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采购项目
  • 配套企业库
  • 销量查询
  • 盖世汽车社区
  • 盖世大学堂-公开课
  • 盖亚系统
  • 盖世汽车APP
  • 中国车谷2021智能汽车产业创新论坛
  • 3年乘用车销量数据(2018.7-2021.7)
  • 2021第九届汽车与环境论坛
  • 冲压件采购项目汇总
  • xEV电控开发培训
  • 智能汽车:从功能体系到整车构架培训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 > 正文

滴滴IPO在即:司机三年挣6000亿

汽车公社 北岸 2021-06-11 14:12:58

尽管中美作为全球最大的两个经济体依旧面临紧张的地缘贸易摩擦,但来自美国的资金池仍然对中国公司具有极大的吸引力。

美国东部时间6月10日,滴滴出行正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了IPO申请书,计划在纳斯达克证券市场或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股票代码为“DIDI“,发行金额暂定为1亿美元,这一占位符将在公司披露股票出售条款时发生变化。

根据招股资料,滴滴此次上市的名称为“小桔快智”(Xiaoju Kuaizhi),高盛(亚洲)、摩根士丹利、摩根大通和华兴资本将担任此次IPO的联席承销商。

滴滴,自动驾驶,滴滴,自动驾驶,电动汽车

PitchBook数据显示,滴滴在去年8月的最新一轮融资后估值为620亿美元,彼时该公司得到软银、阿里巴巴和腾讯等巨头的支持。

知情人士曾对路透社表示,滴滴IPO将筹集约100亿美元的资金,寻求接近1000亿美元的估值。按照这一估值,滴滴的上市将成自2014年阿里巴巴IPO募集250亿美元以来,中国企业在美国最大规模的IPO。

滴滴,自动驾驶,滴滴,自动驾驶,电动汽车

滴滴的招股书还披露了以下重要信息:

对于此次募资的用途,滴滴计划将约30%的募资金额用于扩大中国以外国际市场的业务;约30%的募资金额用于提升包括共享出行、电动汽车和自动驾驶在内的技术能力;约20%用于推出新产品和拓展现有产品品类,以持续提升用户体验;剩余部分可能用于营运资金需求和潜在的战略投资等。

目前,滴滴在全球范围内开展出行业务,已覆盖15个国家近4000个城市、县和镇。在截至2021年3月31日的12个月里,滴滴在全球已累计为超过4.93亿年度活跃用户提供了服务。

滴滴,自动驾驶,滴滴,自动驾驶,电动汽车

滴滴还在IPO申请书中透露,受新冠肺炎大流行的影响,全球叫车行业陷入停滞,该公司2020年的营收增长有所放缓。在2020财年,滴滴报告的营收为1417亿元,低于上年同期的1548亿元,净亏损106亿元,高于上年同期亏损的97亿元。但是,其网约车业务在中国地区的息税前利润率已高达3.1%。

伴随着中国等核心市场在“后疫情时代”的业务复苏,滴滴在2021年开局强劲,截至3月31日的前三个月,该公司营收从上年同期的205亿元增长了一倍多,至422亿元。

从最近几年的平台销售额看,滴滴在过去三年的时间里仍旧有稳步增长。其中国出行和国际部门的平台销售额从2018年的187亿元人民币已增加到2019年的242亿元人民币,到2020年则进一步增加到347亿元人民币,复合年增长率为36.0%。在2021年前三个月,中国出行和国际部门的平台销售额为111亿元人民币。

值得一提的是,在2020年至今,滴滴有93.4%的平台销售额来自中国,6.6%来自其他国家。从单量和交易额来看,在截至2021年3月31日的12个月里,滴滴全球平均日交易量为4100万单,全平台总交易额为3410亿元人民币,2018年1月1日至2021年3月31日的3年时间内,平台司机总收入约6000亿元人民币。

招股书也公布了滴滴近期的收入情况,在2020年,滴滴三大业务——中国出行业务、国际业务和其他业务收入分别是1336亿元、23亿元和58亿元人民币。

滴滴,自动驾驶,滴滴,自动驾驶,电动汽车

在滴滴招股书里,我们也可以管窥其面向未来的战略动向和业务结构。

滴滴将其目前的主要业务归纳为“四个核心战略版块”,“三大业务”以及“双飞轮”。其中,“四个核心战略版块”分别是共享出行平台、车服网络、电动车以及自动驾驶,而“三大业务”分别是中国出行业务(中国网约车、出租车、代驾和顺风车等业务)、国际业务(国际出行和外卖等业务)和其他业务(共享单车和电单车、车服、货运、自动驾驶和金融服务等业务)。

