,但是我们可能准备周期比别人长一点,所以我们基本上是明年年底,希望能够招根继续给我们带来惊喜,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Q4:尹总好,各位领导好,我也是奇瑞的老朋友了,今天看到尹总来了我也特别振奋。我有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想问一下尹总,上次直播特别成功,大家也特别期待您跟星途星纪元这个品牌,尤其是您认为是“明珠”,它代表极致的“理工男”精神,也是您这个典型的“人设”的代表。所以我想问一下,您觉得您跟这个星纪元,或者星途品牌这种人设的绑定,或者说直播,您会做怎样的长期的规划?是不是有长期的打算?因为有的老板偶尔出现一下,后面就不做了,这个其实不一定特别好,不知道您对这个问题怎么想。

第二个想问一下高博士,因为最近星途星纪元ET的营销打法上,我们看到一个相对来说非常有进攻性的、很有活力的星途的营销团队裂变开来了,把以前的传播的思维杀死了,又蜕变新生了,背后是对咱们底层技术体系的执行。以前我们产品其实也能做得很好,也有这种性能,但是不敢这么高调的,或者说相对来讲有进攻性去比、去亮。想问一下,后续咱们还有哪些隐藏的宝藏技术等待我们发掘?我知道咱们弹药库的钥匙是在您那,如果说研发是整个奇瑞的弹药库的话,钥匙是在您手上的。谢谢。

尹同跃:我以后可能就是招根这边所有的活动我都要参加,他不请我我也要参加。因为我是在对外改革开放当中,特别是大众集团,我经历了两个德国大众的领导人,一个是瀚博士,他是一个很了不起的、很儒雅的老头,但是他没有把品牌做起来。最让我崇拜的是PH,他原来是奥迪,后来到大众,到大众以后把保时捷也给合并了,又买了很多小品牌,包括一些豪华品牌,商用车他也参股或者是控股。品牌带来德国大众的剧变。

我想一个企业的领导人,要想做大还是做高,不做高做不了大,想大不做高就是小企业。所以我想,我们如果说金字塔的塔尖为什么做高端化,因为金字塔没有塔尖的话就是一个小土堆。我们用所有的精力把它往上推,推了以后可以带动其他的品牌之间也往上走,也带动奇瑞的其他品牌往上走,这是我想作为奇瑞公司未来战略的一个主要的动机。当然也需要企业本身的体系能力、技术创新能力、对客户的理解和把握能力,这些东西驱动整个企业整体向上,是整体向健康发展的根本。

高新华:讲星途还是要先讲品牌,讲人群。之前分析了一个数字,就是我们买ET的客户的手机使用比例。大家都知道,手机是最有代表的一个参数,我们60%以上的下订ET的是苹果手机,第二是华为手机。实际上就是说,星纪元的品牌属性,已经在往高端走了。

第二个,我们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看ET的用户,很多是开着ABB的车来的,这样对品牌的溢价也更有意义,很多是开着合资品牌的车来看星纪元的。所以我觉得,未来我们的品牌,如果向上走,机会就成立了,我们的品牌教育能起来,我们会长期的围绕几个点深耕,而不是打一枪换个地方。

比如说安全,大家都很熟悉,包括主动安全、被动安全、功能安全、信息安全,安全是星途的品牌基因,永远要做的。其次无论是刚才王老师问的E08的问题,我们一定会坚持,不仅是电车,包括增程,甚至包括更新鲜的黑科技,新的电池技术,长续航是星途未来的重要的技术,我们会把很多的黑科技优先在这里。

第三个我觉得星途最大的和奇瑞的差异,在智能化上面,一定要做安全。现在星途星纪元ET的智能化水平还是可以的,但是现有的团队对这个信心不是很足,没有经过训练。实际上我们在智能驾驶,包括城市的、高速的我们已经全国都打开了。我每天晚上下班开着它回家很方便,本来下班就很迟,很疲倦,智能驾驶它解决了我的痛点。我很累的时候,它自己能跑,也挺好的,晚上人也比较少。早上的时候,可以一边开一边用手机处理工作。我说的智能化包括两个,一个是智能驾驶,一个是智能座舱。

星途还有一个特征,我们尺寸肯定是会往大的方向走。简单说,我们一定要往上走,这是我理解的。

我要把这几个基本的产品点综合在一起,安全、长续航、智能、豪华,电动化智能是星途未来的方向,而且一定会坚持长期主义。

Q5:我也简单问两个问题,第一个就是我想问一下金总,因为感觉星途最近做高端化也得到一定的认可,这么多年,而且做的确实也是挺发力的。从集团层面,未来星途的品牌向上,会做怎样的资源或者是其他方面的支持?这是第一个问题。

第二个问题,未来我们这四大品牌销量比例大概是怎样的?星途是金字塔的塔尖,它虽然是最小的,但是它的销量不一定是最小的,对它的销量,希望在整个集团里面,它的销量比例是怎样的?几大品牌是怎样的一个布局?

