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采购项目
  • 配套企业库
  • 销量查询
  • 盖世汽车社区
  • 盖世大学堂-公开课
  • 盖亚系统
  • 盖世汽车APP
  • 联通
  • 达索系统电池行业技术峰会
  • 2021第三届盖世汽车新供应链大会
  • 2021第三届智能座舱与用户体验大会
  • 2021第二届中国汽车动力总成电气化国际峰会
  • 车身内外饰件采购项目汇总
当前位置:首页 > 产业评论 > 正文

从汽车业视角审视欧洲央行延长QE

核心提示:欧洲央行此次宣布延长QE会使得欧元进一步贬值,不仅会使危机中的意大利出现并购机会,也会降低中国整车和零部件配套企业对欧元区其它国家整车和零部件配套企业的并购成本。笔者建议中资企业对外并购,应秉承“先内后外”的原则。对于在中国处于垄断地位的汽车业龙头企业,应该择机利用外汇储备进行股权、技术设备进行回购。在国内“主场”占据天时地利人和的情况下收购这些优质资产,难度和门槛要比到国外“客场”人生地不熟的环境下低得多。

博世 大陆 法雷奥 佛吉亚 马勒 舍弗勒 马瑞利 米其林 布雷博 海斯坦普 伊狄达 伟巴斯特 曼胡默尔 克诺尔 博泽 莱尼 CIE 英飞凌

北京时间12月8日晚20:45,欧洲中央银行宣布,欧元区主导利率:主要再融资操作利率维持在0%,边际贷款利率仍为0.25%,边际存款利率保持在-0.40%,原QE(量化宽松,以下统称QE)的月规模800亿欧元及预定的执行时限至2017年3月均不变,但从明年4月开始至12月,追加执行每月QE额度600亿欧元,这意味着QE的总额度增加5400亿欧元,总额增至约2.28万亿欧元。

QE是指中央银行通过公开市场操作从商业银行、投资银行等金融机构购入国债、房贷债券、等证券,使商业银行在央行开设的结算户口内的资金增加,使外部的银行体系注入新的流动性性(变成外部银行的货币资产),以提高实体经济环境中的货币供应量。中央银行的操作,相当于间接增发货币印钞票

博世 大陆 法雷奥 佛吉亚 马勒 舍弗勒 马瑞利 米其林 布雷博 海斯坦普 伊狄达 伟巴斯特 曼胡默尔 克诺尔 博泽 莱尼 CIE 英飞凌

在随后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称(欧洲央行)并未讨论缩减QE(原话为:“Tapering is not discussed.”),欧洲央行将继续向市场价格施加压力;欧洲央行将长期在市场中存在。可能需要应对意大利银行体系的脆弱性问题。欧洲央行将保持提高通胀所需的刺激。如有必要,准备好采取权限内的一切工具。2019年通胀率达到1.7%并未真正满足欧洲央行通胀目标。

在7月21日笔者所写的《意大利债务危机之中国企业的危与机》和10月10日所写的《换个视角看FCA对旗下配套供应商大甩卖》两篇文章中,笔者即预警了意大利债务危机对中国企业对外投资并购创造了有利条件。在欧洲央行宣布延长QE后,此前已经深陷坏账危机的意大利第三大银行锡耶纳银行向欧洲央行请求宽限融资期限被拒绝,随后引发其股价大幅跳水。

博世 大陆 法雷奥 佛吉亚 马勒 舍弗勒 马瑞利 米其林 布雷博 海斯坦普 伊狄达 伟巴斯特 曼胡默尔 克诺尔 博泽 莱尼 CIE 英飞凌

根据IMF的统计数据,现阶段意大利的政府负债与GDP之比已经达到了133%,仅次于已经发生了债务危机的希腊,实事求是平心而论。以意大利现在的负债状况,如果意大利使用的不是欧元,而是原来的货币意大利里拉,恐怕其汇率早就跟金圆券一样一泻千里了。如果不是其加入了欧元区、欧元的背后有德法为主导的欧洲央行支撑,意大利的国家核心资产恐怕早就成了跨国资本的廉价超市。欧洲央行此次宣布延长QE,一方面是为了压低利率,保证市场流动性;另一方面,也可以理解为对意大利债务危机的提前准备。意大利与欧元区的关系实质上是“一损俱损”,随着未来意大利银行业坏账危机和主权债务危机的进一步恶化和发酵,会拖累欧元进一步贬值。这样一来,会形成两个结果:

1.欧元的进一步贬值会有利于提升欧元区中制造业实力比较雄厚的国家(如德、法)制造业企业的出口竞争力。从汽车业的角度上讲,有利于德、法整车和零部件配套企业的出口。

2.欧元的进一步贬值不仅会使危机中的意大利出现并购机会,也会降低中国整车和零部件配套企业对欧元区其它国家整车和零部件配套企业的并购成本。

在欧元区国家中,德、法都是老牌的资本主义汽车工业强国,有大量拥有核心技术的整车品牌和配套零部件企业。其次,在意大利、荷兰、西班牙也有大量知名的零部件配套供应商。因此,笔者认为:在意大利银行坏账和意大利债务危机充分爆发前,中国整车和零部件配套企业应耐心等待,一方面对欧元区企业展开并购要充分评估其中的宏观经济风险。而另一方面,笔者建议中资企业对外并购,应秉承“先内后外”的原则。由于中国汽车市场的高速增长,大量欧元区的整车或配套零部件企业在中国设有合资公司。对于在中国处于垄断地位的汽车业龙头企业,应该择机利用外汇储备进行股权、技术设备进行回购(具体操作可以由商务部牵头,由国资委、合资公司中的中方企业、民营企业家或中投公司来出面)。目的是把垄断性的外资降为非垄断地位,把外资大股东变成小股东。用外汇储备对跨国公司在华股权进行回购当然要本着“自愿”原则,关键的问题是想办法让外资“自愿”以“合理”的价格出让股权。中国政府其实可以援引中国企业在海外并购中所遇到的各种“说辞”,反其道而用之就可以了:比如无所不包的“国家安全”,时尚流行的“环境保护”,百发百中的“税务核查”等。办法总比困难多。在国内“主场”占据天时地利人和的情况下收购这些优质资产,难度和门槛要比到国外“客场”人生地不熟的环境下低得多。所以“先内后外”的收购方针对于中国整车和零部件配套企业来说,明显是更务实的选择。

由于历史原因,中国改革开放、加入WTO的时间较晚,加上西方发达国家的市场封锁。中国整车及零部件配套企业在国际化上与国际跨国巨头公司相比还有巨大差距,但反过来,也说明中国的企业没有什么包袱——中国企业在西方发达国家那可能没有投资,但西方发达国家的企业在中国有投资,也就意味着把“人质”留在了中国,哪个国家对中国企业对外投资并购制造障碍,中国可以动用国家力量“敲打”这些国家在我们这的“人质”公司或机构——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我们没顾忌你们有顾忌,谁跟我们耍流氓我们就用同样的手段对付他,可以为中国企业的对外并购和国际化投资创造有利条件。


*版权声明:本文为盖世汽车原创文章,如欲转载请遵守 转载说明 相关规定。违反转载说明者,盖世汽车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

本文地址:https://auto.gasgoo.com/News/2016/12/1307001501570002853818.shtml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