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采购项目
  • 配套企业库
  • 销量查询
  • 盖世汽车社区
  • 盖世大学堂
  • 第十二届全球汽车产业峰会20201028
  • 2020中国汽车动力总成电气化国际峰会
  • 2020第二届车联网与智能座舱大会
  • 金辑奖2020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 > 正文

当李斌、魏建军、何小鹏们都在讲特斯拉时,这个时代真的变了

车云网 北方奋斗小青年 2020-08-14 06:37:18

放在十年前,如果有人告诉你电动化趋势是不可逆的,你一定会找到无数个理由来反驳。但是现在,相信没有人会不相信电动汽车将会主宰未来的汽车市场。

但不少人还会发出疑问:电动汽车真正主导市场的日子会在哪一个时间点来临?还有,在这个时间点来临之前,汽车行业该怎么过好现在?

或许,当一汽集团董事长徐留平、北汽集团原董事长徐和谊、玻璃大王曹德旺、东风汽车集团董事长竺延风、长城汽车董事长魏建军、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等数十位汽车行业精英共聚一堂来讨论这个问题时,我们或可真正看清汽车行业的趋势。

8月11日,以“冬芽”为主题的2020第十二届中国汽车蓝皮书论坛在英雄之城武汉盛大开幕。这个论坛就聚齐了包括上述几位汽车领导在内的数十位行业精英。从他们的演讲和讨论中,我们将试图寻找问题的答案。

特斯拉,魏建军,小鹏,特斯拉,新能源汽车,电动汽车

现在怎么办?

汽车行业要过好当下的日子,其实核心就是该如何卖好传统汽车。其中涉及到企业该如何度过现在的寒冬,经销商该如何自救。还有一点,新能源汽车已经发展了十年有余,该怎么总结过去和展望未来,核心的电池技术又将走向何方?

徐留平说,中国汽车业过去的三年当中,不停下滑,这让每一个在中国汽车市场竞争的参与者,都面临着巨大的挑战。尤其是,自主品牌的份额在下滑,我们看到从17年最高点43.9%,到今年36%。表明过去的几年当中,自主品牌在这一轮调整当中,我们面临的挑战比起全球品牌来讲更大一些。

特斯拉,魏建军,小鹏,特斯拉,新能源汽车,电动汽车

徐留平还强调,中国汽车还面临产业升级的挑战。“我们现在讨论的汽车,和过去的汽车,以及将来的汽车是完全不一样的。一是要换大脑(智能化),二是要换心脏(电动化),此汽车非彼汽车。”

“汽车产业政策在尽力扩大开放,实际上对中国自主品牌也产生了巨大压力。”徐留平强调。

中国汽车行业,尤其是自主品牌面对以上这四大挑战该怎么办?徐留平为此总结了八个字:危中有机,危中抓机。

他表示,第一,中国市场目前还是全球最大的市场,并且也是恢复的最好的市场。作为中国汽车产业里面我们这些人,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消息;第二,中国汽车行业面临了一个双重升级的绝佳发展的机会,其一是中国经济的增长,必然会迎来人们对于整个消费的这种升级,其二是汽车产业也面临了产业升级这一种技术的驱动。“我们如何来适应消费的爆炸,如何通过我们技术、产品、产业高端化,满足消费的高端化。”第三,中国自主品牌,通过这些年的奋斗,在产品能力这个领域当中,取得的进步是极其巨大的。中国自主具备了和全球跨国公司同台竞技的可能性和机会。

为此,徐留平表示一汽正在考虑将红旗在2022年的销量目标提升至50、60万辆,此前的目标是40万辆。“不畏市场下滑挑战,滑中奋进。”

作为与汽车企业紧密相关的经销商,它们在行业剧烈变革的时候该怎么办。中国汽车流通协会会长沈进军给出了答案。

沈进军说,汽车4S店这个商业模式已经从1998年开始发展了20年。这种商业模式已经深入人心,每个消费者要买车,不管他买不买他一定要去4S店看车,其实到今天也如此。

其中有一个变化是,2012年开始中国汽车市场完全转型,从产品为导入的卖方市场转到以消费导入的买方市场。但是到目前为止主机厂还照着按生产去销售,而并不是按市场的需求去生产。造成了经销商的高库存,最后的结果是低价甩货。