我们这次看到星途的改变,营销上除了这个团队,是不是在跟华为、智界的合作中,是不是会有一些相互的借鉴和赋能?未来星途和智界又是什么样的关系?比如说现在ET出来以后,我们在产品上、技术上,是不是也会给智界那边一些赋能?智界那边是不是也有其他的一些方面是值得我们却学习的?

因为一开始做智界的时候,我们大家会有一点不甘心,觉得我们星途做得这么好,自己的实力这么强,为什么还要去用华为的大脑?以前雄狮系统也挺好的,觉得好像没必要,但是现在看到星途这种改变,可能我们会重新审视,觉得当时我们可能挺幼稚的,感觉尹总可能是有长远的思考在里面的,也想听听。

金弋波:后面两个问题是问尹总的,上面一个问题我只能讲一点从操作层面的。

就像尹总讲的,星途品牌,奇瑞这个品牌向上是我们公司的一个战略,星途品牌是我们集团品牌当中的塔尖,也是明珠。所有的资源肯定都要倾向于优先供给星途品牌。包括刚才尹总讲的,他的个人品牌,个人的人设,主要也都是分配给星途。资源方面,会有各方面的资源支持,包括技术等各方面,品牌和技术、产品一定是相关联的,跟资金、人才都是相关联的。我们的公关的资源,我们也会优先给星途。

另外就是我们还要做一个什么事情呢?正在做,还要进一步做得更好,就是管理好我们整个的品牌体系,让我们每一个品牌的定位清晰,互相之间不要干扰,尤其是各个品牌不要干扰到我们的星途品牌。让星途品牌保持一定的独立性,像奥迪跟大众,实际上是非常独立的,这种独立性,它能够让我们的品牌提升的环境更好,我们要做好协同。

这是站在我这个角度,操作层面会做的一些工作,包括提供一些帮助和提供资源。

再一个,因为我现在也是星途的相当于公关顾问,从星途自身来讲,我是觉得高端品牌有两点很重要,一个是设计,第二个是细节。设计包括产品设计,包括活动设计,包括一系列的设计,在这个方面我们星途品牌一定要做好,我跟大家一起,我们来做好这方面的工作。第二个就是细节,细节特别重要,各个方面的细节,没有细节的保证,高端品牌也做不起来。这一点,相信我们星途团队会一起做好。我主要是从操作层面来谈,下面就交给尹总。

尹同跃:是这样,各个品牌之间的比例,我们有上量的品牌,奇瑞品牌就是要求上量的品牌,星途星纪元是做高度的,做高度的也不能没有量,时间上可能长一点,我的内心当中,100万一年的销量,是黄招根和金新的及格线(未来全球)。

与华为这个关系,我们还是觉得华为是中国的松下,是中国的丰田,任正非是中国的稻盛和夫,是中国的松下幸之助,所以我们不仅仅是同行业学习,跨行业也要学习。华为这个企业,它的内在的这种能力,特别是文化能力,还是值得很多企业学习的。各个企业学习,可能都是通过咨询公司或者是书本学习,我们跟华为的这种合作,更多的是希望能够切身学习,能够让奇瑞公司从与华为的合作当中吸取更多的养分,理解真正华为成功的原因。

当然做高端品牌不是跟谁学习的问题,我们做高端品牌,要向所有比我们优秀的企业学习,包括捷豹、路虎,它们的品牌维护的非常好,包括德国的BBA还有其他的一些高端品牌。当然现在像快消品那一些,像手机行业有一些企业在品牌方面也有很多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

在互联网时代,在数字化社会时代到来的时候,打造品牌的方式和过去也不一样,所以我们在这方面,学习的过程当中,我们也伴随着自身的创新,希望用更短的时间和更高效的手段实现品牌的快速崛起,来完成奇瑞公司整体品牌群的架构。这样品牌要站得高,拉得开,整个奇瑞的体量就大了,我们在市场上的有效覆盖空间就会大,有钱的、有品位的、追求实惠的,不同的客户,我们都有不同的品牌、不同的产品去对应。因为汽车总归还是一个规模强相关的行业,总体上还是要有各个规模,才能支持现在海量的研发费用的投入。

