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采购项目
  • 配套企业库
  • 销量查询
  • 盖世汽车社区
  • 盖世大学堂
  • 充电桩、锂电池、新能源汽车技术全景分析报告
  • 2020第二届车联网与智能座舱大会
当前位置:首页 > 车企 > 正文

华晨破产,长城投产宝马3系

每日汽车 2020-11-22 09:34:55

倘若说,2018-2019媒体习惯用“黑天鹅”和“灰犀牛”形容各种意外,那么2020年的“出乎意料”已经让业界陷入缄默、不再打算用比喻手法去描绘那种惊愕。

宝马3系,华晨宝马

只不过,所有的意料之外都只是表层现象,暗流涌动方为本质动因,瞬间的爆发,无一例外尽皆是蓄势已久的结果。

“华晨被法院裁定破产重整”

“证监会立案调查华晨”

……

宝马3系,华晨宝马

“华晨还有救么?”同行者问。

“还可以再拯救一下,因此进入破产重整而不是破产清算。”我这样回答。

然而手机那头发来的信息却叫人坐不住:“3系在长城徐水这边2024年SOP。”

宝马3系,华晨宝马

终究,长城拿走华晨的位置,成为中国自主汽车产业优胜劣汰的又一页。

死不了,好不了

当汽车行业半数注意力都聚焦在广州车展时,关于“华晨破产”的消息已经铺天盖地。

许多人没有看明白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日发布的裁定书:“华晨集团存在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的情形,具备企业破产法规定的破产原因。但同时集团具有挽救的价值和可能,具有重整的必要性和可行性。”

划重点:1、华晨集团资不抵债,构成破产原因。2、仍有挽救的价值和可能。

“破产”这个概念需要科普一下。

宝马3系,华晨宝马

狭义的破产,指的是破产清算,如果用美国《破产法典》(United States Bankruptcy Code)来对照,就是第七章“清算”(Chapter 7 liquidation),需要指派信托人收集债务人的资产,清算后用收益尽可能偿付债权人。在汽车行业,瑞典萨博汽车在2011年破产重组失败之后,于2012年被宣布破产清算,连有着70余年历史的藏车馆都被出售。当然我们知道,后来萨博和汽车相关的一部分资产被国能集团收购,遂有NEVS;再之后NEVS转为恒大所有。

而很多时候,破产,是“破产重组/重整”的简称,也被称为“破产保护”,对应美国《破产法典》的第十一章“破产重组”(Chapter 11 reorganization),通常不需要信托人执行,债务人持有其资产,尽可能偿付债务,同时其商业活动仍然继续。诸如通用汽车和克莱斯勒2009年的“破产”即为该范畴。

简单理解,破产重组/保护和破产清算,两者就是“死里逃生”和“死得不能再死”的差异。至少目前为止,华晨还在朝着“死里逃生”的方向走去。

宝马3系,华晨宝马

那么,如何理解法院所说的“仍有挽救的价值和可能”?整个华晨集团目前有4.7万名员工,这个数量级的就业岗位从政府角度考虑,无疑份量重如泰山。在业务层面,华晨尽管自主品牌乘用车——华晨中华孱弱不堪,但合资公司华晨宝马、零部件公司新晨动力与航天三菱、商用车金杯等板块,在各自细分领域内表现可圈可点。

股权就更意味着华晨同地方政府关联密切,华晨集团80%股权归辽宁国资委持有,另外20%则归于辽宁省社保基金理事会(财政厅旗下)。而华晨宝马的直接中方股东是沈阳金杯汽车工业控股有限公司,后者被沈阳兴远东汽车零部件有限公司百分百持股,兴远东又被百慕大华晨中国汽车控股有限公司(1992年注册的上市公司)持有全部股权。故而,华晨直接就是辽宁政府的嫡亲,华晨宝马隔了多层“母公司-子公司”关系成为利润奶牛。

宝马3系,华晨宝马

然而,华晨的拯救也并非一件易事。

按照历史去追根溯源,仰融当年接班“华晨奠基人”赵希友,为华晨开创诸多新局面,却也将摊子铺设过大,金杯通用、华晨宝马合资之后,再同雷诺、罗孚讨论合作,内谋收购陕西秦川。于是祁玉民上台则来了个180度大转弯,坚持以华晨国有资产价值为核心,狠抓华晨中国上市公司股价与市值,却疏于发展华晨自主板块、背离市场和行业规律,成为华晨今日衰落的根本原因。

业界对仰融神话太多,甚至炮制出“信仰无敌”的荒谬言论,忽略了他后来的“正道汽车”乃是不折不扣的PPT造车。但祁玉民的保守和价值取向决定了华晨整个体系就此扭曲和停止成长。

