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斯克背后的男人把松下的电池卖给松下

马斯克背后的男人把松下的电池卖给松下

马斯克背后的男人把松下的电池卖给松下

撰文 / 马晓蕾

编辑 / 牛跟尚

设计 / 赵昊然

来源 / Forbes,作者:Alan Ohnsman

如果未来每辆车都是电动的,你联想到了什么?

在特斯拉前首席技术官JB施特劳贝尔(JB Straubel)眼里,他看到的是一个利润深不可测的市场,因为他要从所有这些电池中回收有价值的金属。

斯特劳贝尔 ▼

马斯克背后的男人把松下的电池卖给松下

特斯拉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创业公司到取得今日的成就,斯特劳贝尔功不可没。四年前,他在内华达州的超级工厂说要提高电池产量,突然间就有了灵感。为什么不成立一家公司,从工厂的废料和其他废旧电子产品中回收金属,并将它们重新变成可用的锂、钴和石墨,以制造新电池。

如果以足够低的成本和足够大的规模做到这一点,就会对整个行业产生影响,促进稀有和有价值金属的供应,同时减轻采矿对环境的危害,避免电池填埋。

当时,斯特劳贝尔仍在特斯拉工作,他与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和其他三人共同创立了特斯拉,并在附近的卡森市创办了红木材料公司(Redwood Materials),作为一家新一代的采矿公司。

马斯克背后的男人把松下的电池卖给松下

汽车旧电池值2000美元

2021年,45岁的斯特劳贝尔说,“一切的电气化都在向前发展,对电池的需求也非常高。我们在特斯拉的任务是帮助催化这一点,点燃所有关于电动汽车的兴奋点。如今它成真了,但它发生的速度已经超过了整个供应链跟上它的速度。”

2020年,特斯拉销售了约50万辆电动汽车,每辆都需要数千个锂离子电芯,2021年的目标是增加50%。随着通用和大众等巨头与Lucid和Rivan等电动初创公司一起积极推行电动车计划,电池需求被进一步加大。

核心电池材料如锂(在过去12个月中上涨了127%)和钴(上涨了69%)的价格正在飞速上涨。但斯特劳贝尔释放出了有利信号:经过短短一年的运营,红木材料公司已经能够以低于传统采矿的成本“打捞”出数吨的可用金属。

斯特劳贝尔对红木公司的财务状况讳莫如深,但这家公司的收入可能在2000万美元左右。2020年7月,红木公司从亚马逊、突破能源风险投资公司(Breakthrough Energy Ventures)和位于帕洛阿尔托的摩羯投资集团(Capricorn Investment Group)筹集了4000万美元。

根据PitchBook的数据,这使其外部资金总额达到4800万美元,估值为2.17亿美元。施特劳贝尔很可能自掏腰包再投资数百万美元,他的财富估值为9亿美元。

该公司目前的规模是每年回收45000个电动汽车电池包的材料。根据英国基准矿业情报(Benchmark Mineral Intelligence)的估计,每个电池包的商业金属含量约为2000美元,如果做到这一点,就能产生9000万美元的收入。

马斯克背后的男人把松下的电池卖给松下

该公司的再生金属一般卖给松下公司,和电动汽车电池专家Envision AESC,它们也向其提供锂离子废料。

施特劳贝尔估计,电池需求的激增最终将创造一个每年价值数千亿美元的回收市场。“当每辆车都是电动的,世界上所有的汽车和卡车的电池都需要被回收,不难算出这个行业的价值。”

马斯克背后的男人把松下的电池卖给松下

材料从何而来?

埃隆·马斯克高调、斯特劳贝尔低调。二人18年前第一次见面时设想的电动汽车革命终于要实现了。

拜登政府呼吁采取一系列激励措施,促使消费者弃用汽油车,改用电动车,并大幅提高电动车的国内产量。如果他2.25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计划通过,将拨出1740亿美元用于电动汽车和电池制造,并安装50万个充电桩。

“无论是成立新的电动汽车公司,还是建立新的千兆工厂,都忽视了一个问题,材料从何而来?” 施特劳贝尔说。

英国基准矿业情报估计,2021年全球电动汽车锂离子电池的需求量将比2020年的水平跃升50%,达到223吉瓦时,然后在2023年翻一番,达到443吉瓦时。

到2027年,需求量预计将达到1.1兆瓦时,在短短7年内增长8倍。这将进一步推高电池材料的价格。据Benchmark的总经理西蒙·穆尔斯(Simon Moores)说,“锂在整个2021年将继续上涨。同样,钴、石墨、铜和镍肯定会上升,这不会是一个缓慢而稳定的过程。我们预计会有严重的波动期。”

电动汽车在美国仍然是一个小的细分市场,在2020年约占新车销售的2%,但这即将发生改变。波士顿咨询公司预测,电动汽车最早可在2026年占到全球乘用车销量的一半以上,比其之前的预测提前了四年。

马斯克背后的男人把松下的电池卖给松下

不能说的秘密

除了帮助缓解供应,施特劳贝尔的公司还可以帮助解决电动车行业“不能说的秘密”,那就是电动车并不像大多数人认为的那么环保。大约19%的美国电力仍然是通过燃烧煤炭产生,而开采电池原材料是一项污染严重的业务,工作条件也很糟糕。