Q6:各位领导好,我的问题是问黄总,因为从星纪元的ES到ET,我一直在关注,也一直在跟报道,这两款都是非常有潜力的爆款产品,刚才高总也在说,在反思ES的一些表现,觉得非常有勇气,我也非常佩服。我们也看到了,星纪元在今年以来的一系列的创新的营销,包括尹总的长测,前几天的31.9米的高坠,还有今天早上我5点多醒来,打开朋友圈就看到高总的朋友圈在转,说我们又绕到湛江,因为里程还没用完。我当时看完以后,觉得很震撼。昨天晚上睡觉前就在看那个直播,我就想,今天要看看这个车到底能跑多远。能看到整个团队为这款车做了非常多的努力。想问一下黄总,这款车咱们销量的目标大概定了多少?包括刚才高总说在之前ES上有一些反思的点,可能渠道、服务上没有做太足,为了达到这个目标在服务和营销上咱们是做了哪些准备?

黄招根:借着您的问题,我再回顾一下,可能会有一点长。

我记得我当来星途,尹总跟我讲过,说招根你是离星途最近的那个人。来星途之后,对于我来说,我自己认为我们两大使命。第一个就是品牌向上,实际上从前年星途的平均售价做到14.7万元,那时候14.3,去年做到17.2,我们一直坚定不移的把品牌向上,包括产品向上,我认为这是我们团队的第一个使命。第二个使命,就是在当前的节点,向新能源转型。

说到ES这个事情,确实对我们来说,触动极大。实际上ES的产品力很强,但是我们其实还是油车思维,当时在这方面是比较多的。另外一个,我觉得我们不够自信,从原来卖燃油车,进入高端新能源这个赛道当中,我们不够自信,这也是一个很大的问题,经过这段时间的自我蜕变,我们在各种地方寻找自己各种各样的问题。所以要想做好高端新能源的营销我们总结出以下几点。

第一个要有极致的流量。做到星纪元这个级别的产品,我们可能面对的友商都是蔚小理、华为、小米这样的科技公司,怎么样能够达到极致的流量,使我们的好产品让更多人知道,我认为我们传播的量是不够的。

第二个是极致的产品力。包括最近成立星途事业部后,我们在产品上的改进,包括高总分管,产品力的改进速度会越来越快。比如说E08,我们现在请了专门做沙发的来跟我们一起讨论沙发怎么做,怎么做到高压负氧,像这些就是产品的一体化,我们做得比以前好了,ES上市那个阶段,我认为在这块,整个产品的策略和配置策略,我们觉得没有做好。

第三个,要有极致的价格力。像今天的ET的价格力,非常有冲击力通过极致的价格力,通过选装,通过满足消费者不同的个性需求,来取得盈利的,不再是原来的那种定价方式,通过ES,我们也有一个深刻的反思。

再一个,还有一个极致的用户运营。我们的星纪元用户是谁,我自己加了有几十个群,我自己手机里起码有几百个微信,我也开了微博,微博有非常多的评论,ES上市后之后我们马上组织“百人特战队”到终端店里面去,去观察用户了解用户,跟用户交朋友,我们慢慢就总结出来了星纪元在哪块需要快速调整,迅速运用到了ET上。

同时还有一个,电车的用户购买和燃油车不一样,它要有极致的终端的管理。我们原来在终端管理上,油车的营销商用油车的思路来销售电车的产品的时候,满足不了用户的需求。所以在这种极致的终端管理也是非常重要的。

要想做好高端的电动车,我总结极致的流量、极致的产品力、极致的价格、极致的终端管理、极致的用户运营,只有把自己进行蜕变才行。在这个蜕变过程当中,我们团队就引进了华为、小米这些团队,向他们学习。所以在这一块我们也做了很大的变化。

正是因为星纪元ES不太理想,跟ES的这种变化,让我们自身也发生了内在的变化,当然我们做得还是不够。可能我们在高端新能源上没有过成功的经验,以前是站在岸上看别人游泳,在岸上也练了很多,跳到水里马上呛住了,别人的坑我们还要踩,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很快的从坑里爬起来,跑得比别人更快。ET今天初步有这么一个状态了,现在ET的订单,估计今天晚上应该能够有将近2万台,最后到晚上12点我们再统计出来,这是我们对于星途营销这块的理解。

量的话,我觉得今年整个星途的量应该在去年的基础上再翻一番,这是有可能的。今天也当着尹总的面说,我们星途很可能在7月份做到月销两万以上,今年我们干到30万这个销量,这是我们的目标。也希望ET能够在在6月份到7月份,能够把销量做到1万台这个水平。

Q7:有个问题想问尹总,因为您刚才说与强者争锋,不与弱者分食很有感触,让我想起现在车市的价格战,感觉当前这个价格战让整个行业,整个产业链的上下游都苦不堪言。像车展期间我们采 访行业的人,有人就说这个价格战可能让中国汽车整个生态圈几千亿的利润都灰飞烟灭,想问一下您认为这个价格战是行业发展到现在优胜劣汰的一个变革过程,还是说是一个很不健康的竞争态势?奇瑞是怎么应对的?