上文也简单提及,滴滴此次募资约30%的金额将用于提升包括共享出行、电动汽车和自动驾驶在内的技术能力,由此可见,未来该公司将在自动驾驶和电动车等新领域加码更大的资金。

截至2021年一季度,滴滴自动驾驶团队已有超500人的规模,目前已拥有超过100辆自动驾驶汽车的车队,滴滴自动驾驶也是首批在上海获得测试牌照的实体之一。

滴滴,自动驾驶,滴滴,自动驾驶,电动汽车

尽管中美作为全球最大的两个经济体依旧面临紧张的地缘贸易摩擦,但来自美国的资金池仍然对中国公司具有极大的吸引力。根据Refinitiv的最新数据,在过去的2020年,中国企业在美国上市累计筹资高达120亿美元,是2019年的三倍之多。

据悉,因为去年美国上市的中国公司一度面临着美国监管机构更严格的审查和审计要求,同时两国的地缘政治紧张局势也不断升级,滴滴曾经考虑过在香港上市。

路透援曾引消息人士言论称,滴滴方面放弃香港IPO而选择纽约上市,是由于审查监管的考量。不过《汽车公社/C次元》在求证时,有业内人士指出,滴滴选择上市地点最重要的还是看中了美国证券市场资金的充沛以及进程可控性。有Uber等出行领域同行先例,赴美上市的速度和进程更容易掌握。

滴滴,自动驾驶,滴滴,自动驾驶,电动汽车

自从新冠疫情以来,美国实业受到严重打击,资金流向最佳出口聚集在证券市场,加上股票占据美国家庭资产比例逐年上升、美股必须坚挺,遂出现三大股指连创新高的局面,也使得大批科技股和医药股居高,缔造了大量的高市值公司和新富豪。其中出行公司也是新科技的方向之一,从中受惠。在这种背景下,滴滴选择在美国上市,动因也就不难理解。

根据Refinitiv的数据统计,在2020年,中国公司在美国上市累计筹集了120亿美元,是2019年筹资额的三倍多。从当下的情形看,中国企业2021年在美国交易所上市的筹资额预计将轻松超过去年。

在提交赴美上市招股书后,滴滴创始人程维及总裁柳青发布了创始人信(附)

我们的旅程从北京的街道开始。

程维:

我仍然记得2012年北京的那个冬夜。雪下得很大,我的夹克经不起风,但我并不是孤单的。因为我的前前后后都排着长长的冰冷的队伍,所有人都越来越沮丧地等着出租车送他们回家。这对我来说很常见,因为像大多数北京人一样,我从来没有拿到过驾照。但我不像排队的其他人,因为这个夜晚对我来说是不一样的,因为我有一个计划。就在那一年,我们推出了滴滴,目标很简单,就是让人们更容易叫到出租车。到那年年底,滴滴每天已经帮助了包括我在内的10万人更方便地回家和摆脱寒冷。

柳青:

2012年,我和三个孩子从香港搬回了北京。他们很快就与新社区建立了联系。他们交朋友,上学,参加活动。他们经常在城市里四处走动,每天都做很多的事情。在最初的几个月里,因为我们没有车牌,所以我们不能拥有一辆车。结果,我一直生活在一种折磨人的焦虑中即雨天或下雪天,我和他们被困在一起,没法回家。那时我遇到了程维,当我得知他的计划时,我感到非常兴奋,因为他打算通过大大小小的方式改变交通,让这一切变得更容易。见过他的家人后(我必须确保他也是一个好人,而不仅仅是一个聪明的人!),我辞去了工作,开始了我们的旅程。

从那以后,这条道路并不容易,但却收获颇丰。展望未来,我们知道,我们和滴滴还可以做很多事情,让出行变得更好,从而改善人们的生活。

我们的早期

人们总是在移动。但这样做的压力越来越大,成本也越来越高,尤其是在大城市。我们亲身经历了当你没有便捷的交通工具时,你会有多受困。我们创办滴滴是因为我们相信,如果我们都能随时随地找到方便、舒适且负担得起的乘车服务,生活会变得更好。。

