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竞:要聚焦,要取舍|贾可行之东风柳汽

作为东风柳汽总经理,他没有陶醉于眼下重卡井喷给企业带来的乐观局面

撰文 / 牛跟尚

编辑 / 张  南

设计 / 赵昊然

与新冠疫情搏斗的上半年即将结束,如何在疫情“新常态”中,以全新姿态过好2020年成为当下车企的新动向。

6月7日,偏于广西柳州的东风柳汽举行全新乘龙品牌发布暨H7 3.0上市仪式,活动的主题非常昂扬——“万向更新,乘龙腾飞”。

活动当天,整个东风柳汽喜气洋洋。疫情让整个中国车市遭遇重挫,但商用车市场却很快复苏并且呈现疯狂的井喷态势,4月重型货车销量同比增幅61%,5月同比增幅65.6%。东风柳汽同样成绩骄人:4月销量10398辆,5月销量10678辆,而去年全年销量一共5.8万台。

现在6月,借助全新乘龙品牌发布,乘龙H7 3.0重卡隆重上市,东风柳汽今年的商用车势头是否会一直延续?

唐竞总经理并没有陶醉于眼下的乐观局面。他说:“六月估计做到8000台,上半年就是4万台,一般来讲,七八月份是淡季,一般是五六千台左右。到九、十月是比较高,平均下来六七千台左右,全年就7万台多一点。”

东风柳汽年初定下的目标是年销重卡6.2万台,比去年的5.8万台销量仅仅多了4000台,如今确定的新目标就是挑战7万台。看起来跟眼下火热的形势不成比例,但反应的却是一个成熟企业的判断力。

这并非意味着固步自封。此次推出全新乘龙品牌可以说是一种面对未来挑战的积极应对。实际上,这不只是焕新乘龙品牌,而是构建柳汽新的品牌架构:商用车品牌为“乘龙”,乘用车品牌为“风行”,商用车服务品牌为“乘龙在线”,金融生态品牌为“龙行未来”。

唐竞认为,焕新之后,“乘龙”不仅仅是“汽车”,由乘龙汽车到乘龙:要实现从“造车”到整合汽车行业技术生态的升级,从提供产品到提供综合物流运营解决方案的升级;从关注车辆到关注人、关注客户的转变。

专程从武汉赶来的东风汽车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东风柳汽董事长尤峥认为,这是响应国家号召发展品牌经济,顺应市场环境和客户需求的重要举措,但他一下子点到乘龙品牌未来的发展方向,就是要做“贴近用户的专业物流运输引领者”。

联想到6月长城汽车推出的SUV新品类哈弗大狗,五菱品牌银标首款产品凯捷命名,东风柳汽这次品牌焕新,展现的是传统自主车企面临挑战时的积极应对:经济下行,消费升级,产品结构在变,客户需求在变,存量市场竞争白热化。他们在从市场和客户视角,谋求品牌创新,发掘品牌价值,寻觅新的突破。

焕新的乘龙正迎合卡车市场升级:从造车到整合汽车行业技术生态的升级,从提供产品到提供综合物流运营解决方案的升级,从关注车辆到关注人、关注客户的转变。汽车商业评论了解到,东风风行下半年也将品牌焕新。除了全年推出6款改款车型外,一款被寄予厚望的全新换代SUV将以全新标识亮相。

2020年被定义为东风柳汽新品牌元年,这是东风柳汽自强求生存和发展新一轮长征开始,也是东风柳汽新一任领导班子上任一年多以来承前启后最重要的一个举措。

2019年1月16日,创立于1954年的东风柳州汽车有限公司(东风柳汽)召开了一次非同寻常的干部大会:原总经理宣颖任党委书记,原副总经理唐竞任总经理,刘小平、陈甲保任东风柳汽副总经理。

1972年出生在广西贵港的唐竞在24年前从吉林大学内燃机专业毕业后就扎根东风柳汽研发部门,2012年出任东风柳汽乘用车技术中心主任,2017年升任主管乘用车技术研发的副总经理。至今,熟悉唐竞的柳汽人都称他“主任”。