2020年7月,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与世界贸易组织的联合机构国际贸易中心的执行主任帕梅拉·科克·汉密尔顿(Pamela Coke-Hamilton)在一份报告中说,“大多数消费者只知道电动汽车环保的一面。生产过程中的肮脏的一面是看不见的。”

例如,大部分的锂金属来自澳大利亚、阿根廷、玻利维亚和智利的盐田,那里的水供应不足。根据联合国2020年的一项研究,在南美洲安第斯山脉地区采矿意味着抽取大量的地下水,这就减少了对农民和牧民的水供应。

同一项研究指出,大量钴来自刚果雇用了数万名童工的黑矿场。镍矿的灰尘可能含有铀和其他有毒物质,这些物质与呼吸道疾病和出生缺陷有关。

马斯克背后的男人把松下的电池卖给松下

位于智利安第斯山脉的阿塔卡马盐田是世界上最大的锂盐储备之一。为了生产汽车电池,提取这种宝贵矿物需要从世界上最干旱的地区之一抽取大量地下水。

施特劳贝尔说,“传统的采矿业本身也很低效。整个流程是找到一个矿床、把锂挖出来、提炼它、然后把它处理掉。从根本上说,这是一种一次性的活动,这是不可持续的。”

斯特劳贝尔最初把红木作为特斯拉的一个附属项目,并与马斯克讨论。马斯克表示只要不分散主营业务,就会予以支持。“特斯拉有自己的回收计划,但这些计划是为了支持公司的运营,在优先级上排名很靠后。”施特劳贝尔说。

马斯克背后的男人把松下的电池卖给松下

没有他,就没有特斯拉

他和马斯克在2003年相识,因对电动航空的共同兴趣而结缘。斯特劳贝尔当时在Volacom公司工作,这是一家位于洛杉矶的航空初创公司,他和别人共同创立了一个用于高海拔飞机的氢电动力系统。

他于2004年加入特斯拉,担任首席技术官,为该公司的电动机和电池动力系统获得了几十项专利。马斯克成为特斯拉品牌的代言人,但沉默寡言的斯特劳贝尔创造了其大部分核心技术。

2019年7月,马斯克在财报电话会议上宣布了斯特劳贝尔离职,总结了这位低调的工程师的贡献。“我要感谢JB在创建和打造特斯拉过程中发挥的根本作用。如果我们没有在2003年共进午餐,就不会有特斯拉。”

2020年是红木公司第一个完整的运营年,它处理了1万吨来自松下和Envision AESC的废料,以及来自亚马逊的含有电池的电子废物。斯特劳贝尔预计红木公司在2021年将处理两倍的废品,因为它也开始从北美最大的电子垃圾回收商ERI和电动巴士制造商Proterra处采购废旧电池(和太阳能电池板)。

ERI的创始人兼执行主席约翰·谢吉安(John Shegerian)说,他的公司正在发愁如何处理从百思买、三星和波音等公司,纽约和洛杉矶等市政当局,以及各联邦机构收集的大量锂离子电池。

马斯克背后的男人把松下的电池卖给松下

红木材料公司每天都会收到半卡车的废旧电池、手机和含有锂离子电池的电子产品,并将其重新转化为可用的金属合金。

“电子产品都越来越小,并且摆脱了电源线,锂离子电池成为所有小工具的供电方式。然后成为了我们的一个大问题。”谢吉安说,因为他的公司不能自己进行回收。

“当我遇到JB时,我们不谋而合。他向我展示了他的技术,并与我分享了他的愿景。第一次见面是2020年在卡森市。然后他在一周后过来,看到了我们的电池量,我们是美国最大的电池聚合商。”

斯特劳贝尔渴望从ERI手中接过这些废旧的锂离子电池以及旧的太阳能电池板,在红木回收它们。“这是一场天作之合。” 谢吉安说。

这些电池每天都能装半卡车,将送到红木公司之后将被人工分类处理。红木公司有一个专有的水化学过程,以分离出各种金属。易燃的电池电解液会在封闭条件下自我燃烧,不会释放任何排放物。“我们基本上以化学方式拆解这些东西,并开始分离出有用的材料,并将这些材料作为制造的基石。”

并非只有红木公司看到了电池回收业务的丰厚利润。加拿大的Li-Cycle公司也有自己的回收计划,包括大众在内的大型汽车制造商也都在计划回收和重新利用电动汽车电池。

斯特劳贝尔说,“能源和交通都在可持续发展方面得到了大量的牵引和关注。材料和采掘业还没有看到对可持续性的同样关注。我相信它即将到来。它必须要来。”

来源:盖世汽车大V说 作者:汽车商业评论 *本文由盖世汽车大V说专栏作者撰写发布。专栏作者为本文的真实合法性和中立性负责,观点仅代表个人,不代表盖世汽车。如需转载请联系专栏作者。

汽车商业评论

推动中国汽车向前进

  • 2561502

  • 1704

盖世大V作者



关于盖世汽车资讯| 联系电话:021-39586122 | 联系邮箱:info@gasgoo.com| 客服QQ:2569524782

盖世汽车旗下网站:中文站|国际站|中文汽车资讯|英文汽车资讯|盖世汽车社区

盖世汽车 版权所有2011|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沪B2-2007118沪ICP备0702335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