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采购项目
  • 配套企业库
  • 销量查询
  • 盖世汽车社区
  • 盖世大学堂-公开课
  • 盖亚系统
  • 盖世汽车APP
  • 中国车谷2021智能汽车产业创新论坛
  • 3年乘用车销量数据(2018.7-2021.7)
  • 2021第九届汽车与环境论坛
  • 冲压件采购项目汇总
  • xEV电控开发培训
  • 智能汽车:从功能体系到整车构架培训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 > 正文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原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董扬:十四五中国汽车产业新特点

盖世直播 2021-06-09 15:12:21

2021年6月5日,由上海拿森汽车电子有限公司(简称“拿森”)、盖世汽车联合主办的第一届自动驾驶线控底盘技术研讨会暨拿森新产品发布会在杭州隆重召开。本次活动汇聚了行业专家、整车高管、互联网公司代表等多位嘉宾,围绕汽车产业发展态势、技术变革、自动驾驶线控底盘技术等焦点问题,展开深入讨论。下面是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原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中国汽车芯片产业创新战略联盟联席理事长董扬先生在现场的发言:

电动汽车,拿森,汽车产业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原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中国汽车芯片产业创新战略联盟联席理事长 董扬

董扬:尊敬的陶总、孙院士、克强教授各位同行非常高兴参加拿森的研讨会,对于拿森这个企业跟陶总也讨论过多次,非常值得尊敬。他们让我来讲,我就问讲什么,我就讲十四五汽车产业新特点,大家是否觉得题目特别俗气,但是今天我告诉大家我讲的和别人不一样,十四五这几条拿到十三五不好使,情况不一样,中国汽车产业在十四五的时候进入新的起点。我也写过博客,我觉得大家现场听会更生动,我认为十四五期间中国汽车产业有七个新的特点。

第一,国家确定国内大循环为主,国际国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这个格局对于汽车产业有特别的要求。强调“国内大循环”,那就是说国际形势在恶化,我们要保持经济发展、技术发展。国内需求更重要,在国内需求重要的情况下,汽车产业能起到支撑中国经济发展的作用。技术发展很多方面要靠汽车支撑,大体上来说,现在中国是第一产销大国,2020年汽车产销超过2500万辆,我们曾经达到2800万辆,占世界汽车产量近三分之一,按国家统计局的产值来算,我们大概是12万亿或者13万亿,按照不重复计算整车和零部件只算一遍,社会商品零售总额4万多亿,汽车在中国的税收、就业方面都是占10%以上,所以汽车是个大产业,而且汽车还有很大的增长空间,这一点我一直在强调,我也是业内比较乐观的人,我认为中国汽车现在2500万辆,将来不说哪一天,涨到5千万辆,国内销售4千万辆,在海外生产销售出口1千万辆,我认为是一定能达到的。

为什么这么说?就是说中国汽车人均保有量相当于世界平均水平,当然这还不能说明问题。另外一个数字是中国人均汽车保有量在世界的排名低于人均GDP的排名,这一条很多人解释不了,但我有自己独道的解释。为什么中国汽车少还能发展这么好,是因为我们用别的东西代替了汽车,我们现在3亿辆民用汽车,还有1亿辆摩托车,还有2-3亿辆电动自行车作为交通运输工具,在座很多年轻人没有体会,我到北京上学之后,当时中国刚刚改革开放,世界上那些著名的杂志登一条头条照片,说中国上班的时候北京骑自行车,说中国人真了不起,又环保又节能,但现在我们谁都不骑,连农民工都不骑自行车了,为什么?因为交通运输机动化、现代化,这是一个社会发展重要的标志,谁也不愿意去费力,所以这个社会的文明进步是挡不住,中国人享受现代文明的欲望是非常强烈,甚至于超出一般的强烈,所以我认为中国有巨大的市场。

当然,我们汽车发展一直也有问题。比如环境问题、石油问题、能源问题,交通拥堵问题,但是我觉得汽车产业在全世界130年来都是用自己的技术进步解决这些问题,现在汽车有害气体排放下降99%,安全性提高了一倍以上,交通拥堵这是一个长期问题,那我们需要积累城市管理的经验,相信也能解决,因为现在世界上人均国土面积比较小的地方比如说日本、新加坡并没有影响汽车按照人均的增长,所以我觉得十四五期间要以内循环为主,要保证国民经济一定的增速,汽车是必须的。

