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留平、魏建军、付强论道中国汽车向上力量何在

2019年9月10日,在主机厂、汽车零部件公司以及媒体界的超百余名参与者的共同见证下,由汽车商业评论主办,红旗、WEY、爱驰三家车企联合参与的首个中国汽车品牌之夜(CHINA AUTO NIGHT)在德国法兰克福万豪酒店举行。

在活动当晚的沙龙环节,在汽车商业评论总编辑、汽场买车APP联合创始人贾可的主持下,中国第一汽车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徐留平,长城汽车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WEY品牌创始人魏建军和爱驰汽车联合创始人兼总裁付强就中国汽车品牌参与全球化竞争和对汽车产业新发展时期的理解进行了话题讨论。

以下为沙龙实录,有删改。

法兰克福的战略讯号

贾可:首先感谢三位老总支持中国汽车品牌之夜。先问几个简答的问题。

徐总,我们看到今天红旗在法兰克福车展带来了一款纯电动SUV和一款超跑,为什么带这两款车到欧洲来?想表达怎样的意思?

汽车商业评论总编辑、汽场买车APP联合创始人贾可

徐留平:我们的意思很明显,是要把红旗品牌和未来我们要推出的几款产品展示一下。今天我们展示的红旗S9,它是一款超级跑车,也是世界上最快的一部车,0到100公里/时加速时间1.9秒,是为数不多可以进入到2秒大关的产品。这款车对红旗来说不是一款样车或者单纯的展品,而是一款面向终端消费者的商品。中国有不少的跑车爱好者,听说红旗要在法兰克福展出这样一款产品,特地跑到这里来看。另外一款是纯电动车,我们内部代号E115,它是我们明年在新能源领域要推出的产品,应该说它在很多方面都是处在行业领先水平的,明年中国和全球消费者都可以看到我们会推出这样一款优秀的产品。

中国第一汽车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徐留平

贾可:举办这次中国汽车品牌之夜,有人说我们是为中国品牌操碎了心,这可能只是其中一部分。最早有这个想法和柳燕总沟通后,不知道老板们是不是会同意。徐留平董事长决定出席,说这是一件好事。同时,我也想报个料,魏总原来打算取消到法兰克福车展的行程,中国汽车品牌之夜可能促使他有了更大的动力,又改变了计划。我觉得这些大车企、大领导的大胸怀,对中国汽车工业来说是一件幸运的事情。那么,魏总,您对这次来参展的产品有什么样的评价?

魏建军:首先感谢贾可给我们这样一个交流的机会,确实像他说的,行程有点变动,后来听说和红旗,以及新势力爱驰在这里有这样一个交流会,所以就把行程做了改动,参加这次活动。

WEY是长城汽车旗下的独立品牌,也是独立的公司,这是我们第二次参加法兰克福车展。我们的目的就是一个,长城汽车一直宣传要国际化,WEY这个品牌进入欧美市场是有机会的。今年我们是第二次参展,展品有概念车(参数|图片),大多都是EV和PHEV,我们在展会上也给出了时间表,2021年正式登陆欧洲市场。

就像前面报告提到的,中国汽车从设计、制造、研发,在整体水平和产品配置上与国际差距越来越小,在智能互联和新能源方面也走在了国际的前列。在第四次工业革命中,我们感谢中国有这么好的基础,有互联网的基础。在智能和新能源方面的基础很扎实。

参展除了展示我们的成果外,也向汽车发源地德国,尤其是向BBA、大众这些企业去学习,同台竞技。

中国的产品往往给人带来超值感受,有更多的创新,我们也承诺将来给欧洲消费者带来更多的产品价值,我们有信心到2021年,又一次两年一度的法兰克福车展上,等我们第三次登陆时,与大家再见。

长城汽车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WEY品牌创始人魏建军

贾可:昨天爱驰u5从西安开到法兰克福,虽然在展馆里没有展台,但是把车开来了。我们今天在法兰克福的街头也看到了一辆车,昨天还拿了吉尼斯世界纪录。新造车势力是个意味深长的话题。作为新势力代表,爱驰也是比较早想把车卖到欧洲的企业,付总应该有很多话要讲。

付强:爱驰汽车和我本人都比较荣幸,徐总和魏总两位都是汽车业的前辈,是我的学习榜样。

严格意义讲,这次来有点打酱油的意思,馆里找不到爱驰,但为什么今晚我们又出现在这个地方?

