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下CEO津贺一宏:后悔跟了特斯拉

“是的,当然。”2019年9月,在被媒体问及是否后悔几年前投资特斯拉超级工厂时,松下CEO津贺一宏这样回答。而当初做出投资决定时,他还信心满怀地说,作为特斯拉电池供应商,松下投资超级工厂是唯一的明智选择。

在津贺一宏公开表达对大客户不满之前,松下和特斯拉之间的分歧已有不少传闻。特斯拉CEO马斯克也曾发布推文,抱怨产能被松下拖累,虽然之前曾澄清松下是特斯拉Model 3唯一的电动供应商,但双方关系早已不如从前坚固。

特斯拉和松下的分歧逐步公开化,让我们能够了解两家企业的合作方式和过去不为人知的一些故事,或许会给希望搭上特斯拉国产化大船的零部件企业一点新的发现。

在曾经的独家供应同盟走向常规供应关系时,特斯拉和松下都在寻求一条和对方“松绑”的路。尤其是特斯拉,做好多手准备,自产电池的计划似乎已经呼之欲出。

松下和特斯拉的相处模式如何,从外媒的报道可见一斑。

10月8日,美国《华尔街日报》发布题为《特斯拉需要电池供应商,文化冲突威胁双方关系》的文章,援引今年9月,津贺一宏接受采访时的话称,“Elon很多次要求降低采购价格,有一次我回应他,如果再这样下去,我们要考虑撤走超级工厂的全部松下员工和设备。”

“和特斯拉谈判就是这样进行的。”津贺一宏说。

据松下方面的知情人士透露,马斯克频繁地直接给津贺一宏打电话、发邮件、发短信,要求松下降价。津贺一宏则坚持,特斯拉能确保盈利时,松下就要提高电池价格。

高管公开表达对大客户的不满,对松下这样的百年企业(松下成立于1918年),并不多见。不过,和松下针锋相对的画风在马斯克那里出现不意外。

今年4月,马斯克发推称,特斯拉超级工厂的松下电池产线年产能只有24GWh,去年7月起,一直限制Model 3的产量。因此,特斯拉只能使用其他电池供应商的电池用于储能设备。在现有产线产能达到35GWh之前,特斯拉不会再投资扩产。

马斯克发推抱怨产能被松下限制

产能不足的锅,松下不愿背。

今年5月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津贺一宏表示,特斯拉超级工厂的“高速生产线”没有满负荷生产。言下之意,特斯拉产能不足的根源不在松下。据知情人士介绍,“高速生产线”是松下应特斯拉要求建设的,通过在同一产线上生产更多产品以控制成本。

该知情人士透露,松下从未尝试过这种“高速生产线”,但最终仍不情愿地接受了。

不但在生产线方案上有分歧,松下对特斯拉的管理方式也颇有意见。上文发布会上,津贺一宏称,松下电池产能爬升慢,原因主要在于超级工厂由特斯拉管理和运作,留给松下提高效率的空间极为有限。

曾经做其他车企电池供应商时,只需要完成订单即可,生产、管理全部由松下自己的产品经理掌握。成为特斯拉的供应商后,电池工厂的控制权却在对方手里。这种特斯拉控制、松下生产的合作模式不但让津贺一宏不满,也导致松下内部的反对声浪越来越高。

《华尔街日报》援引松下部分管理层的话称,虽然津贺一宏坚称,松下和特斯拉的关系仍值得维护,但现在支持他这一观点的人已经非常少。更重要的是,津贺一宏自己对松下和特斯拉关系的判断,也发生了很大变化。

2012年,特斯拉Model S下线后获得市场好评,作为该车电池供应商的松下,为站在电动汽车开发前沿欢欣鼓舞。

同年,津贺一宏临危受命,成为松下掌门人,面对集团连续两年的巨额亏损,松下急需一个振奋士气的项目。他将目光投向即将投建的特斯拉超级工厂——马斯克宣称,这家工厂将为特斯拉数十万辆电动汽车供应电池。

虽然松下内部对与特斯拉合作建超级工厂的反对声音不断,但津贺一宏坚信,和美国最火的电动汽车新势力合作,利大于弊。在他看来,特斯拉能为过于强调同一性传统的松下,注入企业家精神。

2016年,松下宣布向特斯拉超级工厂投资16亿美元,图为马斯克和时任松下执行副总裁山田佳彦(右一)

