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采购项目
  • 配套企业库
  • 销量查询
  • 盖世汽车社区
  • 盖世大学公开课
  • 盖亚系统
  • 有奖调研
  • 2021中国车身大会
  • 2021中国汽车人机交互HMI创新大会
  • 海克斯康
  • 发现好公司 | 铸造件优质企业专场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 > 正文

焦虑与守望 汽车从业者的2019年终纪事

汽车之家 2020-01-19 08:01:33

“起朱楼、宴宾客、楼塌了”,2019年的中国汽车市场萧条和慌乱并存。而这样的结果似乎早已有迹可循。2012年前后,中国汽车市场进入“微增长”时代。可即便是微增长,中国汽车市场仍旧像是一个可以随便收割的金矿,只要有产品投放,便一定有利润回报,规则和玩法简单有效。

但七年之后,这样的“生存法则”已然不复存在,2018年下半年中国汽车市场增速开始下滑,而2019年的中国汽车市场给了所有人当头一棒。对于长期处于“舒适圈”内的汽车厂商来说,市场规则已经变了,每一家车企都要重新适应现状。

销量,汽车从业者的2019

而对于那些身处中国汽车产业一线的员工们来说,他们所面对的变化则更为直接,他们对现状感到焦虑,他们对未来抱有期望。在很大程度上,中国汽车市场代表的是中国经济发展的缩影,而那些亲身经历着这一切的一线员工们的生存状态,则是对中国汽车产业现状的素描。

有人说2020年汽车产业的阵痛期仍将继续,也有人说汽车产业的拐点终将会在2020年出现。在汽车之家行业频道《年终纪事2019》(查看所有)特别策划接近尾声之时,我们深访了部分中国汽车产业一线员工,试图以他们的视角,对行进中的汽车中国进行诠释。

1.

“曾经辉煌过,确实过了几年好日子。”提到过往,李然有一些唏嘘,“但没想到,衰落来的太快。”

算上今年,李然在这家合资车企的工龄已经超过十年。2008年前后,处于井喷期的中国汽车市场方兴未艾,而李然所在的车企更是凭借“合资品牌、性价比高、颜值好看”等种种标签,享受着中国汽车市场高速发展的红利。

销量,汽车从业者的2019

但对于李然这样的基层工作者来说,高额的红利同样意味着高额的代价,用时间、用亲情、用身体健康换来的更高的薪资。“一线基本工资很低,大部分工资来自于加班和绩效。刚进厂那几年,福利待遇确实好,但也是靠每天大量的加班换来的。那时候,厂里每天都会来很多板车,下线一批运走一批,产能吃紧,想休息都没有机会。”

倚仗着企业的快速发展,李然在车企所在地安了家,趁着房价还未疯涨买了房子,再加上娶妻生子,在短时间内,李然完成了人生中几次大跨越。

从旁观者的视角来看,收入稳定、有车有房,李然已经成为城市新中产的代表,成为某种幸福生活的模板和参照物。而李然所在的车企也在短时间内实现了百万辆的产销规模,产品体系愈发庞大、工厂持续扩建、销量数字逐年攀升。

销量,汽车从业者的2019

在李然的眼中,生活与工作完美的结合在一起,未来是光明的,用他自己的话那就是“还能再踏踏实实的干十年”。但谁也没有料到,变化会来的如此突然。

“2017年,我所在的车企销量开始下滑,2018年跌至之前的七成,2019年仍旧没有大的起色。销量持续下滑带来一系列连锁反应,对于一线来说,最直接的影响就是无班可加,薪资水平明显下降。”

简单说就是,生活与工作原本的“平衡”被打破,李然开始陷入这样的悖论:“难得”的清闲更加让他不安,经济基础开始动摇上层建筑。很快,一个又一个左右为难的选择题来到李然面前。

2019年年初,李然所在的车企以“N+1”+3.5倍工资+其他补偿的策略进行员工优化。由于补偿还算不错,很多老员工争相选择“被优化”,其中不乏一些中高层。“一下可以拿到10多万的遣散费,然后再转投其他车企,但我没有赶上这波机会,以后估计也不会有这样的机会了。”说起这些,李然多少有些后悔。

销量,汽车从业者的2019

如今,李然被调离工厂一线,因为工作年头够长被提拔为技术小组长,但坐在办公室之内并没有让李然开心多少,李然突然很想回到之前“加班”的日子,因为没有加班,工资水平直线下降。为了补贴家用,下了班的李然会开上自己的车去跑几个小时的滴滴。

对于未来,李然没有太多的想法,“熬着呗,下班开开滴滴,闲着也是闲着。”对于他来说,这跟在车企加班唯一的区别,不只是收入上的差异,更多的还是内心里的“别扭”。

2.