由总经理转任党委书记的宣颖比唐竞大四岁,1990年合肥工业大学管理工程毕业后进入东风柳汽从事财务一直到2002年8月担任总经理助理。

像唐竞、宣颖一样大学毕业就进入企业二三十年而不跳槽成为“东风柳汽现象”, 像覃柳明、毛卫国、莫荣博一样不计得失的干部职工在东风柳汽也并不少见。

东风柳汽有种独特的文化现象,那是一种自强不息的精神。柳州这个西南偏远的地级市,像40年前的鄂西北偏僻的地级市十堰一样,是一个名副其实的汽车城、旅游城市、移民城市,这里民风淳朴,有一种不服输、视昨天为落后的拼搏精神。

柳州这个工业城市的工业底蕴、产业工人技能和素养在汽车行业已形成效应,柳州的自然环境、人文环境以及所在工业和汽车企业的收入水平等,对国内名校的理工毕业生形成一定吸引力。

在东风柳汽,最吸引大学生留下来干事业的还是企业文化和对员工的尊重。东风柳汽历任领导始终强调的是“企业的发展要给员工在柳州相对体面的生活”。这种企业文化长久以来的熏陶、口口相传,使东风柳汽成为武汉、重庆、哈尔滨、西安等在中国理工科排名靠前的一些高校毕业生的向往。

唐竞认为,柳州是一个很传统的工业城市,是很传统的移民城市,亲和力比较强。在柳州,只要你讲普通话,当地人不管是做保洁的阿姨还是开公交车的司机大叔,都会跟着你讲普通话,而在武汉、重庆不会出现这个情况,有一种融入感。城市的文化底蕴,也成为在这个城市诞生的企业的文化底蕴。

柳州在转型,原来是纯重工业城市,这几年柳州像经营品牌一样运营城市,往旅游、休闲、宜居转型。

自1980年代——计划经济时代东风开展的全国联营,包括云汽、柳汽、新汽、杭汽、四平、南充等地方车企加盟当时叫二汽的东风集团。2000年代,东风柳汽开始从重卡进入MPV领域,后又进入轿车、SUV领域,乘用车销量从2009年的2.4万辆,快速跃升至2016年26.13万辆。在东风子分公司中,东风柳汽是罕见的赢家。

2006年12月,东风商用车公司甚至派出调研组深入东风柳汽访谈,完成东风柳汽经营团队建设经验介绍材料《自立自强,持续创新,不断挑战,打造职业化经营团队》。第二年2月5日,东风商用车公司发文要求全公司各单位认真学习东风柳州汽车有限公司经营团队建设经验。

2015年12月13日,东风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竺延风在东风柳汽事业计划汇报会上说,东风柳汽的成功在于体系,是全价值链的体系性管理,它的盈利一是得益于采购,保证了质量、价格和同步开发,二是销售管理,每个经销商的盈利能力,精细化地管理并且能够落实下去。

他当时表示:“作为有其75%股份的母公司,东风公司要珍惜这个企业,因为东风柳汽的乘用车、商用车都在赚钱,柳汽的发展如果复制到全公司,将对公司有很大帮助,对公司内其他企业也是促进。”

追求标杆创立标杆是东风柳汽对企业管理各项经营指标的要求,各部门、各环节工作都要有标杆意识,如成本标杆、质量标杆、价格标杆、服务标杆等。为了实现标杆管理,东风柳汽把握东风国际合作的历史机遇,学习世界先进的管理方法和经营理念,导入CFT工作方式,持续推进方针管理、现场管理和QCD改善活动,创造出具有东风柳汽特色的高效管理方式。

5年后今天,汽车商业评论注意到,东风柳汽商用车的高速增长,支撑其乘用车创新突围,乘商两轮发展模式可以帮助实现企业造血功能和自我独立发展。2020年5月,东风乘龙卡车再次破万辆,同比几乎翻番。与此同时,东风风行销售6329辆,同比增长11.7%。

5月28日,为探究东风柳汽成长的密码和柳州现象的成因,从4月中旬开始的以“不负春光,不负初心”为主题的“贾可行”采访组抵达柳州。推动力汽车集团CEO、汽车商业评论总编辑、汽场APP联合创始人、轩辕大学校长贾可博士与东风柳汽总经理唐竞进行了一次深入访谈。

以下为汽车商业评论整理的此次访谈内容,发表时略有删节。

“重卡市场还是政策的影响”

贾可:今年虽然有疫情,柳汽表现还是不错的。

唐竞:MPV这一块不错,家用车还是差一些。

贾可:今年重卡感觉疯了。

唐竞:还是政策的影响。

贾可:是不是因为过路费的缘故?

