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采购项目
  • 配套企业库
  • 销量查询
  • 盖世汽车社区
  • 盖世大学堂
  • 2020中国汽车动力总成电气化国际峰会
  • 2020第二届车联网与智能座舱大会
  • 金辑奖2020
当前位置:首页 > 高端访谈 > 正文

E企TALK|理想汽车CTO王凯:智能汽车领域将出现下一个苹果

腾讯汽车 2020-09-21 13:30:15
核心提示:2020年是智能汽车的元年,如今的智能汽车行业与当年的智能手机一样,最终将深刻地改变人们的生活。

特斯拉,自动驾驶,理想汽车,特斯拉,自动驾驶

文/腾讯汽车 翁羽亭

9月中旬,王凯的理想ONE停在了理想汽车研发中心的停车场中,而他的“理想”也停泊在了这里。

在海外工作了15年的他,经过了14天的隔离,正式加入理想汽车担任CTO,职级与创始管理团队平级。

在理想新的组织架构之下,王凯分管智能座舱、自动驾驶和算力平台三大部门,负责电子电气架构、Li OS实时操作系统等研发工作。

王凯在数字座舱供应商伟世通的工作经历长达8年,受之濡染已久,对于汽车行业来说也并非陌生人。

从德国到中国,从Tier 1到整车企业,从技术工程师到管理岗位,王凯的个人职业选择,反映的是人才向智能汽车行业聚拢的趋势,暗涌的变化在“智能汽车元年”的背景下开始划定。

在智能汽车“荷叶”翻覆前夜加入理想

诺基亚常被作为智能手机淘汰浪潮之下的典型案例,而讽刺的是,最先推出智能手机的也是诺基亚。

从2006年起的6年间,王凯先后担任诺基亚资深芯片设计工程师、人机交互体验专家、传感器技术经理和资深硬件专家。

“理工男”王凯善于量化分析,专研各领域的信息和知识,他对于科技发展趋势拥有自己的一套判断,这也反映在这次的职业选择上。

当特斯拉开始在行业内崭露头角的同时,王凯也从手机行业来到了汽车行业,加盟伟世通担任高级硬件工程师。

此后,由他作为首席架构师的SmartCore? 智能座舱域控制器研发项目在量产车上落地,成为全球首个智能座舱域控制器的量产项目。

在他看来,如今的智能汽车行业与当年的智能手机一样,都遵循着“荷叶理论”。

叶片代表行业,而叶径脉络代表细分技术和基础科学相互融合,随着代表着资本的露珠由周围汇集至中间,最终压倒荷叶,科技发展最终深刻地改变了人们的生活。

2020年是智能汽车的元年,这就意味着荷叶翻覆、水滴落地的前夜即将到来。

智能汽车的基础科技包括5G、制造工业4.0、AI人工智能、大数据、新材料、电动化等技术的相互交叉,重金也集中砸在这些技术密集型的环节。

和当年加入伟世通一样,加入理想最重要的原因在于王凯深刻意识到:智能汽车是下一个改变人们生活的拐点。

“特斯拉股价攀升不是因为其制造定位,而是在于科技属性。如果说特斯拉是一极的话,那么在中国市场上最有可能出现多强。”当然,促使他做出决定的,还有传统一级供应商亏损现状和传统车企的裁员风波。

无独有偶,理想汽车总裁沈亚楠也同样从手机行业换道而来,他成功地将手机供应链的经验带到了理想ONE的生产前端。

王凯如此分析其中的道理:“与孙正义所提出的时间机器理论类似,基础科学技术相近的两片荷叶(指智能手机和智能汽车)可以进行成功的复制。”

数据不是理想的瓶颈 标注背后的算法思考才是难点

通过掌门人李想的公开发言和纳斯达克IPO所提交的招股书能够看出,理想汽车在完成0到1的阶段性跨越之后,对于加持自身科技属性的意图越来越明显。

从产品角度来说,0-1是落地交付,1-10意味着方法论的形成,而10-100就是极致效率的体现。而从数据层面来说,0-1是完成数据闭环,1-10是飞轮迭代阶段,而10-100就是启用更高效率的飞轮。

