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采购项目
  • 配套企业库
  • 销量查询
  • 盖世汽车社区
  • 盖世大学堂
  • ADAYO华阳2020北京车展专题
  • 第十二届全球汽车产业峰会20201028
  • 2020中国汽车动力总成电气化国际峰会
  • 金辑奖2020
  • 模具采购项目汇总
当前位置:首页 > 车企 > 正文

挣了两万亿的丰田,危机却在隐现?

每日汽车 北岸 2020-05-14 10:48:04

新冠肺炎肆虐,销售额和利润维度最具优势的丰田且自我反思和重塑,深陷内斗、利润早已跌出历史新高度的日产们,征途的路恐怕已是沟壑万千,前行愈发不易。

十年前的经济危机,一直是日系制造商头上的一枚紧箍咒。2008年,美国第四大投资银行雷曼兄弟由于投资失利,在谈判收购失败后宣布申请破产保护,引发了全球金融海啸,在日本,业界普遍将那场金融风暴称为“雷曼危机”。

在2009财年的决算中,丰田亏损4370亿日元,日产在进入戈恩体制后首次出现赤字,马自达、斯巴鲁等企业也出现不同程度的亏损,而在赤字面前幸免于难的本田,也在这一年遭遇了多个业绩维度的减益。

现如今,新冠肺炎的“黑天鹅”冲击全球经济,汽车产业也因此受到极大的负面打击。早在今年4月初,日本汽车工业4大团体高层就曾紧急召开了一次联合新闻发布会,并用网络直播的方式,讨论了停产风险、资金周转难题和雇佣寒流的重压下,未来将如何抱团取暖,应对疫情肆虐的产业危机。

销量,丰田汽车

现任日本汽车工业协会会长的丰田掌门人丰田章男在发布会上直言,日本汽车产业已进入危机状态,且新冠肺炎给整个日系带来的冲击将远超十年前的雷曼经济危机。艰难和煎熬是2020全年的主旋律,从汽车制造商到经销商、运输市场及零部件供应商,整个链条上的玩家无一能幸免。

但是,这场病毒风波究竟会给整个产业带来多大的损失?马太效应之下的新四化时代,实力悬殊的日系制造商们受到的冲击又将在业绩中如何显现?这些问题,都必须在2020年1-3月财报的显性数据下才能管窥一二,而未来中短期内的基本面预测,也只能通过第一季度的数据,向前推,向后看。

5月12日,丰田汽车发布了2020年3月期财年(2019年4月-2020年3月)的财报结算, 2021年3月期财年(2020年4月-2021年3月)的联合财务预测报告,包括大发汽车和日野汽车等联合财务报表对象范围内的子公司。

作为日系汽车制造商中当之无愧的巨头,丰田的业绩是一面镜子,能折射出疫情冲击和经济大环境放缓之下的很多行业难题。而通过掌门人丰田章男在财报现场所做的复盘和梳理,我们亦可以深挖出这家东瀛汽车排头兵、乃至整个日系在困局中自救、或是未雨绸缪的诸多细节。

多个业绩维度同比下跌

发布会的上半场,由执行董事近健太和白柳正义主持,根据最终数据,丰田2020年3月期财年的销售额较上年同期减少了2956亿日元,为29.9万亿日元(折合人民币1.97万亿元),营业利润则同比降低246亿日元,为2.4万亿日元(折合人民币1587亿元),税前利润较上一财年同期增加2691亿日元,为2.5万亿日元(折合人民币1654亿元)。

销量,丰田汽车

值得一提的是,在营业利润的维度,因销量下滑带来的直接损益约为1000万亿日元,金融业务带来的盈利下滑了约600万亿元日元,新冠肺炎的影响则高达1600万亿日元。

由于2020年1-3月全球新车销售受新型冠状病毒的波及,丰田包括中国、北美、欧洲在内的多个核心市场都遭遇了销量放缓的负面影响。而伴随着多个世界级工厂因疫情按下暂停键,以及多个国家的终端销售网络陷入瘫痪,直接导致全球销量下滑进而影响到销售利润。

销量,丰田汽车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丰田在日本本土和海外的合并销量为895.8万辆,与上一财年相比减少了1.9万辆(0.2%)。其中,如果把微型车除外,丰田和雷克萨斯两大品牌在日本本土的销售同比增加48.8%,算上微型车(包括大发和日野两大品牌)则同比上升了45.5%。

