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采购项目
  • 配套企业库
  • 销量查询
  • 盖世汽车社区
  • 西部数据【20191119】
  • 2019盖世车联网大会
  • 中国汽研-特斯拉
  • CTalk高端系列访谈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 > 正文

闪电换帅,雷诺向日产 “低头”

每日汽车 文 / 张洁 2019-10-13 06:51:18

博洛雷的下台,很可能意味着,最后一个为戈恩说话的人也没有了。

路透社最新消息,雷诺汽车董事会于本周五投票通过了罢免首席执行官博洛雷(Thierry Bollore)的决议,并任命现任首席财务官德尔博斯(Clotilde Delbos)为过渡时期的继任者,直至任命新首席执行官的程序最终完成。

没有丝毫缓冲,该决议立即生效。

也是在本周,作为雷诺盟友的日产汽车才闪电般结束了新旧掌门人的更替。“反贪斗士” 西川广人东窗事发,成为该公司任期最短的首席执行官,黯然离场之后,负责中国业务的内田诚火速 “爆冷门” 上位,业内舆论一时哗然。

无论是远在欧洲的政变强震,还是近在东瀛的宫斗剧变,雷诺-日产-三菱联盟关系中最为关键、也在近期最为微妙的两个玩家,都通过高层换血的方式,向外界传递了两个重要信息:

第一个,“去戈恩化” 的决心。

第二个,“修复联盟关系” 的信号。

雷诺,日产

宫斗的延续

卡洛斯·戈恩在东京因涉嫌财务违规被捕之后,博洛雷就接任雷诺首席执行官一职。但是,博洛雷是不折不扣的戈恩时代的遗老,戈恩曾在2018年将其任命为首席运营官,本质上已被提名为雷诺的继承人,在雷诺内部,他一直被视为戈恩的盟友。

正因为此,如若雷诺想要彻底摆脱戈恩时代的影响,并尽快走出戈恩丑闻的阴霾,那么,博洛雷的存在无疑成了阻碍内部变革的最大 “绊脚石”。此前就曾有日产的高管表达过强烈不满,原因是博洛雷在调查戈恩任期作风时较为拖拉。

根据路透社报道,在被免去首席执行官一职之前,博洛雷已失去董事长塞纳德(Jean-Dominique Senard)以及雷诺大股东法国政府的支持。

塞纳德是坚定的反戈恩派,此前曾任米其林CEO,担任雷诺董事长期间还被日产拒绝出任日产董事长一职,但是在雷诺同日产的博弈中,他一直要求“冷静”,有些偏绥靖风格。而法国财政部长勒梅尔则在上周五表示,法国政府希望雷诺-日产联盟进入一个新阶段,并公开支持塞纳德的决策和主张。

虽然勒梅尔一再强调,政府可以帮助雷诺确立下一轮的产业战略,但绝不会插手公司的治理问题,塞纳德自己也否认了来自法国政府的压力(作为交换条件,要求移除博洛雷)。但种种迹象表明,换帅一事,本质上还是权力派系斗争的持续影响,而雷诺最具权威的董事长、以及占公司15%股权的法国政府,已经在心里投出了坚定的一票。

“操作非常野蛮,太让我震惊了。”

博洛雷在接受法国《回声报》采访时,如此愤怒地表达了被免职的强烈不满。他甚至对外表示,自己并没有在公司犯下任何错误,如果真要被谴责,那唯一的理由就是,他在戈恩的提一下,被任命为昔日的二号人物。

雷诺,日产

只是对于博洛雷来说,不仅离任雷诺毫无光彩,就连他兼任的日产董事一职,以及在雷诺-日产-三菱联盟共同组成的会议代表成员的席位,也极有可能被一起残酷剥夺。日产的高管早已对他被任命为雷诺的高层感到不满,而雷诺方面也表示,下一届首席执行官将以法国人为核心,在公司外部人才中寻找最终候选人。

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博洛雷至少在表态上,是站戈恩的。所以他此前也指责过戈恩被捕是日产弄的阴谋,隐晦透露出对方此举是为了拉戈恩下台,其实矛头已经对准了西川广人他们。但是,同样也是来自米其林的博洛雷,处理雷诺的盘子时并没有塞纳德那么老奸巨猾,因此得罪了很多雷诺内部人士。

雷诺今年高管跳槽频繁,大部分去了竞争对手PSA的麾下,这些都和博洛雷脱不了干系。因此,博洛雷根本不可能实现为戈恩翻案的目标,只会把自己也搭进去。当然,即使他尚且能在雷诺掌门的位置上做一些改变,以他的能力、宫斗水平,为戈恩说话可能也没什么作用。

博洛雷的下台,很可能意味着,

最后一个为戈恩说话的人也没有了。

雷诺,日产

联盟何去何从?

及至博洛雷黯然离开,我们基本上可以肯定,塞纳德和日产的管理层现在基本上拥有了一张全新的白纸,可以考虑后续如何在 “去戈恩” 的过程中重振联盟内部的信任,重新分配各方权力的平衡。同时,这也将真正触及到雷诺-日产联盟关系一度动摇的根本:地位权益与实力的不对等。

当年病急方求医、孱弱重症的日产,才会恭迎雷诺入主。一旦实力更强的日产缓过神来,两者的资本关系顷刻便翻作 “不平等待遇”:雷诺持股日产43%表决股权,日产持有雷诺15%股份但无表决权。以剧烈反差为前提,任何人设身处地从日产立场出发,想必内心都不会安分。

为何说,联盟的关系又一次回到了起点?