另外还有一个关于品牌的问题,因为星途一直讲品牌向上,讲对品质、品位的追求嘛。但是同时我们也听到一种声音说,现在的年轻消费者可能更看重产品,没有什么品牌的忠诚度。现在这个时代做品牌还重要吗?

尹同跃:我们制造业,全球很大,占比很高,国内占比也很高,制造业是我们国家经济的基石。但是我们国家在制造业的盈利性并不好。刚刚公布的丰田E+的盈利,是中国几乎所有汽车行业的利润的总和还不止。我们中国汽车要想创新的话,创新的资源在哪里?如果说我们都把供应商的利润全拿回来,让他们亏损,那供应商怎么去创新、怎么去发展?德国企业有BBA,有大众,和它有强大的供应链,有不断创新的优秀的供应商。优秀的供应商的创新,又推动了德国汽车主机厂的发展,这是相辅相成的。

德国企业有BBA,有大众,和它有强大的供应链,有不断创新的优秀的供应商。优秀的供应商的创新,又推动了德国汽车主机厂的发展,这是相辅相成的。所以我觉得一个健康的生态,是对我们国家的经济发展有非常大的好处的。我一直是比较不赞成价格战的,往下走总是有极限的,价格战就是降成本,降供应商的价格,供应商的价格降到一定极限的时候,就会牺牲质量。价格战一定会让一些企业撑不住,撑不住以后,这些企业死掉以后,它的用户谁来服务,它的员工去哪就业?甚至很多企业有银行贷款催他还,有一系列的问题。

所以希望通过媒体,还有整个社会,都要鼓励向上走,向上竞争,向下走会碰到地面,向上走空间很高。我们希望能够有更多的向上走。向上走是需要有能力的,也要有正确的理解,必须有向上走的能力,就是说这个价格,技术创新的能力。怎么做让别人够不着的产品,怎么做有差异化的,不一样的产品。价格战是同质化竞争的结果,同质化是没有自己核心的东西才会同质化。奇瑞公司为什么把技术创新放在非常重要的位置,也是这个原因,我们再穷,我们也不敢减少研发的投入。每一个部门都在压缩开支,只有高总这个地方,每次我们都说你花钱太少了,花不出去钱实际上是对未来缺少想象力的,贫穷限制了我们的想象力,我们现在也在拼命去做创新。每一家企业各有各的技术,每一个企业都向上走的话,空间就很大,就不至于价格战。

而且每一家企业都不是以杀死竞争对手为主要目标的,每一个中国新能源车企,不管多和少,都是中国汽车工业的一个组成部分,希望每一家企业都能够给社会贡献力量,特别希望大家能够相安无事,友好的竞争。友谊第一,比赛第二,更不要把大家往死里搞,现在更多还是希望大家创新,有自己的看家本领,每一家吃技术饭、品牌饭、生态饭。

年轻人现在对品牌不重视,我认为我们理解不是这样,因为没有品牌这么说。

我觉得每个人的生活方式都不一样。我举个例子,为什么只有LV包在法国出现?不能在别的国家出现,不能在德国出现?因为法国是一个浪漫的国家,德国是一个闷头干活的国家,不可能出现那种情况。所以我想我们中国这么大一个国家,这么多优秀的人,一定会创造一种生活方式,让别人追随,追随像中国一样的生活方式,去随中国的品牌。每一个企业都要打造品牌作为自己的最重要的目标。

每一家品牌,产品和品牌之间相得益彰,是相互赋能的。乔布斯做产品做得很极致,他在品牌传播上也很极致呀,他带来一个时代的变化。实际上都是传播新的生活方式,在高科技下的现代的极简的生活方式,极致的生活方式。我们希望中国也有一些乔布斯,有更多的雷军、更多的余承东。

本文地址:https://auto.gasgoo.com/news/202405/13I70392033C109.shtml

文章标签: 销量 中国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微信扫一扫分享该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