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采购项目
  • 配套企业库
  • 销量查询
  • 盖世汽车社区
  • 盖世大学堂-公开课
  • 盖亚系统
  • 盖世汽车APP
  • castrolON嘉实多E启护
  • 联通
  • 盖世汽车2022第二届中国车身大会
  • 2022第二届中国汽车人机交互创新大会
  • 2022第三届软件定义汽车论坛暨AUTOSAR中国日
当前位置:首页 > 上市公司 > 正文

新旧势力融合加剧人才流动,2021年35家车企人事变动超120起

盖世汽车 冯凉爽 2021-12-27 12:23:54

所谓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汽车产业作为技术和人才密集型产业,也是人事调整最频繁的领域之一。近两年,疫情的冲击加上汽车产业向“新四化”方向加速变革,汽车圈内更是频繁掀起人事“地震”。据盖世汽车不完全统计,2021年对外宣布人事变动的中外车企有35家,涉及到的岗位调整超过120个。

新旧势力融合加剧人才流动,2021年35家车企人事变动超120起

产业转型助推传统车企频现人事地震

随着汽车产业持续且深入向“新四化”领域转型,加码新能源、布局智能驾驶,成为传统车企的共同选择。今年,包括大众、通用、丰田、福特等在内的传统汽车巨头在中国市场频现人事调整,且相关岗位多数集中在中方一把手这样的核心职位,这一岗位调整背后也意味着跨国车企在华的发展战略正在发生改变。

大众汽车自控股江淮大众后,不仅将合资公司名称改为大众汽车(安徽)有限公司,还于今年年初展开了一系列核心管理层的人事任命,其中,大众汽车集团中国CEO冯思翰被任命为大众汽车(安徽)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其他相关核心职务也均以德方为主。从中可以看出,德方掌控下的大众汽车(安徽)有限公司旨在通过电动化变革在中国市场掌握更多话语权。另外,今年下半年,斯柯达和奥迪均宣布更换了其在中国市场的“掌门人”。

新旧势力融合加剧人才流动,2021年35家车企人事变动超120起

钱惠康,图源:通用汽车

通用汽车于今年7月宣布,通用汽车研发副总裁、首席技术官和通用风险投资总裁钱惠康于今年11月1日正式退休,之后该职位由Kent Helfrich接任。这一任命属于正常的人事变动,但对于通用汽车接下来深入进行的电动化变革将有至关重要的影响。

福特和现代汽车集团今年在中国市场也进行了较为频繁的人事调整。具体来看,福特中国调整的岗位涉及乘用车事业部总经理、副总经理,以及公关部副总裁等职位,其中,杨嵩自今年5月由长安福特调往福特中国担任乘用车事业部总经理后,仅在该岗位上任职5个月,便在今年10月宣布从福特中国离职加盟汽车之家。

2018年,陈安宁回归福特后,为强化福特中国战略启用了大批本土管理人才,其中包括杨嵩、熊毅、霍静,朱江等,但前后仅两年时间,以上提及的高管纷纷便出走,业内认为这一现象背后一方面反映出福特现阶段在华的战略正处于调整期,另一方面则是由于福特在华销量自2018年出现断崖式下滑后,至今没有回升的迹象,因此其希望通过“换人”来解决这一难题。

现代汽车集团同样在华频现人事调整,其中,今年3月在现代汽车集团进行岗位调整的李峰和向东平,均在任职不到一年的时间就选择出走。分析人士指出,这一现象背后反映出,脱离合资公司东风悦达起亚和北京现代后,现代汽车集团(中国)副总裁的职务或仅为一个虚职。

除了以上提及的跨国车企因产业转型等原因纷纷调整在华核心高管的任命外,中国本土车企在面对新四化的变革,也更为频繁地进行了相关人事调整。其中涉及一汽集团、上汽集团、广汽集团、东风汽车、吉利汽车、比亚迪等本土主流车企。

一汽集团今年在人事方面调整的重点除了集团层面的任免外,更多的集中在一汽与奥迪成立的新能源公司,这关系到一汽集团未来在新能源领域市场份额和品牌影响力的双重提升。同样,其它本土车企在人事方面的调整也多数集中在新能源或新成立的品牌上,如随着上汽大众奥迪的正式运行,贾鸣镝被从上汽大众调往上汽大众奥迪负责营销事务。

新旧势力融合加剧人才流动,2021年35家车企人事变动超120起

文飞(图源:长城汽车)

吉利汽车今年除了在集团层面的销售岗位上大幅调整外,还就旗下的路特斯、极星、几何和极氪相关管理人员进行了调整,其目的显然是更迅速地向电动化方面变革。长城、奇瑞、比亚迪等则瞄准了高端品牌发力,如长城任命文飞为高端新能源品牌沙龙智行CEO、任命另一位营销悍将余飞为WEY轿车品牌总经理;奇瑞在高端品牌星途上展开了系列新的人事任命,将来自东风悦达起亚的叶磊和来自上汽大通的李建华纳入麾下;比亚迪任命赵长江为高端品牌负责人。

