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途汽车被爆欠薪,缺钱、经营问题百出,已成造车新势力的常态?

爱买车 2020/3/23 14:58:01 盖世大V说

都说退潮之后才知道谁在裸泳,进入2020年,暴露在海面的裸泳者更多了。

疫情蔓延,市场增长停滞,需求萎靡,一系列黑天鹅事件冲击着本就风雨飘摇的中国汽车市场,尤其是新能源汽车领域。从2019年7月到2020年2月,中国新能源汽车销量已经连续8个月下跌,1月份甚至还被欧洲市场超越,一直以来被政策保护在襁褓之中的新能源汽车市场正在经历彻底的重整洗牌。在这过程中,以生产新能源汽车为主的造车新势力首当其冲,进入加速淘汰期。

从去年便被爆出拖欠员工工资的前途汽车,至今仍周旋在欠薪的漩涡中,公司经营管理更是陷入混乱,在淘汰的边缘疯狂试探。而前途迷茫的前途汽车,不过是众多造车新势力的其中缩影。

被曝欠薪,前途汽车遇资金困境

近日,陆续有网友爆料称前途汽车及其主体长城华冠汽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拖欠员工薪资。从爆料中,我们了解到从去年7月开始,前途汽车已存在拖欠工资的现象,在员工讨薪之后,前途汽车曾给出过回应:11月公司将有10亿元融资,融资成功后就可以发工资。

但显然,这笔融资并没到位,员工薪资问题得不到解决,随后前途汽车还以发放工资名义强制部分员工办理信用贷。今年1月,前途汽车推出离职结清协议,承诺2个月结清工资,但最终仍被拖延。近日,前途汽车再推出解决新方案,给予员工三种员工,一是主动离职,结清工资,无赔偿;二是签署赔偿协议离职,提供赔偿金;三是留下来和公司共患难,但短时间内可能没法发工资。

在员工讨薪的过程中,虽然前途汽车陆续对员工给出了方案、承诺,但是没有哪一种能够真正解决问题。从中也可以石锤一件事,前途汽车已经资金见底。

事实上,回顾前途汽车近些年的发展也可以看出端倪。2015年,长城华冠成立了前途汽车,同年在新三板挂牌上市。之后几年,长城华冠一直在亏损、负债,终于在2019年4月退出了新三板。

据媒体报道称,在长城华冠退出新三板时,前途汽车已经花光了其登陆新三板后募资的20亿元。与此同时,长城华冠新一轮融资款延期到账,也让前途汽车原定推进的工作遇阻。有消息称,长城华冠将转向科创板“吸金”,但直至目前并没有声响。

虽然前途汽车成立已近5年,但仍处于投入期,目前仅有定位为纯电动跑车的K50这一款车型,补贴后售价68.68万元,是造车新势力中定价最高的车型。这和前途汽车的产品策略有关,先做跑车,立下品牌高端的旗帜,再向下推出中低端产品,这种思路原则上来说并没有什么不对,但是却脱离了中国市场的实际,一个造车空降兵,一来就造数十万的车型,很难让人为其买单。

缺钱已是造车新势力的常态

前途汽车的悲哀也是整个造车新势力领域的悲哀,在风光的表面下,其实都在勒紧裤头带。造车不仅难而且烧钱,何小鹏称造车要300亿,李斌称没有200亿不要造车,前几年在新能源、智能科技的造势下,造车新势力确实吸引了资本市场的青睐,据了解,目前造车新势力的融资规模已超过1700亿元。

但是从2018年开始,造车新势力被资本疯狂追逐的局面已不再,到了2019年,更是陷入冰点,遭到资本的无情冷落。这是因为投资者在前几年的投入,至今没得到什么回报,而当初誓言要大干一番的造车新势力,大多都是雷声大雨点小,没有几家拿出了真材实料,更别说盈利了。

即便是融资较多、车型较多并且交付量不错的蔚来汽车,也在面临巨额亏损。近日,蔚来汽车发布了2019年业绩报告,财报显示,2019年蔚来汽车实现营收78.25亿元,较上年同期上涨58%,净亏损112.96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17.19%,全年毛利率为-15.3%。这也是蔚来汽车从2014年成立以来连续六年亏损。

进入2020年,寻求资金将是缺钱的造车新势力们的主旋律。小鹏汽车去年11月完成4亿美元的C轮融资,12月就开始募集C+轮融资;威马汽车在获得30亿元的C轮融资后几个月,开始寻求D轮融资...他们融资的紧迫性明显比以往更强,但这些融资至今没有下文,目前在2020年获得融资的仅有蔚来汽车一家。

为解决资金问题,部分造车新势力开始将目光转向海外资本市场,海外上市或者海外融资,又或者和传统车企进行合作,双方互补共同进退。这两种方法看似可行,但真正的效果如何尚无法定论。

高管频繁变动,造车新势力再迎考验

市场对造车新势力的冷落,不仅让投资者敬而远之,也让高管频繁出走。2020年以来,已有多家造车新势力被爆高管离职。

2月27日,天际汽车董事、首席营销官向东平离职,首款车型ME7交付再度延期;3月初,小鹏汽车自动驾驶研发副总裁谷俊丽提出离职;3月16日,蔚来汽车用户发展副总裁朱江卸任副总裁一职...

无论是出于个人发展规划,抑或是公司发展前景考虑,高管的频繁变动必然会对造车新势力带来负面影响。造车新势力大多成立六七年左右,在管理体制上尚未完全成熟,高管频繁变动不仅会导致当下发展计划搁浅,也会打乱公司的整个管理节奏。

资金短缺、高管频繁变动、经营问题百出、产品缺乏竞争力等都是造车新势力目前面临的难题。2020年的汽车市场已经不再是温室,没有了高额补贴,没有了风口诱惑,没有了市场增量,摆在造车新势力面前的路已是荆棘满布。

去年就曾有业内人士预测,2019年是造车新势力的倒闭年,百余家企业没有一家值得投资。尚且不论这话是否是狂言,但造车新势力面临各种各样的困境已是事实,尤其是进入2020年之后。对于他们来说,不想在新一轮的淘汰赛中落败,最需要的是提升自身的造血能力,而不是仅仅依赖融资输血。但话又说回来,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在极度缺钱的情况下,又该如何开展造血呢?恐怕造车新势力要获得一张好看的财报报表,还要走很长的路。

来源:盖世汽车大V说 作者:爱买车 *本文由盖世汽车大V说专栏作者撰写发布。专栏作者为本文的真实合法性和中立性负责,观点仅代表个人,不代表盖世汽车。如需转载请联系专栏作者。

爱买车

爱车买车就上爱买车,业内最专业客观的汽车导购平台。

  • 1216175

  • 862

盖世大V作者



关于盖世汽车资讯| 联系电话:021-39586122 | 联系邮箱:info@gasgoo.com| 客服QQ:2569524782

盖世汽车旗下网站:中文站|国际站|中文汽车资讯|英文汽车资讯|盖世汽车社区

盖世汽车 版权所有2011|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沪B2-2007118沪ICP备0702335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