第二,中国汽车产业已经形成了较强的自主创新能力。过去我们老说汽车产业你们这帮人只会引进,东风的竺延风董事长被人骗到中央电视台被几个专家围住,他说了一句现在看起来非常正确的话“耐得住寂寞的20年”而被人围攻。但你们看看今年上海车展,我觉得是非常重要的转折点,很多中国品牌展台有很多新技术,外国展台虽然很大但新技术少,从此就是一个转折点,以后你们到各国的车展,重点要看中国品牌新技术都在这儿,而且也有一些实际的例子,比如说十年前徐留平和朱华荣两位特别强调中国品牌10万元是天花板,现在我们50万元车都开始卖了,无论是吉利、长城、长安这些突破15万、20万不是难事,中国品牌起来了,而且新能源汽车发展也很快,形成了我们自己的特色,对于新能源汽车发展我们采取了政府推动的政策,很多人有点诟病,这里面搞电动汽车最早的是孙院士,我当时是为您服务,我在政府管项目,但确实那时候我们就盼着有今天,说电动车这么好的东西政府能不能推动一下,在政府推动中间也出现一点问题,比如骗补。一开始车不行,但大家看最近十年,我们的技术进步在市场拉动下非常快。

美国有一个记者五年前问我,中国电动汽车很快,质量怎么样,你怎么看。我说我知道你什么问题,中国电动汽车现在水平不是先进水平,但你那个电动汽车五年换一代,我的电动汽车两年换一代,过了5-10年我就变成世界最先进,现在就是按照这个走。我11年底到韩国看了三大电池厂,当时非常感叹,人家是上千名的化学工程师在研究电池,中国有些电池厂也很小,但现在到各大电池厂,我们有全世界最强的队伍做了全世界他们没有做的很多事情,做了很多实验,做了很多研究,水平正在逼近世界先进水平。所以在去年浙江湖州的世界出行大会上,我说从此中国汽车可以平视世界汽车产业,我今天在这儿解释一下“什么是我自己感觉到的平视”,刚才克强教授提醒我董扬你还要看到我们有很多问题,我知道我们现在什么还不行,比如说基础研究不行,高端装备不行,核心部件不行,基础材料不行,存在短板,但是为什么敢平视,我现在发现其他国家也有不行的地方,比如他们创新的速度很慢,比如他们在政府举国之力协同各行业这些方面他们有差距,我现在跟一些外国公司驻中国的总代表沟通,他们都承认这一点,并说最好我去给他们董事会讲一讲。现在我们创新能力真的起来了,我们可以平视,我们知道有问题,但可以走得略微快一点,上海车展之后“中国汽车产业不搞创新”这个帽子可以摘掉。

第三,开放仍然是大证方针。我们过去讲“开放”,大家不用质疑,现在汽车产业要不要继续讲开放,现在社会很多人对我们全面开放有看法,让外国人赚钱太多,还有特朗普搞贸易战切割他们说就此我们就自己都干,我认为这样不好。

1.还有很多我们需要国际的先进技术,包括我刚才说的基础研究、核心部件高端装备、基础材料这些还需要。

2.我们本来是改革开放的得益者。这几年有一些问题大家有点看法,比如放开股比,现在我可以告诉大家,当年我是希望晚放一点,为什么?晚放一点对产业保护时间长一些,但我现在也不当协会的常务副会长,我得说其实没事,为什么没事,股比放开只能增加外方的收益,不能提高它的效率也不能降低它的成本,现在随便拿出一个企业来说,上海大众,一汽大众、上汽通用、一汽丰田你全让他做,他能降低成本吗,它能提高效率吗?它并不能增加品牌竞争力,所以我觉得我们该打仗还是要打,但在开放这个问题上不用害怕。

而且我在很多场合建议少讲卡脖子的问题,建议多从大国担当和中国对世界的贡献角度讲这个问题,我们不是要把所有的芯片都自己做,现在芯片几千上万个芯片我们全部做是不可能,而且芯片是比汽车还要全球化的产业,所以我们是能做到不让它卡我们脖子,并不是我们自己要封闭。去年工信部举办十四五座谈会,辛国斌部长说了一句我认为很重要,他说特朗普不是要搞逆全球化,而是搞排除中国的全球化,我认为很多西方政治家想的也是这个。我们应该看到这里面的问题,也是要防止人家走排除中国的全球化,把我们孤立起来,这样不利于我们发展,更不利于我们将来要走出去。

第四,要比以往更重视安全问题,包括技术的安全,产业的安全,也包括在大型灾害面前比如说全球的疫情面前供应链的安全,我们应该适当调整供应链,缩短供应链,保留自己一些能力。我认为这次疫情之后只要有能力的国家都得留一点口罩和防护服的生产能力,不能完全靠进口,这一方面也需要调整。

第五,要重视互联网思维对于汽车消费的影响,要重视新购车群体的市场需求。特斯拉最近一直是话题,他怎么对待用户,他的数据采集,是不是放缓在中国投资……都成为话题,但我从产业角度看我看的不是这些,我觉得要重视特斯拉带来的互联网思维对汽车产业的影响,这里面包括几个方面:

交通通讯技术正在发展,从根本上改变汽车的销售和服务模式,现在汽车用的4S店间接销售服务模式源于100年前的交通通讯条件。现在交通通讯条件非常好了,互联网思维对汽车产业的冲击是更大的,我甚至想强调技术上是有差距有过程,但销售服务这个理念的改变是更重要的改变,所以希望大家要重视这个问题。

还有一个用户体验,过去汽车形成了严格的等级OEM、Tier1、Tier2、Tier3供应商,每年不怕你不买,我造100款车总有人要买,现在不是,因为现在跟用户联系一定要打造爆款,打造爆款需要集中,不能打造100个。这一条如果现场有造车新势力、零部件供应商,我提醒大家,你的功能不能OEM用就完了,陶喆你的线控底盘不是整车上用,是在整车上让用户觉得你好用,要做到这种程度,这也是一个变化。

但我想强调初心和使命没有变,我们要造好车让老百姓用好基本需求没有变,但表现形式在改变,质量是硬道理有点减弱,颜值变成硬道理,这样一个情况。

第六,引用习主席讲的词,“新一轮技术革命和产业变革”,我想后面再加一句“技术革命能够引起产业变革”,汽车产业现在恰好有这个变化。其实汽车产业确实百年未遇,我们过去闭门造车,我们车不带任何东西,现在我们电车出去要充电,自动驾驶最好有道路的信息系统,是这个变化。过去汽车虽然我们加油,但汽车和能源是两个系统,电动汽车和电网要engage,包括智能网联将来车是一个移动的能量源和信息源,所以这些都是重大的变化。再说具体一点,比如说我认为做汽车的人一百年来都希望把汽车能不能做得小一点,把我们的family car做成personal car,一直做不到,但是有了电动技术有可能,五菱宏光mini就是一个,现在有电动技术把车做到3万元3米长,将来会出现各种车型。我现在特别希望出老头乐,拉上老伴买个菜,送孙子上学,然后我也不用跑这么快,这样车辆规模更大,形式更多样化,按单车消耗的能源随着下降。

再比如V2G,去年习主席讲碳达峰、碳中和,我在好多会上在强调,我说你们记住一句话汽车不光消耗电,汽车还可以和电网联合起来削峰填谷,为全社会节能。智能网联我本人研究不深,但我有一个感觉,现在年轻人要不然过年不回家,回家都看手机,不跟老爸老妈说话已经成为社会重要话题,但我想说仅仅是一个智能手机而已,如果有一辆智能汽车放在你面前,坐在车里面连喜欢的女明星都在眼前,你肯定会更加重视,汽车这个产品会跟人的生活有更深沉的融合。

第七,从十四五开始全世界汽车产业都不敢忽视中国。我认为和手机不太一样,国际上对中国汽车进行断供可能性比较小就是因为这一点,因为中国是全世界潜力最大的市场,离了中国市场他们很难看。大众没有中国市场数字很难看,通用世界第一也是把200万辆中国品牌算成通用品牌才可以到前列,如果不写通用汽车就掉到二流的企业(单纯按销售数字),所以中国是一个非常大的市场。

中国是新技术应用最好的舞台。电动汽车,我们有最好的条件,数量最大,新技术到中国来用。智能网联汽车只有中国有车路协同的条件,一会儿估计克强教授会讲,我讲一下为什么,因为他们修路的时期过去了,我们的修路时期没有过去,我们在今后如果形成一个技术形势,那么我们可以用来修路的钱会远远多于美国、日本、欧洲,他们现在把修路的钱转到教育和医疗很难拉回来,但我们可以。而且中国还有更好的工程师队伍。上海车展,博世(中国)陈玉东说我得跟他们讲,我问他你准备讲什么。他回答,我告诉他们以后不在中国开发新产品,开发不好,中国的应用五花八门,要求高,中国人喜欢新技术,喜欢智能,中国市场上得快,你在中国开发新技术发展得快,你不在中国发展新技术你会发展慢,所以这也是一个为什么世界各国都更加重视中国汽车产业的理由。

举个例证,我认为日本三大企业对要不要向中国全面倾斜一直是犹豫的,但是最近三大汽车都由“向美国看”变成“向中国看”,丰田跟我们中国很多企业合作,本田在人的安排上要求在中国做事之后才有资格做总部领导。总的来讲,中国汽车产业到了最好的时机,再加上像拿森这样供应链上坚持打破国际垄断的企业,中国成为世界上最强的汽车强国,跻身为世界汽车强国之林指日可待,谢谢大家。

本文地址:https://auto.gasgoo.com/news/202106/9I70258545C108.shtml

文章标签: 电动汽车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