在大部分本土主流车企为应对行业变革而“调兵遣将”的同时,还有些车企因缺乏核心技术而被时代的洪流冲刷殆尽,如面临破产重组的众泰汽车。

更多跨界人才加入造车新势力

传统车企忙于转型、冲高,更多新入局者则千方百计从各个行业吸纳顶级人才来壮大自己的造车队伍。如蔚来汽车任命原WeWork大中华区总经理艾铁成为其新业务副总裁。翻开艾铁成的履历,我们发现其以往的职业生涯并没有涉及汽车领域,在任职WeWork大中华区总经理之前,其先后在洲际酒店集团公司大中华区及上海迪士尼度假区担任过要职,在酒店、娱乐和房地产等领域拥有丰富的营销经验。蔚来汽车将艾铁成纳入麾下,或许正是看中了其在数字营销和消费者洞察方面的独特能力。另据报道,艾铁成负责的蔚来新品牌定位于中低端领域,切入的是15万元-25万元的纯电动汽车市场。不过,有知情人士称,对于新品牌的定位,李斌也将五菱宏光MINI EV的定位考虑在内。

新旧势力融合加剧人才流动,2021年35家车企人事变动超120起

胡成臣在知乎上的信息,图源:知乎截图

此外,蔚来汽车今年还宣布了另外一项重要人事任命:原赛灵思亚太地区实验室首席工程师、实验室主任胡成臣担任蔚来汽车首席专家、助力副总裁。与艾铁成相比,胡成臣的履历上虽然更接近汽车产业,但其并没有在整车厂任职的经历。自2008年博士毕业于清华大学计算机科学与技术专业后,胡成臣曾先后在西安交通大学和英特尔中国研发中心工作过,2017年担任赛灵思亚太地区实验室首席工程师、实验室主任,并在此期间积累了丰富的芯片前端设计经验,这也是其顺利从汽车软件供应链转向整车厂的主要原因之一。

在汽车产业向智能化深入变革的当下,除了蔚来汽车积极吸纳跨领域人才,小鹏、集度、恒大、小米等新势力车企也乐意接受跨领域的顶尖人才。如小鹏汽车今年任命了原配天机器人总经理徐志根作为小鹏汽车鹏行智能战略指导;集度汽车CEO夏一平虽然有加盟过福特汽车的履历,但其作为摩拜单车前联合创始人兼CTO的身份更响亮。恒大汽车和小米汽车本身就是从其他领域跨界进入汽车圈的造车新势力,因此对汽车业务核心管理层的人事任命也更多地从集团原有业务岗位上进行挖掘,如小米汽车副总裁李肖爽原来的职位是小米电视产品总监,兼任大家电部总经理。

盖世汽车研究院分析师认为,造车新势力之所以比传统车企更愿意任用跨领域的专业人才,是由其本身的“跨界”基因及所持有的开放造车理念决定的。相对于传统车企,造车新势力无论在组织架构还是用人理念方面都比较前卫、开放。

新旧势力融合加剧,传统车企严防人才流失

纵观2021年整车企业的人事变动,其中一个不可忽略的趋势是多位传统车企高管涌向造车新势力,如朱江从福特离职后加盟了集度汽车,李峰从现代汽车集团离职后加盟了华人运通,于立国离开北汽新能源加入了小米汽车等。

业内分析人士指出,对传统车企中的职业经理人们来说,新势力车企相对轻松开放的工作环境为他们提供了一个更为开阔的平台,因此被传统车企体制束缚的高管愿意换一个环境来发挥自己的价值;另一方面,对新势力车企来说,由于其大部分处于创业起步阶段,且部分创始人缺乏汽车行业的经验,因此更愿意从传统车企中寻找合适的人选。另外,最近几年,随着新能源汽车的崛起,传统车企纷纷成立了自己的新能源子品牌,这为相应领域的高管积累了新能源方面的管理经验,如朱江在加盟集度汽车之前任职福特中国电动车事业部首席运营官,在这一岗位上积累的经验显然为其接下来加入造车新势力提供了重要筹码。

新旧势力融合加剧人才流动,2021年35家车企人事变动超120起

朱江,图源:福特中国

随着智能电动化时代的到来,新旧势力车企正在加速融合,对于传统整车企业来说,如何防止人才流失是摆在其面前的一道难题。今年8月,网上流传着一张疑似长城汽车制定的竞业限制实体名单,该名单列举了汽车行业内近130家企业,涉及国内众多知名车企及零部件厂商,如员工违反竞业限制协议,则需要支付高达80万元的违约金。从这一纸竞业协议也可窥见传统车企对人才出走的焦虑。

所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造车新势力为了从传统车企中挖到合适的人选,不惜采用“曲线救国”的策略。今年9月,有媒体报道称原吉利汽车研究院院长胡峥楠加入了顺为资本,担任投资合伙人。而顺为资本的投资者之一则是小米汽车创始人雷军,业内普遍认为,胡峥楠加入顺为资本是为了规避竞业协议,待解除竞业协议后其将顺利加入小米汽车。

总之,在2021年涉及的超过120多起车企人事变动中,每一个职位变动的背后都隐藏着一个故事,而市场的涨跌和行业的变迁,则为人事变动做了最好的注脚。

*版权声明:本文为盖世汽车原创文章,如欲转载请遵守 转载说明 相关规定。违反转载说明者,盖世汽车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

本文地址:https://auto.gasgoo.com/news/202112/27I70285980C108.shtml

文章标签: 人事变动 蔚来 小米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微信扫一扫分享该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