唐竞:这只是一部分刺激物流车的因素。高速路不收费的那段时间,高速比较快,国道比较慢,在国道拉一次在高速路可以拉两次,对于物流类卡车的刺激是可以的。短途类的、做基建类的卡车都上高速了,也刺激了一下。

今年有两个市场比较大,一个是在排放升级,有一些地方要求是国三、国四车全部取消,而且限制时间,这个市场比较大。

第二个是治超。今年治超力度是非常大,在去年年底开始,抓得非常严,白天晚上都抓。

贾可:只能换车了。

唐竞:对,原来是可以让你超载一点的,现在基本上都没法拉,都转成牵引车,转成6X4的车(指牵引车有6组车轮、4组是驱动轮),这应该是最主要的原因。物流车增长可以。一汽解放抓住了物流车。

贾可:一汽解放好像四月份重卡卖了5.7万台。

唐竞:差不多6万台,厉害了。我估计今年重卡市场要达到130万台,我估计它要做到差不多40万台。

贾可:柳汽呢?

唐竞:柳汽今年能做到7万台,去年我们是5万多台。

贾可:四月份你们卖了一万多台。

唐竞:这个月(五月份)也要卖1万台。我们一二月份不行,二月份才几百台,传统的一月份都是淡季——过年前都不买车的,是2000多台,三月份刚刚恢复,产能也不行。

贾可:三月份多少台?

唐竞:5000多台。到五月一共卖了有3.2万台左右,六月估计做到8000台,上半年就是4万台,一般来讲,七八月份是淡季,一般是五六千台左右。到九、十月是比较高,平均下来六七千台左右,全年就7万台多一点。

贾可:今年完成任务不成问题了。

唐竞:今年的任务,原来总部给的是6.2万台,比去年增了10%。去年是5.8万台,我们今年是挑战7万台。

贾可:咱们是牵引车多还是载货车多?

唐竞:我们卡车其实是牵引车、载货车、工程车都有,一到四月都在增长。牵引车增长最大,增长58%,载货车是增长20%,工程车增长30%。

贾可:今年虽然是新基建,铁公基还得搞。

唐竞:工程车没有起来,我估计是下半年开始。工程车起来不起来有两个判断。第一是水泥和沙石料的价格往上走;第二个是和基建是密切相关的,像挖掘机,它的量逐步起来一定有工程,我们关注这两个点。

贾可:重卡行业对手也挺多,感觉大家都可以找到自己的一亩三分地,还是说因为它有很多区域市场的关系?

唐竞:商用车和区域很有关系。我们在广西的市占率是60%,一汽在东北有70%的份额,区域性很强,像青岛、山东,解放市占率很强,重汽和陕汽在西北很强。聚集度非常高。牵引车还靠品牌,一旦客户确实认可你的车了,回头率很高,忠诚度很高。

贾可:重卡的竞争是不是互相的,你说忠诚度高是建立在品质、可靠性、口碑,这方面大家的竞争力做得都不错,或者说它的门槛没有这么高。

唐竞:也不是,我们今年能够往上走一些,更多的是在于北方市场打开了。

贾可:什么地方?

唐竞:在津京冀一带。南方要巩固,南方是我们的传统市场。广东大概是20%的份额,还有湖南、江西、重庆,我们围绕广西、环桂区域是比较强势,这是我们的传统市场。这个TIV占整个全国百分之三十几到百分之四十。

最主要的量是在北方,北方最大的市场是河南、河北和山东、山西,河北一年就有十几万到二十万的量,份额很大,这两年我们重点往北方突破,先布网布渠道。

贾可:京津冀一带不是福田比较厉害吗?

唐竞:福田重卡是欧曼,这两年对市场的判断和产品的导入差点。今年稍微要好一点,它做了自动档,AMT确实可以。

“柳汽卡车的核心是轻量化”

贾可:柳汽卡车也有自动档吧?

唐竞:我们有自动档,现在绝大部分都是手动档比较多。大部分还是用途的问题,中国老百姓非常实在,卡车主要是生产资料,价格低、多拉、快跑、可靠、省油,最主要是这几个方面。

对于柳汽卡车来讲,最主要是轻量化,在国内有名,这是核心的东西,不一定能抄到。限制超载以后最有利,同样重量的东西,我比别人多拉几百公斤。这时候就变成优势了。

贾可:你们轻量化研发是依托于自己?