第一,在结盟十年的节点上,日产已经甩开雷诺实力一截,之前倘若不是戈恩这种铁腕强力人物压制了双方在 “势” 上的不平衡,联盟早已分崩离析。如今戈恩锒铛入狱,且如今西川广人、博洛雷等昔日与戈恩 “有情”,或是 “有恩” 的故人均已系数下野,自然雷诺与日产的关系也将被重新考量。

第二,法国政府的态度已经非常明确,先不说他们在驱赶博洛雷一事上已扮演着如何重要的角色,就在上月初,日法政府才进行了一次电话会谈,不仅强调了未来对日产-雷诺继续结盟的继续支持,还同意了以这两家汽车制造商为纽带,推进两国在多个汽车领域合作的可能性,日产-雷诺联盟的交叉股权已然存在调整的空间。

雷诺,日产

第三,适应拥抱电气化和自动驾驶汽车的艰巨任务,也在无形中倒逼着双方在未来拥抱得更紧。戈恩在本世纪初就大力推进电气化进程,且一度成本高昂,虽然雷诺现阶段有望在不支付罚款的情况下实现欧盟日益严格的排放目标,但他们这些年来一直在寻求摊销开发成本。

也正是在雷诺正式换帅的同一天,该公司还对外发布了一个更为激进的纯电动发展规划,推出一款比其畅销车型Zoe更大的纯电动汽车,剑指特斯拉Model 3和大众ID.3等畅销车型,且直言未来或将与日产、三菱同平台生产。而根据该公司的计划,他们还将在2022年之前生产8款电动车型。

以下,是雷诺和日产未来可能面临的情况:

如果雷诺干预日产的管理,日产有权将其在雷诺的持股比例提高至25%以上。根据日本公司法,雷诺的投票权可能会被取消。这家日本汽车制造商目前持有雷诺15%的股份,没有投票权。

另一个可能性是,雷诺通过出售、或减少所持股份来实现日产的主要诉求。根据法国法律的规定,如果雷诺将其在日产的持股比例降至40%以下,这将有助于日产获得雷诺的投票权。双方关系,也可能会朝着更加平等的方向发展。

也有外媒近日报道,联盟内部已有高层呼吁建立控股公司结构,为雷诺和日产提供平等的所有权和董事会代表。知情人士说,这个新实体不会设在日本或法国。

还有一股无法忽略的力量,就是FCA。

虽然现阶段尚不明晰具体的可能性,但FCA方面也可以通过与雷诺、或是日产直接谈判,重启合并协商,通过描绘一幅与更大竞争对手展开大联盟的图景,FCA或许能够吸引这两家企业考虑菲亚特-雷诺-日产-三菱全球汽车联盟以及全球竞争中更多的话语权。

FCA在今年6月撤回了与雷诺的合并要约,原因是未能赢得法国政府和日产的支持。尽管在最近一次的表态中,塞纳德称与菲亚特的合作目前不在雷诺的议程上,但消息人士称,两家公司已在寻求重启谈判的途径。

雷诺,日产

雷诺的未来在哪里?

雷诺方面并没有给出确认最终人选的截止时间,临时首席执行官德尔博斯于2012年加入雷诺,并于2016年晋升为首席财务官。在加入该公司之前,她曾效力于知名的审计机构普华永道(PwC),后来又效力于彼施涅集团(Pechiney Group)、加拿大铝业集团(Alcan)和肯联铝业(Constellium)。

对于雷诺来说,首要任务是找到博洛雷的继任者,可实际上,这家公司的高管人才库已因多名高管的离职而变得薄弱。其中部分离职是因为与博洛雷的不和,部分是因为在竞争对手PSA那里看到更诱人的机会,而也有人因戈恩昔日不愿分享权力而出走。

塞纳德说,雷诺需要时间来寻找一个永久的首席执行官,但这个人需要有能力 “在国际背景下理解联盟的当务之急”。可实际上,对于当下的雷诺,新的掌门人不仅要处理日产-雷诺联盟棘手的伙伴关系和利益博弈,还将重新考量如何让雷诺在新一轮的行业博弈里相对稳健地度过 “新四化”的关键转型期。

雷诺,日产

由于汽车需求整体疲软以及联盟伙伴日产汽车的惨淡业绩,雷诺2019上半年的业绩受到巨大的打击。上半年,雷诺全球市场累计销售194万辆,同比下滑7.1%,营业收入同比下滑6.4%,为280.5亿欧元,净收入下滑幅度超过一半,为9.7亿欧元,营业利润也下降了13.6%,至16.54亿欧元。

基于这样的市场成绩,雷诺下调了2019年度的销售和营收预期,受日产影响,雷诺上半年的营业利润率从6.4%降至5.9%,这样的成绩与法国国内的竞争对手PSA形成了对比,后者已实现了创纪录的8.7%的利润率,顶住了经济下滑的压力。

雷诺拥有日产43.4%的股份,日产今年业绩也是滑坡严重,还经历了最近十年最差的一次季度决算,雷诺也因此受到牵连。上半年财报一出,两家公司相继发布盈利预警,他们必须努力跨过戈恩时代、或是因 “推翻戈恩” 所积累的一系列负面影响。

尽管如此,雷诺依旧对外强调,全年将实现正现金流以及6%利润率的相关承诺。博洛雷曾表示,该公司下半年将通过新车密集发布和成本控制来实现既定的利润目标,但如今人走茶凉,新任首席执行官又将把雷诺巨轮驶向何方,我们不得而知。

本文地址:https://auto.gasgoo.com/News/2019/10/13070448448I70132278C108.shtml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