与李然的境况不同,供职于某中国品牌产品开发部门的张建虽然也受到了市场下滑的影响,但其处境远没有李然那样糟糕。

“开滴滴贴补家用?!我们还没有到那种程度,尽管比不了大企业,但我们的薪资水平还是有所保障。”对于李然的困境,张建有所体会,但谈不上感同身受,“不过,一线员工确实比较惨一些,基本工资很低,想多赚钱就得多加班,平常各种限制也比较严重。”

销量,汽车从业者的2019

相对于李然所在的企业,张建的公司在2008年时才刚刚成立,甚至才刚刚过了几年“舒心”的日子。2015年,张建所在的车企推出了一款SUV产品,在终端市场上取得了骄人的成绩,月销量曾连续超过3万辆。

正是由于这款产品的热销,张建在2017年和2018年两个年度均拿到了丰厚的年终奖励。据张建称,其最高拿过十几个月的年终奖金。除了年终奖金之外,2017年,张建所在的车企还提升了一线员工的薪资水平,涨幅也比较可观。

类似这样的故事曾在中国汽车市场屡有上演。在汽车市场持续爆发的大环境下,一款受到市场追捧的产品,足以让一个汽车品牌享受两到三年的美好时光。但中国汽车市场的发展态势,却没有给他们足够长的“happy time”。

销量,汽车从业者的2019

尽管市场规模粗暴增长,但市场需求却日渐成熟。对于稚嫩且经验不足的车企来说,前一秒他们可能还无往不利,后一秒他们就可能没法摸准脉搏,成功的路径变得越来越难以复制。

2018年下半年,上述SUV产品的热度开始滑坡,而此前借助该产品的热销而接连发布的十余款新产品也未能成为“爆款”,该车企的销量开始下滑。

对于张建来说,他知道事情变了,可他无从得知自己能改变些什么,他能做的就是等待。“2018年销量并没有出现预想的大幅增长,2019年的销量情况也不算不好,之前听说工厂那边年终奖已经减半了,我们最后会发多少还没有确定。”

销量,汽车从业者的2019

对于未来,张建表示自家企业依旧在做未来的产品规划,“不久前,爆款SUV产品刚刚进行了换代,据说销量还不错。有几个项目还在预研状态,明年主要是几款重要车型的换代及改款,明年应该会好很多。” 

3.

“一线赚的都是血汗钱,工资水平与加班强度直接相关。”胡全兴发出这样的感慨。

担任设备保全工程师的胡全兴供职于一中国乘用车企,没有休假、没有周末、没有高薪,是其工作与生活的写照。“把各种福利平均一下,每个月六七千的样子。不算少,但真的不多。”

销量,汽车从业者的2019

2016年,胡全兴所在的车企迎来其高光时刻,全年产销超过15万辆。正因为如此,该车企制定了要在2017年实现产销20万辆的“小目标”。但事与愿违,2017年,该车企仅完成了10万辆的产销规模,2018年其产销规模更是降至7.5万辆,与之前的“愿景”相差甚远。

“销量的下滑也导致薪资水平的下降。”按照胡全兴的说法,自销量下滑之后,其所在的工厂便开始限制人工成本,加班补贴及加班频次也不像此前那么多,年终奖则直接停掉。“有不少人选择了离开,比如我之前的徒弟就跳到了隔壁合资企业,薪资水平直接翻了一番,比我还多。”

失落的来源远远不止于对现状的不满。当下的中国汽车工业正处于几十年来最为动荡的时期,从产品到技术再到生产,每一个细枝末节都在酝酿着巨大的变化。对于陷入困境的企业来说,“转型”成为数不多的救命稻草,但即便是这根漂在水面上稻草,在胡全兴看来也如同镜花水月,甚至不是为他而存在。

销量,汽车从业者的2019

胡全兴的担心来自于对未来的迷茫,车企转型之后,他们要去哪里呢?“主动转型,目的是好的,但新能源、智能网联等技术岗才有需求,工厂生产线自动化率越来越高,生产效率、良品率也比以前提升很多,传统工种还有前途吗?”