唐竞:我们自己。我们卡车做得相对比较豪华。

贾可:你们轻量化怎么能做到?那么多对手卖的比你们多,理论上钱比你们多。

唐竞:通过这么多年的积累,我们还是掌握一些技术。在车架、大梁和整个匹配,我们的CA分析,包括怎么搭载,还有车身状态,都仔细研究,还有一些材料也不太一样。

贾可:咱们的发动机是用玉柴的还是?

唐竞:卡车用玉柴比较多,大概60%的份额。

贾可:其它的用东风康明斯吗?

唐竞:也用一部分,卡车还比较依赖动力总成,南方比较认可的是玉柴,北方比较认的是潍柴,玉柴局域市场也是认可的,但是从大面讲,北方比较认可潍柴,锡柴也比较认可。康机(康明斯)在物流行业的口碑非常好,非常省油。

贾可:大家不都希望用省油吗?

唐竞:是,这个也很有特点,北方的工程车,包括牵引车,拉沙石料时,潍柴就比较皮实,康机(康明斯)就比较脆弱点,稍微超一点点,可靠性就差一点。

贾可:玉柴是什么特点呢?

唐竞:在南方来讲是区域性的,还有一个是服务。

贾可:服务好。

唐竞:快速服务。当然也省油,这个看机型,小马力段的,在国内都很出名,做得比别人好,省油,可靠性做得比较好,每个发动机都有这些特点,都有一些客户群体,客户群体特别就认这些。不像乘用车,(客户)哪里都可以,卡车(客户)非常认这个东西,还指定你,不是玉柴、潍柴的就不买。

贾可:咱们的车桥主要是哪里的?

唐竞:我们是方盛的,也有德纳的。有一些配置也是指定的,包括制动器,有一些客户指定,卡车和乘用车的客户真不太一样,他宁愿加价,这个就好就买这个。

贾可:咱们卡车主要是重卡是吧?轻卡咱们不做?

唐竞:轻卡也做,主要是做电动车。未来方向是想做电动车为主,现在也有蓝牌轻卡,量不大,重点也不在那里。

“两条腿走路相对比较好”

贾可:两线作战,乘用车方面,风行是不是最大的课题了?

唐竞:目前来说最主要的就是风行。前几年领导比较英明,从企业发展去布局和定战略。只做商用车还是只做乘用车,原来的老领导是要两条腿走路,因为卡车受政策影响比较大,以前我们不是太好的时候,一年才两三万台,支撑这么大个厂是很难的,我们要靠乘用车,刚好是遇到黄金时代,中国经济发展比较快,乘用车也发展非常快。

现在来讲,我们的乘用车可能相对困难一点,但是商用车好,企业还是比较好运转,资金流,员工的工资、稳定比较好。我们认为两条腿走路是相对比较好。

贾可:互相能支撑一下。

唐竞:同步走。基本上是两个团队,从生产、制造、研发、销售都是两条腿作战。

贾可:东风风行系列还很全。

唐竞:从车型布局来讲是什么都有。

贾可:很全也是一个大课题。刚才讲前几个月乘用车这一块还差点是什么情况?

唐竞:从去年国五转国六的时候很受打击,那时候大家都在抢资源,当时很多车型都没有办法做国6,同时很多省份都要提前到7月份实施,按原来的计划有的是今年。提前一年,对技术板块压力是非常大的。

好在我们去年及时调整,过了一个坎,在去年6月基本上是把主销产品全部改成国六,从7月份开始每个月上涨,到今年1月份达到最高。

贾可:多少?

唐竞:一万三千多台,但是疫情来了有影响。以前线上营销活动少,品牌类、广告类比较多,网上营销是没做过,也是疫情时候才开始做。

贾可:大家都差不多那时候。

唐竞:但是别人在以前就开始布局,布得深一点。一开始我们做线上营销,为了卖车而卖车,我们的车怎么样怎么样,客户很反感,第一场第二场看看,过几天就不看这些东西了。网上营销是什么,讲故事,通过故事吸引人,聚人气。

贾可:简单的把领导叫上去卖,也卖不掉。

唐竞:对,这个影响比较大。第二个原因是地推没有办法做了,我们经销商擅长地推,到这个月初才逐步可以推广。

贾可:逐步在线下开始推广。

唐竞:可以做车展,做活动,没有这个就吸引不了客户,没有客户没有人流就没有办法去销售。这两个月,一是通过线上营销,新菱智上市在网上重新做了一场有点效果,4月菱智排名是MPV第二,也得益于网上营销。第二也是传统的旺季,MPV的旺季,我们的MPV在4月增长,

贾可:你们的菱智是传奇产品了,这次是改款还是?