“如果特斯拉能成功,电动汽车成为主流,世界将会改变,我们就能获得很多发展机会”。2016年初,特斯拉超级工厂在建之时,津贺一宏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对和特斯拉的合作充满憧憬。他坚信,马斯克的Model 3能获得更大成功。

事实证明,Model 3成了特斯拉的爆款车型,但特斯拉却没有给松下带来津贺一宏期望的“企业家精神”。

《华尔街日报》称,松下有数十万名员工,各部门通常有自主决定权。虽然这些部门行动缓慢,但员工和部门间能够寻求共识,而不是将所有事情推给总部解决。

相反,马斯克习惯于事无巨细地管理公司。在特斯拉超级工厂,员工即便为提高效率做出很小改变,也必须得到特斯拉经理级的书面批准。

特斯拉与松下风格迥异的管理方式让津贺一弘感到困扰。《华尔街日报》称,从今年开始,每个季度,津贺一宏都会前往美国,与马斯克会面,亲自协调处理合作中遇到的问题。

“如果特斯拉超级工厂项目失败,我们也都会失败。”津贺一弘说。对于松下和特斯拉的分歧,他曾比喻,两家企业就像一家人,虽然会争吵,但总能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

但几乎是同时,媒体曝出松下暂停对特斯拉上海工厂投资的消息——从3年前决定投资16亿美元参建特斯拉超级工厂,到2018年,宣布考虑追加投资,再到2019年,被传暂停投资……津贺一宏所说的“家人”关系似乎难以维持。

几个月之后,就出现了本文开头津贺一宏“后悔”投资的情景。

松下发布会诉苦,特斯拉推特抱怨。两家企业的分歧越来越公开化,底气或许来自各自的“备胎”策略。

2019年1月21日,丰田与松下宣布,计划2020年年底前成立合资公司,合作开发车用锂离子电池、全固态电池和下一代动力电池。丰田和松下分别持股51%和49%,届时,松下在中国和日本的5家电池厂将转入合资公司。

丰田CEO丰田章男(左一)和津贺一宏签约

松下此举,被视作在特斯拉之外,重新开拓大客户的大动作。产量数据显示,今年4月上市的丰田雷凌插混车,搭载的正是松下子公司,三洋生产的18650圆柱电池。

特斯拉呢?除了寻找松下之外的电池供应商(据传,特斯拉上海工厂将向LG采购电池),自产电池的迹象也愈发明显。

○2019年2 月 5 日,特斯拉宣布以 2.18 亿美元溢价 55% 收购储能产品企业 Maxwell。

○2019年2月,公开信息显示,特斯拉研发团队已提交新型电池技术专利,号称搭载该电池的电动汽车可实现100英里续航。

○2019年5月16日,特斯拉宣布完成Maxwell收购交易。

○2019年(时间不详),加拿大电池企业Hibar Systems被特斯拉低调收购。

○2019年9月,媒体援引特斯拉员工消息称,特斯拉正在整合Maxwell超级电容业务。

○2019年9月,特斯拉在美国超级工厂之外的科罗拉多地区招聘电池技术员。

所有信息的指向都很明确——松下和特斯拉的关系,正在由独家供应同盟走向供应商对车企的常规合作。松下之后,或许再无特斯拉的锂电池独家供应商。

如果LG供应特斯拉电池的传闻为真,双方的合作能避开特斯拉与松下曾经入过的坑吗?或者,如果特斯拉自产电池的消息被证实,靠收购北美电池企业,再加上与松下合作经验造出的电池,真的能胜过松下,这位将特斯拉领进门的师傅吗?

*本文由盖世汽车大V说专栏作者撰写,他们为本文的真实性和中立性负责,观点仅代表个人,不代表盖世汽车。本文版权归原创作者和盖世汽车所有,禁止转载,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电动车观察家

《电动汽车观察家》提供电动汽车行业的真实信息和诚恳意见,由电动汽车媒体界资深从业者邱锴俊原创。邱锴俊曾任第一电动网CEO和主编。

  • 600095

  • 387

盖世大V作者

关于盖世汽车资讯| 联系电话:021-39586126 | 联系邮箱:info@gasgoo.com| 客服QQ:2569524782

盖世汽车旗下网站:中文站|国际站|中文汽车资讯|英文汽车资讯|盖世汽车社区

盖世汽车 版权所有2011|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沪B2-2007118沪ICP备0702335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