但是在海外市场,因为亚洲及北美的销量下滑,丰田在该财年累计收获了671.9万辆的成绩,较上一财年同比下滑了2.3万辆(0.5%)。

销量,丰田汽车

按照区域市场来看,日本本土依旧肩负了丰田最大的利润重担,在终端销售达到224万辆、同比增加14%的基础上,在利润维度收获了16.4万亿日元的销售额,较上年同期减少 1.0%,营业利润1.56万亿日元,比上年同期减少7.3%。

北美销量较日本本土略高,为271万辆,但销售额却只有10.6万亿日元,比上年同期减少1.7%,但营业利润为2706亿日元,比上年同期增加136.3%。《汽车公社》认为,日本利润要高于北美,主要原因还是本土成本控制要强于北美,尽管后者中大型车销售占比较高,理应更适合利润的增长。

欧洲的销售额为3.3万亿日元,比上年同期增加3.8%,营业利润为1505亿日元,比上年同期增加20.6%。亚洲地区(日本除外)的销售额为5.3万亿日元,比上年同期减少了3.2%,在中国市场,丰田在刚过去的财年累计销售162万辆,同比增加了34%。

销量,丰田汽车

下一财年利润将跌80%

值得一提的是,丰田计划从2021年3月期开始使用国际财务报告基准(International Financial Reporting Standards, IFRS),因此下一财年的合并业绩的预测是根据IFRS计算的。

代表丰田发言的执行董事白柳正义表示,尽管全球汽车的整体市场将在2020年4月-6月触底后逐步回升,预计2020年年底至2021年上半年将与上年同期持平,但“后疫情时代”还将给集团产销带来长期影响。

对于丰田来说,4月份是各项业务的最低点,虽然中国市场已见回暖迹象,但全球其他国家与市场要完全恢复到正常水平,尤其是北美地区,可能要到今年年底或是明年初。基于这样的大环境分析,丰田预计2021年3月期财年(2020.4-2021.3)的销量将降至890万辆,或将为最近9年来的最低水平。

此外,营业收入也将同比下降19.8%,营业利润预计将下跌80%,这是公司自2012年3月期财年以来最差的业绩表现。

丰田章男在后半段的发言中也对外透露,新冠肺炎的扩散给生产和供应链带来了巨大的打击,丰田在这一轮风波中受到的冲击将超过十年前的经济危机,预计下一财年的全球销量将比刚过去的一年同比减少15%。

销量,丰田汽车

但是,生产恢复正常化的道路依旧漫长。

丰田章男对外透露了丰田目前的一线生产状况,中国地区已逐渐回归正轨,后续将增加产量以支援其他市场的销售,而日本国内的生产水平在5月还将比正常时期减少50%左右,6月预计还会减少40%。

北美地区的生产将从5月11日起陆续重启,恢复到去年同期的正常水平预计将在2020年末至21年初,欧洲的正常化也要到2021年初。此外,丰田在恢复生产的同时,已经着手重新审视上游的供应链,推进生产和调配的分散化策略,目前正联合日本政府共同推进国内生产的支援方案。

销量,丰田汽车

丰田章男直言,新冠肺炎的冲击要比上一轮经济危机大得多,上一次主要集中在终端销层面,而这一次还关乎零部件短缺。

负责供应的执行董事白柳正义补充说,丰田在东日本大地震后以构筑了未雨绸缪的零部件供应Plan B,能够掌握采购方的零部件生产状况,但由于此次感染扩散到全球,第一次面临代替生产场所无法保证的严重危机。

实际上,一直热销的SUV车型RAV4已经因零部件供应不足而暂时停产,北美的工厂因为从墨西哥采购的零件遇到运输难题也不得不推迟了重启计划。白柳正义指出,这一次危机让丰田管理层意识到,零部件生产集中在某个地区是一种风险,后续必须进一步完善代替生产方案,分散据点,构建能够立即转换为代替生产的新体制。

尽管如此,丰田依旧将国内新一年的生产目标维持在300万辆的水平,该公司自1980年以后,除了雷曼经济事件后的2009年和东日本大地震的2011年之外,近40年一直维持着300万辆的国内生产辆。