贾博士给了一些理由。我们恰好赶在这个时间点出现在法兰克福。50多天前,在西安,我们把爱驰u5作为非量产车型(Prototype),长途从中国开到欧洲,途径亚洲和欧洲的重要国家。这个举动本身也是我们谋求进入欧洲市场系列行动的一部分,今年3月,从我们参加日内瓦车展开始,就已经向欧洲宣布,爱驰会在中国市场上市之后半年内进入欧洲市场。

我们最初创建这家公司时,设定的目标之一就是要能有机会代表中国品牌,作为中国汽车品牌一分子加入到全球竞争过程中来。

爱驰汽车联合创始人兼总裁付强

一汽、长城这样的企业还没有到欧洲行动前,我们作为初创企业就先走这边走了,并不是说我们实力比别人强,而是我们希望作为初创公司,有这样一份勇气。另外,我们也希望对中国企业进军欧洲市场,做一个尖兵,探探路。

实际结果是,我们开发标准的起步就是按照欧洲标准开发。我们昨天拿了两个证,一个是吉尼斯世界纪录颁发的作为非量产车第一次跨越欧亚大陆,行程是15022公里。第二个是德国莱茵TÜV集团给爱驰颁发的产品欧洲准入证书,爱驰作为一个中国企业,作为第一个智能电动车有资格在欧洲销售,并进军欧洲市场。

当然,这并不是说我们企业已经如何如何,而是中国汽车工业发展到现在这样的阶段,(进军欧美市场)是大家都要努力的行动。爱驰作为小公司,更灵活,可以没有顾忌地先做这样一件事。我们希望在明年4~5月可以顺利进入欧洲,打开市场,为中国汽车行业,所有中国汽车品牌进入欧洲市场先行先试。

进入欧洲,准备好了吗?

贾可:爱驰的勇气可嘉。魏总说要2021年进入欧洲,付总计划2020年进入欧洲,徐总,想问您红旗是否有计划表?

徐留平:从目前红旗的角度看,还没有具体的计划表,这是一个巨大的战略。也许我的思想没有那么超前、前瞻,但这需要对这个市场有一个坚实的判断,在当地有非常强大的资源支持。对红旗和一汽,全球化,以及把红旗的产品和服务从中国带到全世界是一个理念和思想,具体什么时间到欧洲,还没有计划表。

贾可:您是否对两家企业进军欧洲有什么建议?

徐留平:我希望可以什么时间到两家企业去学习,他们可能对欧洲有深入和细致的研究,去取取经。

贾可:有人讲,中国品牌做得再好,到国外也是一个新品牌,新品牌在欧洲这样一个相对保守的地方可能是没有市场的,是不是可以通过新的商业模式,比如出行公司,让消费者先了解品牌和产品,慢慢地渗透,您觉得这个思路可行么?

徐留平:我真的说不清楚,我对欧洲市场没有扎实的研究,我觉得魏总和付总可能是有洞见的。

贾可:魏总,那您来谈谈。

魏建军:汽车品牌属性和汽车产业,让我们理解它一定是国际化的,哪怕是再小的细分市场。按照全球定位来说,品牌价值的提升在21世纪,包括其他商品也必须是国际化的,它是对一个品牌、品类的强大背书。

我们今天敢说在2021年进入欧洲市场,应该说这是第三代车。前两代车可以说做得不是很系统。欧洲汽车大公司本身就有对法规产生影响的能力,往往我们在追赶时,法规也在提升。我们并没有深入到欧洲来,参与法规的制定,它是一个合理的壁垒。