唐竞:大改款。

贾可:跟以前模样不太一样了。

唐竞:前脸做了个比较大的改动,内饰也做了一些升级。我们还是靠地推,地推不起来确实是很麻烦。

“(零部件)我们先给买下来”

贾可:你现在经销商渠道一共多少?

唐竞:370家经销商,1100多个点。地推做不了就很麻烦,这个月慢慢开始,地推以后,量慢慢的起来了。

贾可:现在对于你们来讲生产是不是没有什么压力?

唐竞:一个整车-差一个零部件不到也装不起来,现在很多说法,说是复工了,一复工马上又要停,现在还说不清楚。我是有准备的,2月份疫情的时候就已经把全年的计划,紧缺的零部件,特别是国外的零部件已经全部定了,花了钱买了。

贾可:先买下来再说,哪怕先把钱花了?

唐竞:对,我们宁可相信可能没有办法生产,我们先给买下来。现在是不是都复工,国外也要生活,说不清楚,特别是像芯片的,美国的管控,这个会不会存在问题,也搞不清楚。

贾可:宁可更谨慎一点。

唐竞:对。

贾可:乘用车今年准备卖多少?

唐竞:最早对外是17万辆。我们按照14万辆做,大家认同扩大一点,把经销商的气势调动起来。受疫情影响特别大,整个行业估计要下滑25%。

贾可:你指的乘用车,商用车应该没有问题。

唐竞:商用车是另外一回事,商用车体量很小,包括微卡、客车,一年也就是500万辆。对于2000多万辆的乘用车来讲还是小的。

贾可:刚才说到国五国六转换,今年行业把国六的PM值往后延了,对你们有意义吗?

唐竞:没有多大意义,该转的都转了,重点的车全部转了,像广东、浙江、四川、河南、河北等大省全部都转了,没有转的广西、湖南、湖北、东北三省,总体的量不大。

贾可:不是说有国6A到国6B,国6B的PM值要求往后延一延,有意义吗?

唐竞:可以说有意义,也可以说没有意义,原来我们开发都是按照国6B来做。一开始就是。但是有一些企业是按照国6A,那个快,但是国6A要做,到时候国6B还要做一轮。

贾可:干脆一步到位。

唐竞:对,我们的车型都是按照国6B来做的。

贾可:现在这个严,反而没有意义?

唐竞:对汽车行业来讲也不是说没有意义,就是发出声音,国家支持汽车发展。实际上对我们来讲,国五的区域,现在我们都卖国六了,做两套系统生产,生产成本也不好控制。因为量已经比较少了,就很难控制了。

研究家用的MPV怎么做

贾可:风行主力车型是T5。MPV是两个,一个是菱智,一个是M7。算主力?

唐竞:应该是算主力。轿车这个市场确实是很难做。

贾可:咱们轿车主要是做电动车。

唐竞:对,电动车现在是两款,一个是轿车,纯电动,一个是MPV,菱智也做了电动车。

从产品线来讲,我们是全,但最擅长的主要是MPV,未来最主要是以MPV为主,菱智是兼用性的,一部分拉货,一部分是载人。MPV是商务的,SUV是家用的。风行S500刚开始是一万台。

贾可:月销?

唐竞:对。像嘉际一样,现在也是降了很多,原来也是七八千台,一万台,我们在研究家用的MPV怎么做。

贾可:新的家用MPV出来了吗?

唐竞:明年年底、后年年初。

贾可:你觉得嘉际成功吗?

