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饶达先生

朱盛镭 2019/5/10 15:19:49 盖世大V说

饶达先生来了!……,顿时,会议室气氛活跃起来了。“饶达先生!饶达先生!……”大家围上前去,年轻人欢呼起来。

饶达先生跨入会议室,与大家一一握手点头微笑。他精神充沛,风度翩翩,颀长的身材穿戴着永不过时的西装领带,总保持精神的职业着装。“我要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昨天……”,这就是他的进门的招呼语。

放下公文包入座,他整理一下领带,喝口矿泉水,便开始吞云吐雾,滔滔不绝。会议室慢慢安静下来。饶达先生兴致勃勃,渐入佳态,思维开始腾云驾雾,天马行空。他的演绎多点、多线、多面、多维、多层次、立体交叉、合纵连横,从宏观世界、中观环境分析到微观市场,从全球化、跨国公司联系到合资企业、自主品牌,又从汽车市场、汽车消费横跨到房地产形势和新农业政策。说到激情之处,他站立起来,放松一下领带,继续侃侃而谈:“……综上分析,从发展趋势看,全球经济逐步复苏回暖,国内经济正走出疲软,多种利好政策相继出台,消费刚性需求不断释放,汽车产业发展走势上扬,下半年我国轿车市场将出现一个拐点变化……”

窗外,清风习习,绿叶摇曳。会议室内,饶达先生侃侃而谈,听者颔首互动。饶达先生对于汽车的理解和情感可说是融入了血液和脉络。他的宏大叙事,表现出他对汽车市场信息和数据的记忆倒背如流,对中国汽车产业历史和知识的掌握如数家珍。他对于一些复杂的汽车产业问题剖析更是一针见血,往往是敏锐地抓住问题的本质。有时说着说着,冷不防他还会抛出一两个“典故”“轶事”“段子”,引得全场听者惊讶继而开怀大笑,这时的饶达先生也大笑,笑得很天真。

我经常聆听他这样的演讲或即兴发言。尽管他高谈阔论,口若悬河,但他的言语却是日常的京腔大白话,随和风趣,深入浅出,没有丝毫学霸气,也从不以领导口吻说事。他经常对我说,做技术经济分析这个职业,是决不能当领导的,做领导就做不好这项工作。确实他没有炫耀的领导头衔,他也无意想当什么领导。

他最喜欢别人对他的称呼是:饶达先生。

image.png

尽管我与饶达先生在研究领域有部分相近,但在工作上是并行而少有交集。20多年来,我与他经常在会议圆桌或国内研讨会上见面。我敬他如师长,也经常打电话向他请教一些观点和分析。而在更多的场合,我是在报刊和网络上阅读他,在汽车驾驶中聆听他,在电视屏幕上关注他。总之,我是一个通过远视程、多视角瞭望他和欣赏他的汽车人。

饶达先生是我国较早涉足汽车工业技术经济分析和软科学研究的专家。20世纪80年代初期,我国最早从事汽车技术经济研究的工程师,大多数是兼职技术情报和翻译工作的。当时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牵头并联合有关部门经常开展以发展汽车工业为专题的研讨会,也涉及重大课题研究,这些项目所产生的效应和历史里程碑的价值,至今值得记忆和回味。当时饶达先生就已涉及这方面的研究,每每说起当年汽车界某老前辈、某老领导对他的指导和帮助,他总是很感恩和动情。80年代中期,饶达先生来到上海大众汽车有限公司,后来他建立了公司的汽车工业政策研究室,侧重汽车市场与政策研究,逐渐成为国内分析汽车市场方面的资深人士,并在汽车界为大家所推崇。

饶达先生的“汽车基因”是与生俱来的。“我对汽车工业的领悟性和观察力是跟着我父亲学的”,饶达先生很坦率,“那时候,父亲经常根据产业和企业发展实际给我出题目,考验我如何评价和处理”。当时的重要议题是关于 “封车节油问题”“山西煤炭输送方式(公路、管道、电力)问题”“要不要发展轿车工业问题”……。饶达先生说,每当父亲提出这类议题后,总是先问饶达,饶达回答后,父亲又与他讨论。由于他近水楼台,耳濡目染,不知不觉潜移默化,融入了汽车工业软科学领域。

饶达先生是多元素复合共生的“富矿”。他保存着父亲饶斌留下的几大本笔记和工作日记。他的研究横跨专业领域,涉及面宽广,掌握了汽车工业多方面的知识、信息、数据以及隐性资料,知晓关于中国汽车工业的艰难起步、曲折成长、名人轶事的某些具体细节以及另类版本,特别是他深谙其间的背书和隐含内容。他还得天独厚,具备众多的人际信息渠道和大量的人脉网络关系。

20世纪90年代后,随着我国改革开放不断深入,全球化、市场化、城市化、信息化、后工业化、知识经济风起云涌,中国汽车工业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革。与此同时,各类新视野、新思想、新观念、新理论风云际会,暗流汹涌。此时的饶达先生活跃于国内汽车界的研讨和论辩,成为汽车论坛的风云人物之一。他说,“摸着石头过河”已涉入深水区,没有理论指导,难以推进汽车工业的可持续发展。由于改革开放的环境变化,传统原教旨的经济学、社会学理论有些已经不太适用于汽车工业,同时国外的经济学理论倒也能用于我们社会主义国家。