当你认证和开发到欧4产品,人家变欧5标准,当你做到欧5产品,人家到欧6标准,包括安全标准上,实际上欧洲本身也有壁垒。

我们一直在追赶,也在欧洲设立了研发中心,完善在欧洲的7大职能,包括品牌、商品企划、商品竞争力、渠道设定等,做了大量的研究工作。

确实像徐总讲,我们一定要谨慎,中国汽车走出来,包括WEY也一样,一定要谨慎。

实际上,中国出口其他商品给我们大量的背书,是赋能。我们一定要把客户体验、诚信、售后服务,生命周期的服务要做好。

我们应该要耐得住寂寞,不是说进入欧洲要求多大的量。我记得1990年代初,雷克萨斯推出第一代豪华轿车,我就了解过它。现在已经过了二十多年再看,虽然它在欧洲还不算是成功,但在美国和中国已经很成功。虽然它的价格可能还是卖不过奔驰,但也是成功的。

所以,我们要以10年、20年为一个阶段来看待建立一个品牌。改革开发四十年来,中国人干很多事情都是在很短时间就获得了成功,而打造一个国际品牌,让全球消费者认知的品牌,是要有长远计划和坚持的。

我们要做好全生命周期计划和给客户提供更好体验,一步步争取做扎实。这也是尝试,也不是说我们已经策划得很周到,没有风险。但总要有人去尝试,总有人要迈出第一步。很多中国品牌已经在海外尝试过多次,包括长城汽车,在欧盟的欠发达地区,也有一些保有量,但不系统。今后要做得更加系统,更完善的、有长期的计划。

贾可:付总到欧洲是怎样的一个计划呢?是10~20年的工程,不指望它挣钱,更多是树立品牌形象,还是有其他计划?

付强:魏总刚才说的我都赞同,但是爱驰可能也有些不一样。我们是一个立足于智能电动车的公司,定位比较窄。做个比喻,我到欧洲来,可能就像一个人自己背包来,而一汽和长城更像是拖家带口来,可能需要想得更缜密,更充分。

我觉得在贾可提出的这样一个汽车四化的进程中,对所有企业都是机会。以前进入市场确实有很多的法规,如果按照既定游戏规则,确实门槛很高。但是今天我们看到几方面不一样,首先是电动化,进入欧洲最难的环保门槛降低了。其次,智能化大家都在一个起跑线,中国企业可能还有一些优势。也像两位老总讲的,要感谢中国高速发展的互联网行业,给我们打了好的基础。

还有一点我们也需要注意到的是全球范围内消费者消费取向在发生变化。年轻消费者购买商品和接受服务的取向,和我们上一代人完全不一样。他们是在移动互联网环境下长大的,使得我们有可能不依靠传统的渠道模式来快速进入这个市场。我们在欧洲进入市场的打算和计划,就是按照这样一种轻的模式进来。这可能是我们不太一样的地方。

中国品牌崛起,向上力量何在?

贾可:徐留平董事长,我们刚才谈到汽车四化和一些新机会。我们也看红旗从2017年8月您主政后,有了翻天覆地变化,现在月销量已经突破1万辆。很多人可能还不敢相信,但也有很多感佩。您认为,当初有勇气把红旗做到现在的样貌,是看到了汽车四化的机会,还是说觉得中国品牌本身还有很大的潜力和空间可挖,还有很大的机会?

徐留平:对中国一汽和红旗来说,我们所准备的料都是齐全的,要做的是如何把它调好。我在多个场合说过,做汽车产业8个字是关键。第一是情怀,对汽车产业要有发自内心的热爱。然后要有洞见,对汽车产业不能人云亦云,汽车说复杂也复杂,说简单也简单,每个人都可以说上大半天。要看得远,看得见用户已经知道或不知道的需求和体验。第三个词是勇气,看见洞见后是不是有办法,愿意做这个尝试。最后是谦敬,对消费者,对汽车产业要有谦虚和敬畏的感觉。我一直是这种感觉。对红旗来说,我们一直在追。在调整和转变的过程中,这个窗口期你是否能抓住,抓得住就可以把品牌和资源发挥到极致,就可以发展很快。从红旗的角度看,我们去年销量获得了589%的增长,超3万辆,今年设定的目标是近300%增长,明年我们目标也已经确定,是20万辆,在今年基础上再翻一番,红旗具备了这种能力和向前进的趋势、势能。我们把这个8个字在我们的战略和行为中贯彻下去。

贾可:徐总刚才讲了这样8个字,魏总,您是自己白手起家打拼出来的,您对汽车产业的理解,从刚开始做到现在,是一以贯之,还是有了变化?我最近研究汽车产业,对很多像付总这样的人也很敬佩。我们甚至觉得汽车产业不值得投资,投资巨大,因为市场好的时候,你要加大投资,但是市场不好,投资可能就又浪费了。您如何看待这样的一个行业?