唐竞:我觉得成功一半,确实是上量了,成功在哪里,虽然是MPV,造型是打破了MPV的传统,我们传统的MPV,像日本的MPV也好,大部分都是比较方正,它比较动感。

贾可:考虑到家庭用,又不能太商务,而且有很多地方限排,家里人多只能有一台车的时候,什么都能兼顾,太商务不合适,这是最难的,而且很多人认为家用MPV可能是伪命题了。

唐竞:不是伪命题,就是看怎么理解怎么做。

贾可:很多人把SUV做大,中间两个座位,后面三个座位,布局是二二三。

唐竞:像嘉际在造型上突破了传统的MPV的界线,为MPV树立一个新方向,但在空间、乘坐的舒适性、多样的组合性,丧失了MPV的本质。

MPV的核心是什么?MPV是大空间多功能用途,嘉际造型上突破了,却丧失了大空间和多功能用途,就落入伪的MPV,因为买一个嘉际,中排乘坐不舒服,后排乘坐也不舒服,行李箱也不够大,买个七座SUV更好看,也差不多。日本车再小,车里面的空间都很大。

贾可:咱们后年的产品在这方面就要有所突破。

唐竞:有很大的突破。

贾可:包括现在GL8,也算是个神车,现在很多家庭也买。

唐竞:这个是对的,但偏商务多一点。

贾可:东风悦达起亚旗下的嘉华要重新弄了。

唐竞:大家还是看好这个市场。

贾可:咱们要主攻MPV,这也是一个方向、一个差异化。

唐竞:MPV为主攻,不是说其它不要了。对SUV来讲,基盘有,客户群体在,在紧凑型的SUV,还是有口碑的,积累这么多年,客户还是比较认可的,要守住,大的SUV不做,小的SUV也不做,聚焦一下。

贾可:资源是有限的。

唐竞:搞那么多干什么?聚焦一下,MPV为主,聚焦紧凑型SUV市场,轿车就做电动车。我们还有菱智的MPV电动车,解决城市的物流,但是客运也都需要。

贾可:这也是差异化市场。

唐竞:从实际来讲,我们没有大的实力去做。

“品牌在重新强化,还是强化风行”

贾可:风行相对来说比较中性,按照你刚才说的差异化定位,菱智的名字也比较有历史了,口碑也很好,风行还有紧凑型SUV是T5,MPV那边叫M7、S500,轿车是S50。你们未来能不能统一一下命名体系?

唐竞:菱智那个名字用二十年了,积累比较强的口碑。现在就是这样,我们的品牌在重新强化,还是强化风行,风行是原来的整个品牌。风行菱智,风行T5,风行什么……

贾可:风行后面还叫T5吗?后面是不是换个叫法,包括M7也换个叫法?比如说菱智,是所谓的差异化商用的,M7是商务的。因为咱们这个品牌logo还是那个logo,比如说像菱智,就跟国外日本似的,比如说丰田,后面是丰田logo,前面就不是丰田logo了,打凌志的logo,M7稍微给差异化一点,做出一些不同的地方来,否则全是东风的logo,商用车标签太强了,我们是不是可以通过这个办法给解决掉。

唐竞:这个logo,包括这个品牌,不是我们能够定的。

贾可:现在这个东西真的很重要,包括品牌焕新,那么多品牌都在换标。既然要强调风行的概念,就给风行整个标,但又不放弃东风,把风行品牌的定位、价值、情感传达出来,很重要,然后差异化。

唐竞:我们会跟集团提意见,再去申请。

贾可:那样并没有把东风的logo扔掉,还是叫东风风行,现在很多车企都搞那么多品牌了,东风本部还搞h事业部。 

唐竞:现在这种logo的玩法很多,看领克的logo,只在车前上有,其它的地方永远看不到,其它的地方只有字母的logo。

贾可:它前面的标很小。

唐竞:最主要还是总体规划,我们基本上都认同总部的规划了。

贾可:乘龙汽车,也是自己的标。

唐竞:CL的组合,也有点含义。

“比以前的协同模式要有效”

贾可:乘用车这些平台和总部平台有没有共用,还是自己做了几个平台?

唐竞:目前是柳汽自有的。这几年我们和集团在各个方面加强协同,平台协同受制于现在资源体系、生产工艺,实际上协同的难度是比较大的,但是我们在其它两个方面协同:第一个是模块,重要的功能模块,第二个是动力总成、发动机,电机、混动单元这些在做重大协同,还有在一些前端科技领域,比如说电子电件架构、智能网联、自动驾驶,前端共性技术投资大,风险高。这方面做协同,意义会更大一点。

贾可:你们形成了一种机制没有?

唐竞:目前有成熟的机制在运转,比以前的协同模式要有效。

贾可:以前基本上是放养型?

