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被破产”到辟谣,车市被揭下了遮羞布

BusinessCars 2019/10/11 12:17:32 盖世大V说

两天前,平安银行的内部邮件被网络曝光,内容提到要求对猎豹汽车、众泰汽车、华泰汽车、力帆汽车这四家车企上下游产业链情况展开内部风险排查,该银行邮件中还提到:“猎豹汽车、众泰汽车、华泰汽车、力帆汽车四家车企年底将进入破产程序,预计涉及上下游汽配供应商产业链合计约500亿元坏账。”

很快,车企的辟谣纷至沓来,力帆表示消息子虚乌有,众泰更是表示已经向公安部门报案。而平安银行则是回应仅为常规排查。


在无数次“谣言是遥遥领先的预言”被证实后,我们不确定这4家车企“破产”的消息会不会走向从“传出消息”,到“紧急辟谣”,再到“宣布破产”这样的操作路径,但可以肯定的是,空穴来风背后,掀开了这几家车企深陷泥潭、危在旦夕的血淋淋事实,而对这几家车企管中窥豹,实则是整个车市告别盛夏光年,走入了风雪寒冬,车市淘汰赛开始了,一部分车企的遮羞布被无情揭开了。

欠薪、停产,一地鸡毛

事实上,这几家车企早已不是第一次被爆出要倒闭的负面消息。而一位长期供职于整车厂的人士告诉BC记者:“事实都捂了很长时间才流出来,不算传闻了。”

譬如华泰汽车,今年上半年被爆出拖欠700万工资无力支付,2018年华泰汽车现金流净值为20.6亿元,负债合计达到了375.66亿元。在今年8月份,富力地产放弃与华泰合作后,华泰的最后一根稻草被折断。


前不久,天津市滨海新区人民法院对于华泰汽车集团进行了财产调查,证实,华泰汽车集团名下所有的银行存款加起来只有132239元,再无其他可供执行的财产,华泰汽车和数家子公司一起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今年6月,一份落款为长丰集团的内部会议文件显示,公司从6月起开始执行“员工薪酬调整及减负降薪”,薪酬调整包括:总部部分高管工资下调50%,研究院员工工资下调10%-50%,生产基地员工工资下调30%-50%。

除了降薪甚至停产以应对下行趋势外,猎豹汽车还被爆牵扯多项官司,被法院冻结资金超过7千万元。根据企查查显示,光是9月份以来,猎豹汽车就被上下游合作伙伴告上法庭要求冻结相关银行存款超过了10次。就在10月10日,猎豹汽车又新增一裁判文书,申请人为天津百利得汽车零部件有限公司,法院裁判的结果是冻结被申请人湖南猎豹汽车股份有限公司银行存款6286919.81元,或查封、扣押其等额价值的其他财产。


而类似与上下游供应链伙伴之间的纠纷,在力帆和众泰旗下的君马也频繁爆发。今年7月29日,浙江万安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发布了一则关于其全资子公司浙江诸暨万宝机械有限公司的诉讼公告,被告方正是力帆实业旗下全资子公司——重庆力帆乘用车有限公司。事实上,7月26日,力帆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近12个月未披露的累计发生涉及诉讼(仲裁)涉案金额已达14.23亿元,这其中还不包括延迟支付的利息、违约金和诉讼费。

就在记者调查过程中,一位此前曾为君马汽车供过货的汽车人士透露,供货金额达1000多万,但还欠款600多万,目前正考虑走诉讼渠道。


当然,在2019年这样一个最冷寒冬车市,陷入资金劫的绝不仅仅只是这几家车企。根据经济观察网的统计,2018年,包括上汽集团、广汽集团、长安汽车、长城汽车等在内的20家主流上市车企(包含16家乘用车企及4家客车企业)的总负债达到11570亿元,在2017年11127亿元的基础上再度增加443亿元,创下负债总额的新高。而仅2019年一季度的财报显示,这20家车企的新增负债总额已经达到162亿元,一季度的负债已接近2018年全年新增负债的一半。