而实际上,胡全兴所在的车企今年的销量开始回暖,截至2019年12月份,其销量已经实现连续5个月的正增长,全年销量对比2018年也有了不错的提升。但这些实实在在的利好,如今却蒙上了一层“那又如何”的悲凉。

销量,汽车从业者的2019

胡全兴,或者说胡全兴们,它们就像是Netflix纪录片《美国工厂》中的美国产业工人一样:产业转型,那我呢?这是胡全兴不敢去细想的事情,他能考虑的只有当下自己能改变的东西。他想过跳槽,却又一直没有碰到合适的机会。

“对这家企业还是有感情的,不到万不得已,谁也不想就这样离开。”但即便不谈感情,以胡全兴在这家企业的资历,又能否在其他企业谋得大致相同的薪酬条件与职业机会呢?

4.

在所有的受访者中,祁辉是其中境遇最为顺利的一个。他所在的车企并没有经历产销下滑,甚至还实现了稳定的正增长,但他身上的压力却并没有因此而减少,反而越来越重。

“紧张,太紧张了,这种紧张是自上而下的紧张,不仅仅是我们一线员工,就连大老板也多次在公开场合提到危机感。”

销量,汽车从业者的2019

祁辉是快速发展的经济环境下的那种最典型的中国工人,守着自己的一摊事,并且竭尽所能去遵从已经制定好的规则来获得自己绝对配得上的回报。“苦和累要分两方面来看,这一年陪伴家人的时间是少了,但作为基层员工,不努力就不赚钱,这个事情并不是说换一家车企就能解决的问题。”

祁辉的压力源自于企业自发性的求变。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祁辉所在的车企开始大规模高薪招聘外部人才,这在此前是非常少见的情况,而这些人大多数就职于营销部门。现在,精细到每一款单一车型都会有专门的传播人员负责,从体系上做到专一应对。

与扩张及精细化的营销相对应,祁辉所在的车企不断有新项目、新产品出来,产能也在不断的扩容当中。据不完全统计,仅2019年该车企就增加了近70万辆的产能,对于其他很多车企来说,这几乎是他们一年的销量总和。

销量,汽车从业者的2019

尽管该车企发展向好,但祁辉的待遇却并没有因此而上涨。“和地域有关系吧,我们这里不属于一线城市,薪资水平肯定要比一线低很多,但在本地还是比较有竞争力的。不过今年新招聘来的外部人才,薪资水平确实比我们高不少。”

祁辉的言语中透露出对现状的些许不满,但他的不满则来自于对于自己未来的职业规划。“之前也有过浑水摸鱼的状态,但现在看来,这样下去不能长久,落后就要挨打,我说的可能没那么高深,但事实如此。”

对于未来,祁辉称他很看好其所在的车企,“稳中有进”这是祁辉给出的最终评价,而对于自己的未来,祁辉则评价为“不满意”,因为与其他人相比,他还不够努力。

编辑手札

在进行采访之前,我们曾预想过一线员工会有吐槽、会有抱怨。但没有想到,很多一线员工们对于自身及所在车企的现状,以及导致当下境况的原因有着非常清晰的认识。从李然、张建、胡全兴或者祁辉身上,我们能够更完整地看清楚那些身处汽车产业一线的员工们的状态,勤奋、不屈不挠、甘愿改变自己适应环境的变化,始终相信自己可以通过努力改变生活。

从他们的言语中,我们能够看到他们所处的困境,也能够预知他们未来的机遇。中国已然是全球最大的汽车市场,而从千人汽车保有量来看,中国仍是全球潜力最大的汽车市场,有着难以估量的存续空间。伴随近三十年来的发展和积累,中国汽车市场愈发的成熟,成熟的企业与成熟的员工,他们都在寻找向上的路径,不管这条路最终有多少艰险。

所有这些,让我们有理由相信在当下的困境之后,会有一个崭新的局面。在那个局面里,李然、张建、胡全兴或者祁辉,还有和他们一样生存在车企第一线的员工们,他们的奋斗会有回报,他们的疑惑也将得到解答。(注:应受访者要求,本文所有人物均为化名,所用图片素材与文字也并非对应关系。)

本文地址:https://auto.gasgoo.com/news/202001/19I70152480C108.shtml

文章标签: 销量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