虽然一开始我们只关注更好的叫车方式,但我们并没有就此止步。在我们的头五年,我们建立了一个平台,为人们提供几乎任何移动需求的交通产品,其中包括传统的拼车、自行车和电动自行车、“顺风车”、专职司机和豪华轿车。

尽管竞争激烈,我们还是在2018年初成为了世界上最大的平台,每天帮助超过2000万人到达他们想去的地方。我们自我感觉良好。

我们最黑暗的日子

那时我们遇到了最大的挑战。

2018年夏天,我们的“顺风车”平台发生了两起悲惨的安全事故。这些震撼了我们的内心。我们感到一种巨大的悲伤和责任感,并开始了一段深刻的自我反思。

我们首先意识到我们的业务与其他互联网平台有本质的不同。我们不仅仅用信息或商品将人们联系起来。相反,我们做了更重要的事情,我们运送人,包括母亲、父亲、祖父母和孩子。这意味着我们要对最宝贵的东西他们的生命负责。

从那以后,我们很明显的知道,我们不得不做出艰难但必要且正确的决定,将我们的注意力完全从增长转移到依赖我们的消费者和司机的安全和福利上。

我们从倾听开始。我们俩参加了与司机和消费者在全国各地举办的数百个圆桌会议中的许多次。基于来自社区的反馈,我们知道这将是一项艰巨的任务,并且我们也致力于做到这一点。

因此,我们改变了我们的方法。我们对司机入职流程做了重大改变,包括加强背景调查。我们还重新设计了200多个产品功能,并在全国各地的滴滴车上安装了具有远程信息处理和其他功能的智能设备以及安全硬件。我们还建立了一个物理安全“SWAT”小组,可以在几小时内到达中国任何一个城市,对地面上的安全事件作出反应。

这沉重的工作当然是值得的。因为在这些变化之后,我们看到平台上每百万次乘车的犯罪事件数量大幅下降,车内纠纷和交通事故数量也大幅下降。

我们实现和通往未来的道路

我们并没有就此止步。我们与司机和消费者持续的对话帮助我们了解我们需要在这段旅程中走多远。

我们了解了许多大大小小的挑战,这些挑战影响着我们的司机和乘客。例如,我们听到的座椅不舒服的反馈,以及双方都需要正确控制气温。我们开始更好地理解和理解司机需要挣更多的钱,而乘客想要付更少的钱这一持续的挑战。最后,我们感受到人们对日益恶化的空气污染的认识和更深层次的焦虑,以及如此多的高油耗汽车在路上行驶对更广泛的环境影响。

一旦我们更好地理解了这些问题,我们就开始寻找解决这些难题的办法。我们意识到,我们需要真正改变移动性,并打破这种常规。除了建立和维护我们已经建立的网络,并不断提高安全性。我们意识到,我们必须改变我们业务的核心车辆的本质。就在那时,我们决定建造我们自己的电动汽车,专为拼车而设计,继续投资于自动驾驶技术,并建立基础设施来支持新一代汽车。我们相信,这是一种独特的方法,对司机、消费者和地球都有重大好处。

首先,由于运营成本和燃料成本较低,电动汽车可以为驾驶者带来更高的收益,同时降低驾驶者的成本。我们已经在中国看到了这些好处。通过自行设计这些汽车,我们还可以确保座椅舒适,气温控制轻松,质量更好,耐用性更好,维护成本更低。我们已经在我们的第一辆车D1上做到了这一点。通过引入更多类似D1的车辆用于共享交通,我们也将在我们的国家和城市努力实现碳中和的同时,为显著减少碳排放做出贡献。

其次,自动驾驶技术将提供更多的成本节约、环境效益、并提供更大的便利以及我们可能看到的最显著的交通安全提升。

在我们的一生。我们相信,在未来的几十年里,这将激励更多的人开始使用或完全接受叫车服务。我们相信,这样做的结果将是共享出行的普及率在20年内从目前的2%提高到24%,并在未来几年进一步提高;这将为司机、乘客和其他利益相关者创造一个更大、更有价值的生态系统。

本文地址:https://auto.gasgoo.com/news/202106/11I70258904C108.shtml

文章标签: 滴滴 自动驾驶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