特斯拉,魏建军,小鹏,特斯拉,新能源汽车,电动汽车

因此,沈进军呼吁经销商要积极做出转变,他提出三个建议——

第一,要拥抱新技术。尽快打通线上和线下的服务场景,来提升我们的服务效率,来提高我们的服务品质,最终要达到提升客户的满意度。

第二,经销商要关注二手车的置换问题。尤其是在政策开始鼓励二手车市场发展,中国即将成为世界第一大保有量的国家的大背景下,给了4S店在店头开展置换业务的巨大的机会或者说叫红利。

第三,经销商要高度的关注新能源车的发展,尤其要思考对应的渠道建设应该是什么样子的。

说道新能源汽车,徐和谊和曾毓群就市场现状和电池技术进行了建言献策。

徐和谊说,身份的转换,改变不了我永远作为一个中国汽车人的初心和使命。尽管我们部分企业的发展,受疫情等影响出现了下滑,但从业绩反弹的速度,投资增长的速度,资本市场的热度来看,中国新能源汽车产业依旧是全球汽车行业转型的基石力量,发展的潜力仍然巨大。

特斯拉,魏建军,小鹏,特斯拉,新能源汽车,电动汽车

面向下一阶段发展,我们一方面要聚焦向内强核,通过更深层次的产业链的纵向合作,更广泛的跨界的横向的互补,实现整体产业链从全到大,再到强的可持续进化,不断提升中国新能源汽车产业链的核心硬实力。

另一方面,要聚焦向外扩容,通过深化开放创新,联合投资,平台化的合作等方式,加速全球新能源汽车产业的深度融合。

曾毓群说,全面电动化在全球范围内加速,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油电平价正在加速到来,到了2025年,电动车首购成本应该和传统车基本持平。得益于国家正在推行的新基建建设,中国车桩比将会逐年减小,而全球充电桩基础设施建设方面年复合增长率达到45.3%,以后充电难将不会是一个问题。

特斯拉,魏建军,小鹏,特斯拉,新能源汽车,电动汽车

得益于21年的电池行业创业经历,曾毓敏认为电池技术要继续发展,离不开四大创新体系:材料体系创新、系统结构创新、智能制造创新、商业模式创新。

而福耀玻璃创始人、董事长曹德旺则站在了另外一位高度看待中国新能源汽车的发展。他说:“前年去和两个老板聊,两个老板都在做新能源车,我说你最好停,如果跟着他们企业,不死都不可能。他说这是方向,政府有补贴,我很客气地告诉他,政府是无限的力量,但是在经济上有限。所以不能增加了。那企业怎么办?作为企业家,经营一个产品,完全靠国家补贴,那就等于等死。要做到不靠国家补贴来做。

特斯拉,魏建军,小鹏,特斯拉,新能源汽车,电动汽车

我有钱我就去帮助社会。第一是企业家应该以国家为己任, 第二,社会会因你而进步,第三,人民会因为有你而富足。如果你做不到,不要想赚钱,因为我们要做可能性的事情。国家需要、社会需要、人民需要。

我跟兄弟们讲,要坚持有效投资,投入跟产出要成正比,无效投资,对国家不利,同时对自己不利,这一点要明确。还有一句话,我们是精英,不是鲁迅笔下的阿Q,不要自我安慰,自己编故事,那是有后果的。”

心怀天下的商人最让人钦佩。

未来的汽车是啥样?

说道未来的汽车,必然绕不开特斯拉这个智能电动车的行业引领者。魏建军就说:“我认为汽车行业作为我们这种传统车企,像特斯拉、蔚来、小鹏等所谓新势力也给我们带了好头。我们要向特斯拉学习,也要向新势力学习。

魏建军认为特斯拉卖得好的原因不只因为续航,“特斯拉卖得好,重要的还是智能化的原因。再有一个是品牌价值的原因。所以现在我个人认为这是一个技术时尚型消费,是一个时尚消费。现在不开个特斯拉,要不体验体验智能,觉得有点out的感觉,所以说现在并不是它的车做得有多么好。时尚消费、潮流消费,这是我对它的一个认知。”

特斯拉,魏建军,小鹏,特斯拉,新能源汽车,电动汽车

而李斌则认为,从全球来看的话,未来主流高端市场会缩减到5家以内,“如果我自己能活着,再把苹果、特斯拉预定在里面,可能会有五六家,这个可能会有些变化。”