唐竞:以前是自愿,未来来讲还得协同。

贾可:不协同肯定不行,以前是个体竞争,以后是集团性竞争,

唐竞:是。因为平台大家一开始各自做各自的,可能逐步来,这一代不行下一代行不行,或者是我们新的平台行不行,可以考虑。另外的角度来,把最主要的电子架构协同,这是最主要的,这是基础,这个基础不协同起来,很难说平台协同,很难说零部件协同,所以目前我们这几方面都在做。

贾可:风行这一块有几个平台,我看至少三个平台?

唐竞:我们现有的平台是两个,一定意义上是两个半平台。

唐竞:M7是在菱智的基础上拓展。

贾可:一个半。

唐竞:对,那是半个平台。我们是一个前驱平台,一个是后驱平台,后驱平台是菱智再加半个M7,我们一个半平台,现在是前驱的,家用车的平台。

贾可:家用的像M7,包括T5。

唐竞:T5,轿车都是前驱的平台。未来我们会整合成一个平台,现在还在整合一个平台,我原来的平台要不要根据市场在做,在判断,我们把前驱和后驱都会统称前驱的平台。

贾可:动力总成功能模块,乘用车和总部有协同吗?

唐竞:有。

贾可:现在T5用的哪个发动机?

唐竞:T5现在是两个,一个是三菱的,还有一个是我们自制的。我们自己的发动机也是集团的,集团设计完放在这里生产,也是一样的。

贾可:我们有一个发动机车间,是多少排量的?

唐竞:1.8T的。

贾可:除了给自己供之外,还给集团供吗?

唐竞:没有用,集团做的发动机我们在用,1.5TD。

贾可:对于传统乘用车来讲,动力总成来讲是很关键的。

唐竞:是的。

贾可:变速器呢?

唐竞:两块,一个手动,一个自动的,自动的都是用DCT来做,都是德国的格拉特,现在在江西生产,德国格拉特在东风也有一个合资厂,我们也会有一部分转到那边去,也是协同。手动就看资源了。

贾可:这一块你们也省事了。

唐竞:以后肯定是逐步要打通的。集团除了传统车之外的,无人驾驶,未来的智能网联,这些的投入是巨大的,还是得和集团协同。

贾可:大家都在讲智能车,咱们这一块现在怎么关注,还是等成熟了在弄?

唐竞:关于智能化,目前L2这个层级的,因为社会资源很丰富了,这个各家的竞争力和差异点都不太大,我们重点关注L2以后的,比如说L4。L3现在行业内争议是比较大。

未来在自动驾驶方向的,不管是哪个层级的自动驾驶,我们也是分两条路来走:第一个是根据自己目前整个的市场的需要和竞争力的需要做基础开发和跟进;第二个是紧跟集团,因为集团整体的自动驾驶,整个规划是非常全面的,也相对来说非常先进,这个全面和先进的技术到整个市场化时间距离可能会比较长。

我们在集团的协同框架下,计划两个方面的突破,第一个是商用车领域,我们在高速公路的自动驾驶,队列行驶;第二个是港口的无人驾驶。

但是乘用车领域,因为乘用车相对来说应用场景和道路还有驾驶工况会更复杂多变,L3很大程度上会存在人的责任问题,人车的责任风险的问题,所以目前L3的落地是遥遥无期的,甚至可能会跳过去,短期内乘用车依然要解决客户的自动驾驶的痛点的问题。

乘用车目前短期内可以说在自动泊车的方向上进一步的延伸和发展。集团的整体框架下,我们在商用车和乘用车领域分别针对自身的需求去做不同的突破。可能是场景方面,我们说商用车的无人驾驶应该更容易实现。

“有利润的销量,有销量的利润”

“柳州人比较实在,做事情一步一步的”

“不管什么时候都是要有很大的危机感的”

“我们认为既要协同又要开放”

来源:盖世汽车大V说 作者:汽车商业评论 *本文由盖世汽车大V说专栏作者撰写发布。专栏作者为本文的真实合法性和中立性负责,观点仅代表个人,不代表盖世汽车。如需转载请联系专栏作者。

汽车商业评论

推动中国汽车向前进

  • 3142745

  • 2021

盖世大V作者

最近文章

    SSI ļʱ
点击查阅更多


关于盖世汽车资讯| 联系电话:021-39586122 | 联系邮箱:info@gasgoo.com| 客服QQ:2569524782

盖世汽车旗下网站:中文站|国际站|中文汽车资讯|英文汽车资讯|盖世汽车社区

盖世汽车 版权所有2011|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沪B2-2007118沪ICP备0702335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