当时的中国汽车产业正处于转型期的分岔口,关于中国汽车工业何去何从问题,汽车界出现许多观点争论和意见交锋。当时的一系列重大议题主要有“轿车规模经济问题”“合资的姓资姓社问题” “轿车控购问题”“轿车进入家庭问题” “国民车问题”“从GATT到WTO博弈”“车与路关系”“何龙之争”“合资企业股比博弈”“自主品牌问题”“路风话题”“低速农用车发展”……,等等。其间,饶达先生始终积极参与各类研讨,站在争议的交锋点,提出许多新鲜的思想和正确的观点。他的思维和眼光并没有因年龄大而退化,反而是愈加前瞻和敏锐。

饶达先生思想开放,善于接受新事物,探索新问题,并注重实际应用。他率先引入德国大众的市场调查经验,将国外的“用户满意度调查”文本通过翻译转化付诸实践。他协助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筹建“汽车工业政策研究会”,并参与其前期研讨活动。20多年来,他通过各种途径和平台,向有政府关部门提出过许多政策建议,其中的一些建议还得到采纳。他从德国考察回来,汲取有关国外汽车企业间信息交流方式的经验,建议成立“全国乘用车联席会议”民间组织(后来又拓展到汽车领域),得到全国汽车企业的支持,他也因此而被推举为秘书长,一干就是15年。尤其是他一贯力挺自主品牌,不断为本土汽车发展献计献策,并充满热情和期待,得到汽车界的尊敬。

饶达先生也很勤奋钻研。除了出席研讨会和重大课题研究外,他还撰稿或与他人合作撰写文稿,发表了大量文章和论文。通过中国知网检索,可知他已在各类报刊杂志上发表文章和论文近百篇,内容涵盖产业转型、市场分析、政策法规、企业竞争等多方面领域。

image.png

饶达先生也是中国汽车界的一位争议人物。他从不炫耀他的“红色基因”,更无固步自封的保守思想。他关注汽车产业的热点、难点和冰点,敢说、敢言、敢说真话,从不回避敏感话题。饶达先生提出的话题不少,例如“合资过度”“技术腐败 ” “非主流车企发展” “自主研发投入少” “新能源汽车混乱”“汽车消费畸形”……,等等。这些观点或许未必全面准确,或许需要进一步完善补充,但饶达先生直面现状、不回避问题、敢于挑战权威的精神,得到大家欣赏。记得有一次,他与某经济学家“抬杠”,几乎是针锋相对,寸步不让,很让对方下不了台。其间,我几次暗示他适度妥协,但他坚决不让步。“你要坚持真理”,他对我说,“要做好技术经济分析这个职业,就不能怕‘伟大领导’”。后来,“伟大领导”一词成为他替换“权威专家”的口头语,并在汽车论坛传为话题。

由于经常站立于风浪口,加上心直口快,饶达先生不可避免地遭遇到一些非议或风波,例如乘联会“挂靠事件”之类的磕磕碰碰问题,但他都能正确处置,平淡以对。他的竞争者和论辩反方对他也充满敬意。记得饶达先生的追悼会那天,他的竞争者和论辩反方几乎全来参加了。“饶达先生好人”“饶达先生有贡献”,这是他们、也是全体汽车人的共识。

2014年秋天,我与饶达先生会上邂逅。那天他来了,依然西装领带职业着装。人却显得消瘦、苍白,寡言少语。一番问候,他说,他最近身体不太好,刚刚从德国回来。那天,他没有过多的话语,仅是有问必答。我有点失望,很想听听他再用京腔大白话叙说新一轮汽车产业发展的真知灼见。在座的人都不知道,此时的饶达先生正在承受疾病的折磨,他低调,即使病重,也不告诉他人,不麻烦他人。

我更不知道,这是我与他最后一次的聚会,最后的诀别。

我记得告别时,他轻轻握我的手,点点头。走到地铁口,他又回头招手,手,停格在空中……他的身后是巨幅广告:上汽大众斯柯达野帝多功能越野车在飞驰……



饶达(1943-2015)为饶斌长子,上汽大众汽车有限公司市场研究部主任,汽车界知名专家。饶斌(1913-1987)曾任第一机械工业部部长、党组书记,中国汽车工业公司董事长,在汽车界被誉为中国汽车之父

来源:盖世汽车大V说 作者:朱盛镭 *本文由盖世汽车大V说专栏作者撰写,他们为本文的真实性和中立性负责,观点仅代表个人,不代表盖世汽车。本文版权归原创作者和盖世汽车所有,禁止转载,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朱盛镭

跨界的汽车科普作家。

  • 14085

  • 8

盖世大V作者

关于盖世汽车资讯| 联系电话:021-39586126 | 联系邮箱:info@gasgoo.com| 客服QQ:2569524782

盖世汽车旗下网站:中文站|国际站|中文汽车资讯|英文汽车资讯|盖世汽车社区

盖世汽车 版权所有2011|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沪B2-2007118沪ICP备0702335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