销量,丰田汽车

“雷曼危机绝不重演”

发布会的后半段事丰田章男的演讲,在致辞后,他一面回顾自己2009年就任社长以来带领公司突破重围的历程,另一面强调了现在的丰田,绝不会在经营上重蹈十年前经济危机的覆辙。

在雷曼危机爆发前的3年,凭借外汇优势和销量增加,丰田的营业利润有所增加。在2005-2008年3月期财年,丰田的营业利润上涨了5982亿日元,但固定费用也随之大幅增加,汇率以外的收益结构并不理想。这样的发展结构,伴随着销量规模的扩大,为后续的人才培养和召回事件埋下了诸多隐患。

销量,丰田汽车

在雷曼冲击发生后的第一财年,丰田的新车销量减少了15%,再加上日元升值的影响,直接导致了4610亿日元的赤字。丰田章男回忆说,在他就任后的4年里,经历了雷曼危机、大规模地震、东日本大地震、泰国洪水以及日元升值等6大难题。

总结来说:

雷曼危机前的3年,虽然销量有所增长,但固定支出却在增加;曼危机之后,由于销量的大幅度减少,出现了赤字;通过压缩固定费用,业绩有所改善,但公司并没有真正变强;在过去的7年里,挤出了巨额资金作为研发经费,并通过改善成本来平衡新四化的烧钱巨坑,2015年以后,丰田的销量逐渐恢复到雷曼冲击前的水平。

销量,丰田汽车

但是在丰田章男看来,仅仅止住出血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体质强化,雷曼危机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丰田要想“减掉体重”,就会减掉“必要的肌肉”。

他已经意识到,最大的课题,是长时间扎根在公司员工心中的“丰田很安全”的意识,当百年一遇的新四化大变革和新冠肺炎同时到来,即使丰田暂时在利润维度远超对手,依旧要朝着更深远的变革迈进。

销量,丰田汽车

今年,丰田正式对自己的管理体制动刀。

在1982年产销合并新体制(丰田汽车工业和丰田汽车销售合并)推行后,持续了38年的“副总经理”一职将正式被丰田汽车废除。该公司现有的6名副社长(EVP,副总裁)职务将不复存在,相关高层被统一为执行董事,以实现管理架构的扁平化,进一步推动生产系统改善和成本削减。

这是丰田结构性改革的最新举措,该公司正致力于简化业务,以便在电气化转型、自动驾驶和其它新技术方面更加灵活地与竞争对手展开角逐。业界普遍认为,丰田章男此举是为了瞄准下一代的接班人。而丰田章男自己也在公布全新组织架构时表示,他有必要与下一代的优秀人才直接沟通,并通过进一步减少管理层的数量,增加与下一层级高管直接交流的时间与机会。

除此之外,丰田也开始重视将职员派遣到相关公司学习深造,作为加强人才培养的一环,而非简单粗暴的“降落伞”式晋升。丰田章男认为,员工如果只停留在公司内部,容易变成“井底之蛙”,很难培养出视野开阔的复合型人才,因此鼓励年轻的员工走出公司,体验不同模式的商业逻辑。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组织体制的变更也将波及到丰田系的其它关联公司。实际上,电装和爱信精机等Tier 1零部件公司已陆续废除了专务或常务董事职位。

销量,丰田汽车

几乎与丰田同时,同属日系阵营的本田也发布了当期财报业绩,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为负值,亏损幅度进一步扩大,为295亿日元。而身处高层动荡风波、以及核心业务持续萎靡的日产,更是直接推迟了财报发布时间,并预计这一财年的亏损额将达950亿日元。

我们去年曾在《领跑中的丰田,究竟在焦虑什么?》中写过,越是艰难之所,越是容易寻得坦途的方向,而越是优秀的企业和领导人,越是懂得在舒适区中反思,再好也要淡泊,为可能面临的危机未雨绸缪。

只不过,新冠肺炎压顶,销售额和利润维度最具优势的丰田且自我反思和重塑的机会,深陷内斗、利润早已跌出历史新高度的日产们,征途的路恐怕已是沟壑万千,前行愈发不易。

本文地址:https://auto.gasgoo.com/news/202005/14I70179740C109.shtml

文章标签: 销量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