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采购项目
  • 配套企业库
  • 销量查询
  • 盖世汽车社区
  • 盖世大学堂-公开课
  • 盖亚系统
  • 盖世汽车APP
  • 联通
  • 达索系统电池行业技术峰会
  • 2021第三届盖世汽车新供应链大会
  • 2021第三届智能座舱与用户体验大会
  • 2021第二届中国汽车动力总成电气化国际峰会
  • 车身内外饰件采购项目汇总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 > 正文

又是一年3·15,新造车会被重点「关照」吗?

未来汽车日报 周诗情 2021-03-09 08:03:20

距离一年一度的央视3·15晚会只剩一个星期,想必又有不少企业惴惴不安,生怕“榜上有名”。

在汽车领域,2020年上榜的是上汽通用五菱旗下的宝骏品牌,原因是2016款宝骏560车型召回4年,仍频频出现变速箱故障问题。一经曝光,昔日的“爆款神车”一下子就被推至风口浪尖。

2020年的车市经历了绝处逢生,但与此同时曝光出来的汽车消费问题数量仍居高不下。盘点过去一年汽车企业相关事故和质量存在缺陷的新闻,传统车企还是投诉、召回的重灾区,但造车新势力们也暴露出不少新问题。

2021年2月,中国消费者协会(下称“中消协”)在官网发布了《2020年全国消协组织受理投诉情况分析》。在所有投诉中,商品类投诉为43.94万件,占总投诉量的44.73%。其中,汽车及零部件商品投诉量位居具体商品投诉第二位,为34897件,同比增加1.64%。

投诉,3.15,投诉

来源:中消协官网

而把消费者投诉汽车及零部件商品的原因拆开来看,问题最为集中的涉及到合同(10946件)、售后服务(10192件)和质量(8542件)。

特斯拉“领衔”,新势力“沦陷”

过去的一年,特斯拉在新能源汽车领域傲视群雄。但与仅差450辆就完成50万辆年内交付目标的战绩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它贯穿全年、为人诟病的车辆质量问题。

就在2021年2月农历新年前几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官网发布消息称,该局与中央网信办、工业和信息化部、交通运输部以及应急管理部消防救援局,就消费者反映的异常加速、电池起火、车辆远程升级(OTA)等问题共同约谈了特斯拉汽车(北京)有限公司、特斯拉(上海)有限公司。

投诉,3.15,投诉

来源: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

而上述消息提到的问题,在过去的一年里,屡次三番困扰着购买了特斯拉汽车的消费者们。

2020年3月,特斯拉“换芯门”丑闻爆发——在消费者不知情的情况下,特斯拉将国产Model 3上的HW3.0芯片“偷梁换柱”成了HW2.5,引发大面积投诉、抵制,为此工业和信息化部装备工业一司也约谈了特斯拉。

2020年5月,杭州萧山一辆Model S在地下停车场低速行进时突然加速,当事车主最终靠左转擦墙和拼命踩刹车才刹停汽车;同年6月,江西南昌一辆进口Model 3的车主驾车在路上低速行驶时,汽车突然提速至127km/h,车主多次踩刹车均无效,直至行驶了近8公里后撞上土堆翻车起火才逼停汽车……类似的事故时有发生,据不完全统计,2020年特斯拉有超过10例失控案件发生。

投诉,3.15,投诉

来源:特斯拉官方

此外,特斯拉还因显示屏故障隐患,在中国和美国大规模召回超过17万辆汽车,这也成为特斯拉成立以来最大规模的一次召回。据媒体不完全统计,自特斯拉Model S及Model X上市以来,在充电、行驶和碰撞中,已发生50多起燃烧、自燃及爆炸事故。

“领头羊”特斯拉频频出事,造车新势力们也在过去一年暴露了不少质量问题。2020年先后风光登陆美股市场的理想和小鹏,也先后遭遇了召回风波。

2020年1月,一辆理想ONE在行驶过程中与宝马发生碰撞,理想ONE右翼子板撕裂,前保险杠发生严重变形,右前轮处于脱落状态。同年5月,一辆理想ONE在行驶过程中,撞上了马路台阶,右前方下摆臂球头脱落,导致车辆出现断轴情况。随后,又多次发生类似事件,车辆出现问题的源头通通指向前悬架下摆臂球头从球销脱出。

对此,理想汽车先是宣布对2020年6月1日及之前生产的车辆进行“硬件升级”。但此说法引发消费者不满,随后理想汽车又发布致歉信表示,此前“升级”的表述不符合行业和公众的认知,将立刻启动主动召回程序,并向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缺陷产品管理中心进行了主动召回备案。最终,理想汽车召回了2020年6月1日前生产的10469辆理想ONE以更换前悬架下摆臂。

投诉,3.15,投诉

来源: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

而小鹏汽车则于2021年1月29日宣布了召回计划,召回对象是2019年3月29日至9月27日生产的部分小鹏G3汽车,数量共计13399辆,这一数字甚至超过了小鹏G3 2020年全年约1.2万辆的交付量。