宝马3系,华晨宝马

从缺少正向技术研发、产品和设计实力不济,市场趋势把握不当、华晨中华V6/7姗姗来迟错失良机,到网络渠道紊乱、一二级网络比例失调,再到人才缺失、一切业务难以推动,乃至过于押宝债券金融市场,给今天的“爆雷”埋下祸根,体系的溃烂和意识的退化远远不是一款车的成败或者一次营销的好坏能够决定或概括。

长城拿走宝马3系,只是一个开始

《汽车公社》在行业里最先爆料“长城与宝马合资”,后来业界也看到长城和宝马建立了光束汽车,打算先推MINI品牌电动汽车

序曲从来不是旋律的全部。

长城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徐水分公司方面的人士对我们披露称,宝马实际上对于同长城的合资板块,抱有更大的期望,不但未来有望投产MINI全系,同时底盘业务的消息也显示在铺设宝马3系生产线,预计2024年开始量产SOP(Start Of Production)。

宝马3系,华晨宝马

这条说法其实挺令人匪夷所思。长城和宝马已有合资公司光束汽车,张家港工厂预计2022年投产MINI电动车,有可能与欧拉同平台。爆料说法意味着什么?首先,MINI国产不止于新电动车,同时还有全系产品。其次,宝马不止打算将MINI交给同长城的合资业务,宝马品牌车型也将落户。第三,生产基地不单单是光束张家港工厂,还会交给长城徐水工厂,也许长城宝马3系在产品序列归属上仍然归于光束所有。

那么,华晨宝马呢?2022年,宝马将持有华晨宝马75%股权,更接近于完全的控制力。从逻辑上讲,宝马没有理由弱化华晨宝马。但我们知道,2018年华晨和宝马的公告显示,华晨宝马不但会投产IX3这样的电动车,还会将X5这款重磅高规格产品国产。如果的确将3系转交给长城宝马合资公司,那么显然华晨宝马将担负更重的高档宝马产品制造任务。

倘若爆料完全属实,那么长城宝马将给一系列自主与合资公司“打样”——弱势中国伙伴的合资板块,要么被外方收归,要么被剥夺权限,转给强势中国伙伴的合资业务。

宝马3系,华晨宝马

目前最接近华晨-宝马-长城格局的,当属北汽-奔驰-吉利。奔驰同样希望持有北京奔驰75%股权,吉利也同奔驰合资后基于Smart推出智马达,但以吉利的雄心,很难想象会满足于一款电动微车。奔驰C级等奔驰品牌主力车型是否也会转交吉利-奔驰合资公司投产?兴许有关各方已经在协商和谋划之中。

这种大胆推演的背景,乃是由于自主阵营的强弱分化,已经达到史无前例的地步。以今年上半年来分析,6月份合资品牌在中国乘用车市场份额达到接近68%新高点,也就宣告自主品牌创下了32.2%的近年新低。整个上半年,自主品牌仅占据了乘用车市场35.3%销量比重,而去年6月和上半年的数据分别是37.5%和39.0%。

几年前,我们说合资车企缺少SUV,如今从大众到日系车,合资SUV汹涌而来,美系韩系也指望SUV能够带来重振;我们也说合资车企缺少新能源车,如今特斯拉牵头纯电动,德系则领衔插混,席卷中国新能源车市场。所以,补白后的合资品牌,已经让自主阵营再也无法享受“我有敌无”的蓝海红利。

宝马3系,华晨宝马

自主阵营一批弱势者倒下,诸如华泰、众泰、力帆。因此上半年自主品牌累计销量同比大跌30.2%至2,702,890辆,远高于合资车的18.3%和乘用车大盘的22.9%;6月份更是在合资与大盘分别上涨9.5%和1.2%的时候仍旧滑坡13.0%。

优胜劣汰、筛选机制,从中长期来说对自主头部企业反而是利好。当之前通过山寨、仿制的手法在市场未成熟时混得一席之地的车企纷纷落马,则一旦市场从寒冬回归往常,则强者将分享弱者沉沦后剩下的所有份额。

整体车市在死去活来的起伏中,跌跌撞撞地闯出生路,这就是车市新生的写照。生死时速的竞赛,必然重新涤荡行业局面,洗牌资源配置,“让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从野蛮生长的混乱中恢复健康上行的秩序。

而从另一端去审视,消费者也势必在新常态的背景之下更趋理性,加之中国民众越来越懂汽车,也会从终端加速优胜劣汰。下个环节,则是制造端的进步更容易拉升消费者的品位和理性。从而B端和C端在外压的作用下,反而走进了交替进步上升的正循环。

宝马3系,华晨宝马

勿怪行业的丛林法则太过残酷血腥,去芜存菁的马太效应掀起浪涛,被冲击至死的弱者只能成为史页上令人慨叹的名字,而强者则更加坚若磐石,更加待发蓄势。

本文地址:https://auto.gasgoo.com/news/202011/22I70230376C109.shtml

文章标签: 宝马3系 华晨宝马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