王凯透露,目前理想智能座舱已经完成了数据闭环,这也是理想车内人机互动的用户体验流畅的基石。

销售环节的闭环也已经打通,通过用户发生的数据闭环,销售能够进行数据分析并找到提升改进的空间,在闭环系统中改变工作模式,进而提升销售业绩。

由工程师升级到管理层的王凯,将在1-10阶段将企业的闭环结构搭建起来,并且通过每个部门或环节的飞轮迭代,推动整个系统的飞轮更快,迭代效率更高——这也进而诠释了一个新造车企设立CTO职务的最终目标。

王凯能够为理想带来的变化,简单可以分为数据和科技两个层面。

比起一个新出行服务提供商的愿景,理想更加真实且现实的目标是成为一家由数据驱动的科技企业,数据和科技两手抓。

“有些东西我们会通过拉特长生的朋友圈来完成,这种圆桌结构讲究的是快速落地,但是数据我们要抓在自己手里。”王凯表示,“数据其实并不是我们的瓶颈,标注后的数据才是。”

标注的动作本身与算法强相关。“所以这件事情需要从根本上想好算法怎么做,标上怎么做,想清楚了再做深度的数据采集和标注才有意义。否则数据驱动就是狂塞填鸭式的。这是特别大的难点。”

自主研发操作系统也是王凯需要直面的一个野心,也关系到自动驾驶系统必须要解决的效率问题。“自动驾驶对于实时要求性很强,延迟是关系到人命的,因此必须进行全栈软件的把控。”

王凯所指的把控,包括从系统核心的Kernel(实时操作系统)做起,而包括最基本的文件系统、IO控制、中段处理、boot在内的外延部分可以通过战略供应商来做,“因为那不是揪住命门的东西。”

特斯拉和理想:“一极多强”的关系

再以智能手机为例,市值2万亿美元的苹果与华为、三星、小米和OPPO等组成了“一极多强”的格局。

那么,多强和一极之间的关系是什么?

在王凯看来,一极走的比较快且会有超额的品牌效应。而多强都是有依托点,利用单点的技术优势在市场上站定了位置。他相信在一定阶段下,多强有可能冲击一极,“就看一极是不是能够迭代的很快了,拼到最后就是拼这个。”

回到智能汽车领域,中国车企的多强居多,这是因为科技型产业需要大量的市场、数据反馈、政治土壤和供应链等因素。毫无疑问,智能汽车最优的产业环境,就在中国。

特斯拉入华背后,也暗藏着决策部门对于产业发展的深意所在——特斯拉引入之后本土供应链会相应提升,本质上还是能够促进自主品牌“多强”的快速迭代。

接下来,理想选择与Mobileye“分道扬镳”,在感知部分进行自主研发。相应地,自动驾驶团队扩张计划从现今的60人扩展至明年年初的200人。

在自动驾驶路线上,王凯认为应该淡化所谓的 L2、L4概念。理想将首先实现NoA(自动辅助导航驾驶),这是由用户需求所决定的。同时随着用户使用自动驾驶的场景越来越多,时间越来越长,就会从NoA到L3、L3+,最后到L4。

而针对2022年所推出的第二款产品,将从硬件上做好了L4的准备,“不是把所有的硬件一下到位,但接口全都到位,这车不光是软件升级,硬件也可以升级。”

理想汽车要完成向特斯拉“千亿市值”进军的前提,关键在于对细分技术和基础科学的强大整合能力,并且将其落地。

“智能汽车的第一的市值将远远超过苹果现在的高度,我说的是成倍级的,因为它将深刻改变人类生活。”王凯语气坚定。

本文地址:https://auto.gasgoo.com/news/202009/21I70214952C303.shtml

文章标签: 特斯拉 自动驾驶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