召回公告显示,此次召回部分小鹏G3的原因是,逆变器直流母线电容上连接铜排螺丝的镀锡端子因锡须可能会造成高压直流电正负极间短路,导致逆变器无高压电供应。当这种情况发生时,如果车辆处于停车状态,可能无法再次启动;如果车辆处于行驶状态,可能导致车辆失去动力,存在安全隐患。

除了理想和小鹏,威马汽车也在2020年发起了召回。

2020年10月28日,据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信息,威马汽车即日起,主动召回2020年6月8日至9月23日生产的搭载电芯型号为ZNP3914895A-75A的动力电池的部分2020款威马汽车,共计1282辆。

公告显示,本次召回范围内的车辆由于电芯供应商在生产过程中混入了杂质,导致动力电池产生异常析锂。极端情况下可能导致电芯短路,引发动力电池热失控并产生起火风险,存在安全隐患。而在那之前,威马汽车发生了多次起火、自燃事件。

中消协总结分析认为,新能源汽车投诉主要问题有:1、续航里程“打折”,特别是气温较低时,电池电量下降太快,充电速度与宣传不符;2、电池质量问题突出,电池故障、充电故障较常见;3、变速箱异响、变速箱顿挫、动力消失等问题较多,车辆“自燃”概率虽低但安全性令人担忧;4、售后服务水平不高,充电故障等问题多次维修不能彻底解决。

传统车企:投诉、召回重灾区

过去的2020年,因为资本、市场及明星公司的齐齐推动,造车新势力们被置于聚光灯下,一举一动都备受瞩目,尤其是负面消息更是不胫而走。

但从车市整体销量看,还是传统车企占了大头,消费者投诉的问题数量及召回计划涉及的车辆规模都远远超过了新势力。

中消协分析认为,传统能源汽车投诉的主要问题为:1、汽车质量问题,如驾驶过程中刹车失灵,发动机、变速箱故障等;2、购车合同争议大,口头约定为“订金”,合同、票据上却是“定金”,发生纠纷后以“定金不退”设置退款障碍;3、变相加价、隐性收费,违背消费者意愿搭售商品或服务、附加不合理交易条件等;4、拖延交车,上户不及时;5、售后服务良莠不齐、维修保养乱象多;6、二手车销售信息不实,偷改里程,隐瞒事故。

因为旗下产品存在种种质量隐患,不少传统车企都在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备案了召回计划。据《产品安全与召回》统计,2020年,72家汽车生产商共实施召回199次,涉及汽车678.23万辆。与2019年相比,召回次数减少11%,但召回数量却增加了4%。

其中,从涉及品牌来看,日、欧、美系品牌召回较多,与相应的销量及保有量有直接关系。日系品牌召回42次,涉及车辆302.02万辆;欧系品牌召回99次,涉及车辆214.10万辆;美系品牌召回22次,涉及车辆112.44万辆。此外,中国品牌召回32次,涉及44.58万辆;韩系品牌召回4次,涉及5.09万辆。

同时2020年,因发动机、制动系等缺陷,部分日、欧、美系品牌实施了涉及汽车数量较大的召回,也拉高了全年召回总数量。

投诉,3.15,投诉

凯美瑞因发动机机油增多、仪表台开裂、悬架系统故障等问题被投诉 来源:丰田官方

中国品牌方面,2020年的召回数量也有不小的提升,与2019年相比,2020年中国品牌召回数量增长近6倍,召回次数增长近2倍。

而刚刚过去两个多月的2021年,传统车企新一轮的召回计划也已经悄悄开始。

上汽通用宣布自2021年6月30日起,将召回2006年8月29日至2013年11月21日生产的2980辆进口2007-2014款凯迪拉克凯德雷汽车。一汽宣布2月26日起分别召回118074辆国产A6L 2.0T和6724辆A6 Avant 2.0T和A72.0T。东风宣布1月1日起召回2020年5月26日至10月26日生产的8868辆奇骏汽车。

2021年2月底才发布了新车的梅赛德斯-奔驰也“榜上有名”。因存在起火风险,日前,梅赛德斯-奔驰(中国)向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备案了召回计划。4月30日起召回共计12.56万辆进口和国产C级,此次涉及召回的车辆生产日期在2014年6月9日至2018年2月28日之间。

投诉,3.15,投诉

来源:奔驰官方

而据媒体公开统计,2020年奔驰在中国市场共发起了17次召回计划,召回数量达到80.12万辆,位列豪华品牌之首,涉及刹车、油泵、儿童防护锁、天窗,减震器等问题。

只不过,大批量召回仍不减奔驰在中国市场的热度。

2020年,梅赛德斯-奔驰在全球交付了216.42万辆新车,其中中国市场销量占比达到36%,同比增长11.7%。

但汽车终究是以安全第一,销量并不是质量问题的挡箭牌。如果企业不能认清安全的重要性,跌下神坛或许也只是时间问题。

本文地址:https://auto.gasgoo.com/news/202103/9I70244768C108.shtml

文章标签: 投诉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