而在大众市场,李斌认为大众、丰田等传统车企的变革决心很强,它们的供应链、制造服务体系的优势非常强,毕竟总体上在千万级规模。“智能电动汽车取代现在我们看到的这个车,我认为这个会比大家想象的快。最终我认为是十年左右的时间,我们到那个时候再去说汽车,那一定是智能电动汽车,而且我相信它一定是纯电的。”

但是,李斌认为现在大家可能会把产品的变革和企业的迭代搞混了。“从一个企业角度来讲,哪怕特斯拉市值已经超过了丰田,但它的量只是丰田的4%。所以我觉得从这4%来看,每年涨50%想达到100%,这个时间也还是很长的。”

特斯拉,魏建军,小鹏,特斯拉,新能源汽车,电动汽车

何小鹏则说,我觉得无论是谁包括特斯拉,我觉得核心是投资人,趋势者、科技者他们会看重智能电动车这个市场,虽然它的数量并不大,但是它的影响力对于其他趋势的判断影响很大,这叫做质量。

质量转变成数量,数量是代表规模,代表真正的价值,我觉得这个速度会比手机要慢很多。从我角度来看,大概再过三年左右就会产生非常快速的分裂。

魏建军也说:“我个人认为乘用车电动化是一个必然的趋势。传统车企挑战最大的就是体制、机制、文化的变革。我想从总的来看,从传统车到新汽车的过度期还是有一段时间的。”

为此,长城汽车率先开始从组织架构上变革,“我们每一台车就是一个平台。简单讲每一款车、每一个品牌就是一个创业公司,是集成团队,直接面对用户。我们会打造像小鹏、李斌这样的组织,我们后台是用能力来支持,包括平台、智能化、动力也好,把这个组织直接面向市场,它就是一个创业公司的概念。实际组织的形态都像互联网公司的形态一样。”魏建军说道。

对于未来汽车的描述,竺延风说,能的变,不能光脑袋变,得真实变。我一直在想,能不能做个‘魔方’,做‘个变形金刚’,用咱们的新材料、新技术,做一个懂变化、能变化的车,让用户花一份钱,能够实现各种各样的功能,我觉得红海就会变成蓝海。

特斯拉,魏建军,小鹏,特斯拉,新能源汽车,电动汽车

还有,未来的汽车会不会真的走上“软件定义汽车”的模式。

华为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总裁王军说,其实仅有软件还定义不了汽车,还要软硬结合才能真正定义汽车。但为了实现智能化、网联化,确实需要大规模软件的代码,几亿行、几十亿行都不为过,这些软件不可能大家都做了。

特斯拉,魏建军,小鹏,特斯拉,新能源汽车,电动汽车

基础软件和平台软件能够带来开发节奏加快、迭代更新加快以及开发成本降低等优势,但是这些基础软件和平台软件规模大,实现难度也很大。那么车企应不应该将这些能力掌握在自己的手里?

何小鹏说,我觉得自动驾驶在目前是智能汽车的核心,但是我更认为智能座舱是未来的核心,但是现在不是。在这个体系里边,有一部分比如说OS,说实话对我们新造车企业不应该自己做,应该是合作伙伴做。但是数据、算法最主要的科技推动的数据引擎、电动引擎和通讯跟信息交换能力这三个能力,比如说5G就应该跟华为的合作在硬件、协议层,但是在数据层可能要自己做更好。

特斯拉,魏建军,小鹏,特斯拉,新能源汽车,电动汽车

但是在硬件领域里边,包括ECU、芯片应该跟人合作,但是设计、控制、集成、软件、OS、底层的优化到算法到数据,我个人觉得这个里面大部分应该自己做。所以我觉得不要一概而要自己做或者全部用集成法,在新的汽车时代是巨大挑战,但是全部自己做没有一家公司能够躲开这么复杂的程度,一定找到合适的点来做。

而博泰车联网创始人、董事长应宜伦则从车联网的角度描述了未来汽车。“车联网只是一个啤酒扳手,未来,汽车数字化和的移动商业才是未来出行的方向。”

总之,未来的汽车一定是高度智能化的,电动化将是动力的核心,而软件技术毫无疑问会重新定义汽车的供应商结构。

本文地址:https://auto.gasgoo.com/news/202008/14I70205620C108.shtml

文章标签: 特斯拉 魏建军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