严峻的资金压力下,生与死的距离也越来越逼近。

“50%车企破产,竞争才会更激烈”

正如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此前所说:“汽车制造商面临的压力越来越大,汽车销量下滑可能会加快不合格企业被挤出的进程,其中一些可能会在明年退出市场。”


优胜劣汰,适者生存,市场有其自身的发展规律。以欧美汽车产业为例,财通证券的统计显示,从盛世到崩盘,从百花齐放到几支独秀,美国/德国/日本/韩国分别剩3家、3家、7家、1家自主品牌,国内市占率依次为43.4%、55.9%、93.3%、65.4%。

如果以海外汽车市场洗礼的结果看,中国汽车企业这个被挤出的进程,现在看来,不是太快而是太慢了。

就在猎豹力帆等4家车企被爆出破产传闻的当天,另一个被广泛热议的新闻是,原定于10月底的上海新能源汽车展被延期至了2020年的8月份,原因据称是原计划有60多家参展企业,后来发现30多家倒逼了,另一个原因是2019年新能源车企的补贴弱化,导致新能源汽车厂商的参展意愿减弱。


这真是一个比悲伤更悲伤的故事。

从2015年左右开始,国内新造车企业数量出现井喷式增长,无数个为“梦想”狂奔的造富故事,给原本已经有些温吞的车市增添了许多色彩。短短几年时间过去,虽然无法确认到底有多少家新造车企业倒逼了,但以蔚来、小鹏等这几家头部造车新军的出境看来,新造车势力的日子普遍不太好过。一位整车企业高管告诉BC记者,个别新能源企业欠电池供应商的货款合计超过了7亿。

但进入2019年之后,无论是大型国资还是普通基金,都对造车新势力的热情快速衰退,现在还能够获得融资的新能源新车企非常有限,加上许多车企产品至今还未落地,导致资金方面极度匮乏。


行业的不景气正在快速蔓延,从此前的观致、宝沃易主,到神龙变卖两大工厂,到铃木退出中国市场,到青年莲花申请破产清算却被法院驳回,到庞大集团轰然倒下,再到现在开始不断传出某某车企已经倒闭的消息……

车市的一地鸡毛,缘于过去20年来市场一直处于一条粗放式的上升轨道,一旦产业升级,竞争变得惨烈,一部分毫无核心竞争力的中小车企立马被打回了原形。今年以来,国五切换国六,以及新能源补贴的大幅滑坡,都像一阵飓风一样,一些缺乏抵抗力的企业瞬间被吹得七零八落。

吉利控股集团总裁、CEO安聪慧曾说:“中国汽车工业50%车企破产以后,剩下50%的竞争可能才是最激烈的。”


中汽协的数据显示,今年1-8月,全国汽车销售1610万辆,同比下降11.0%。中汽协副秘书长师建华表示:“下滑5%是我对2019全年销量的预判,行业低速发展下,好的车企会更好,也会有一些车企出局,这是产业发展到现阶段的常态。”

当车市被揭去了遮羞布,“你好我好大家好”的梦想幻灭,被收购甚至破产,是某些车企残酷却无法逃避的归途。


*本文由盖世汽车大V说专栏作者撰写,他们为本文的真实性和中立性负责,观点仅代表个人,不代表盖世汽车。本文版权归原创作者和盖世汽车所有,禁止转载,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BusinessCars

玩味汽车,解码商业!

  • 329725

  • 207

盖世大V作者

关于盖世汽车资讯| 联系电话:021-39586126 | 联系邮箱:info@gasgoo.com| 客服QQ:2569524782

盖世汽车旗下网站:中文站|国际站|中文汽车资讯|英文汽车资讯|盖世汽车社区

盖世汽车 版权所有2011|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沪B2-2007118沪ICP备0702335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