魏建军:我对汽车的理解还是逐步深化。我做汽车的时代比新势力们的时代要很好多,那会也没有新能源,也没有新四化,只要有车就行。我们比他们当时胆子大很多。我也愿意和大家分享,我们最早手工做展车,没有一次能顺利到车展,都是半路抛锚。人家现在还没有上市,就跑了1万多公里,说明造车的基础在提升。

以前,对造车没有这么敬畏,随着汽车越来越复杂,以及需要面对主、被动安全、信息安全等方面的安全问题,就愈发敬畏。

30年前,顾客的维权意识是很差的,给了我们很多机会,现在不一样了。今后汽车会越来越复杂,智能已经达到了移动智能机器人的程度,更加智能、环保和安全。现在投资汽车业确实遇到了冬天,感受到了压力。但也感谢造车新势力给我们带了个好头,他们搞得传统汽车厂比较紧张,推崇智能、互联、电动化。他们基础比我们差很多,都敢干,我们有什么理由不做呢。

汽车四化,我们公司储备比较全面,所有的技术路线都有。尤其在我们国家,政策变动比较大,一会儿是EV,一会儿是PHEV,或者直联还是混联等。面对全球市场,更多技术路线,包括提升内燃机效率提升,我们都没有放弃,传统变速器的9AT、9DCT也都在做。全球化的目标,我们不仅针对欧洲、中国市场,我们也要面对很多欠发达市场。我们感谢新势力,也感谢一汽这样的老牌企业。中国一汽是中国汽车的发源地,也是中国汽车的长子。不管是我们这样的企业,还是新势力,多多少少都到中国一汽挖过人,给我们提供了很多人才资源。

贾可:付总,刚才魏总也给了咱们很多夸奖。但也很多人说看谁能成为造车新势力的幸存者,您怎么看?

付强:实事求是地讲,我觉得造车新势力生存还是很艰难的,特别是进入今年后,生存难度更加剧了很多。我先不回答贾可这样的问题。我听了徐总和魏总的观点后,有了很深的感触。我是自己把自己从一汽挖出来的,也是一汽的子弟。创业这三年,我感触比较深的是更理解我过去的领导。比如说,像徐总,如果今天我有机会回一汽干,我相信我可能是您最好的下属。

现在,我对领导的理解程度比以往是几何倍数的成长,我更加理解中国企业家,包括像魏总、书福总,把一个品牌从无到有,把一家企业白手起家,这种理解是发自内心的。你没有把自己设身处地地放在这个位置干这个事,可能还是无法理解。今天可能很多人还是理解不了,因为它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但今天为什么我们还要干这个事,可能像徐总说的,还是情怀问题。要问后悔不后悔,今天阶段性地想一想,还是后悔的,问自己受这么大累,吃这么大苦到底值不值?但我们更多地想,一生中还有这样的机会能够赶上一个窗口,还有机会能够尝试下,一旦成功了呢?而且这种概率是存在的。


*本文由盖世汽车大V说专栏作者撰写,他们为本文的真实性和中立性负责,观点仅代表个人,不代表盖世汽车。本文版权归原创作者和盖世汽车所有,禁止转载,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汽车商业评论

推动中国汽车向前进

  • 630963

  • 394

盖世大V作者

关于盖世汽车资讯| 联系电话:021-39586126 | 联系邮箱:info@gasgoo.com| 客服QQ:2569524782

盖世汽车旗下网站:中文站|国际站|中文汽车资讯|英文汽车资讯|盖世汽车社区

盖世汽车 版权所有2011|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沪B2-2007118沪ICP备0702335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