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开放40周年,汽车情报发展史论

朱盛镭 2018/12/24 9:58:53 盖世大V说

2018年12月是纪念改革开放和中国汽车情报事业发展40周年的庄严岁月。笔者作为汽车行业情报界的亲历者和见证者之一,试图通过瞻前顾后,揆理度势,将我国汽车工业情报发展历史划分为起步与成长期(1985年前)、鼎盛期(1985至20世纪末)和融合分布发展期(21世纪后)三个阶段进行记录和评价。如要客观、正确地评价汽车情报对中国汽车工业的贡献,那么40年以来,中国汽车情报事业所取得的显著成就,是不争的事实,而且更是应该大书特书。

1、起步与成长期

20世纪70年代中期以前,中国社会与经济处于内乱的不正常状态,汽车工业呈现“缺重少轻无轿车”、“散乱差”格局。但即使在那个计划经济的年代,汽车行业情报也并非“一片沙漠”。当时各汽车企业和机构建有资料部门(主要是负责科技资料翻译、图书资料管理、技术文本整理等),一汽、上汽等各地研究机构为完成国家计委、科委等政府部门下达的任务,也组织开展了有关项目背景调查、专项技术分析等资料整合类的课题。局限于当时形势的需求,所开展的课题主要是针对发展汽车工业的诉求,例如 “封车节油利弊分析”“中国综合运输系统研究”“晋煤外运方式(公路、铁路、船运、管道)比较”“公路、铁路分流研究”等。

1978年在改革开放方针指引下,中国汽车工业全面进入发展阶段,各类新项目上马,并开始了“请进来”或“走出去”的对外交往。1981年国家科委、计委、经委、建委联合下达交通运输技术经济政策研究课题,当时的中国汽车工业总公司组织有关专家和情报人员进行交通运输与汽车工业发展技术经济政策研究,由此拉开了情报拓展为汽车行业决策、规划和对外接轨信息支持服务的序幕。情报对推动汽车工业技术,如产品定义、分类、叙词、标准化等基础工作的作用日趋增大。

各地汽车企业在加强技术开发的同时,建立了情报部门。由于受限于当时的条件,汽车企业情报起步一般以文献翻译、信息整合、期刊编辑为主。上一代的汽车情报专家大都是通过“懂外语加勤奋”造就和成长的。当时加入到科技情报行列的主要是外语人材和外语水平突出的工程技术人员。在各汽车集团领导重视下,企业还从工程技术人员中选取一些优秀骨干充实科技情报队伍。这些情报骨干人员才华横溢,他们通过自学外语、钻研专业和勤奋工作脱颖而出,在情报和软科学研究领域作出显著成绩。当时情报部门的基础工作主要是科技文献翻译、文本分析整理、图书室管理、标准化管理、杂志编辑、课题研究等,其最高层面是技术经济和软科学研究。汽车情报人员开展的相关课题主要是支持项目运行的背景材料,例如有:世界汽车产品标准分类、中外汽车发展战略研究、有关“双革”“四新”成果整理、韩国汽车工业发展研究、日本汽车工业发展研究、各国汽车工业概况、发展专用汽车研究等。

2、鼎盛期

随着我国改革开放不断深入,全球化、市场化、城市化、信息化、后工业化、知识经济风起云涌,中国汽车工业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革。与此同时,各类新视野、新思想、新观念、新理论风云际会,暗流汹涌。20世纪80年代中期至90年代后期,是我国汽车企业情报部门及其情报人员职业发展的鼎盛期。这一时期,汽车技术经济研究盛行,企业情报人员是汽车行业信息交流活动最活跃的群体之一,有的情报专家甚至成为汽车行业瞩目的学术明星。

1987年召开的北戴河“中国汽车战略研讨会”,作出了中国汽车工业战略性转移的重大决策:中国汽车工业结束了“30年一贯制历史”及“缺重少轻无轿车”的格局;汽车工业的重心开始向轿车发展,引进技术和资金,建设轿车工业,形成生产规模。随后,北京吉普、上海大众、广州标致成为中国第一批合资汽车企业,国家主管部门还作出了发展轿车“三大三小两微”规划[1]。围绕这些重大议题和项目,汽车企业情报人员展开了实战性的课题研究, 

也逐渐将竞争情报思想融入了课题研究。

当时信息受限、知识匮乏,而支撑企业项目运行所必需的信息需求则激增,各地汽车企业又进一步加强了情报部门或信息部门的建设,完善了部门的翻译部、标准专利部、图书馆、杂志社、研究部等建设,有的公司还设立了汽车工业政策研究室。1985年首届中国汽车国际展览会在上海举行,展会期间成立了“全国汽车技术经济信息网”(后由中国汽车工业总公司下属的中国汽车工业经济技术信息研究所归口管理),随后各地还相继成立总网下属的“华东网”“东北网”“华北网”和“西南网”等组织。1985年,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成立,其情报所成为指导和管理全国各地汽车企业情报工作的归口单位,同时情报所主持的“全国汽车工业情报网”组织开始运行。汲取有关国外汽车界的经验,汽车行业还成立了一些信息交流的民间组织,例如“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议”等。这些信息交流组织活动有效促进了汽车行业内情报信息的互通互动。

80年代后期,国内引入了竞争情报概念。竞争情报适应了我国推行的市场经济体制发展,也对情报人员提出了更高要求。1993年由上海市科技情报研究所与上汽集团合作完成了国内第一项竞争情报实战型研究《上海轿车行业竞争环境监视系统研究》。与此同时,国内汽车企业在中国汽车工业总公司、交通部等组织下,针对中国汽车产业处于转型期分岔口以及关于中国汽车工业何去何从的问题,开展了一系列重大课题研究和研讨活动。当时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牵头、联合有关政府部门经常举办以发展汽车工业为专题的研讨会,也涉及一些重大课题研究,这些项目所产生的效应和历史里程碑的价值,至今值得记忆和回味。例如:“轿车是不是资产阶级生活方式”“要不要发展轿车工业”“CKD、SKD国产化问题”“轿车规模经济问题”“发展汽车零部件战略研究”“合资的姓资姓社问题”“轿车控购问题”“轿车进入家庭问题” “汽车产业政策研究”“国民车问题”“从GATT到WTO的博弈”“车与路关系”“何(光远)龙(永图)之争”“合资企业股比博弈”“自主品牌汽车发展问题”“路风引出的话题”和“低速农用车发展问题”等等。由于改革“摸着石头过河”已涉入深水区,传统的经济学、社会学理论有些已不太适用于现代汽车工业,而没有理论指导,便难以推进汽车工业的可持续发展。当时的汽车界交流出现富有活力的思想交锋和观点碰撞,类似于竞争情报的技术经济和软科学研究盛行多年。有关部委或汽车企业高层下达的课题或调研任务往往是由企业情报人员为主承担研究的。例如当年著名的桑塔纳轿车选型和市场调查项目[1]就包括了上汽情报人员所进行情报分析的智力贡献。

3、融合分布发展期

进入21世纪后,社会经济形态的变革对传统汽车产业造成的影响和冲击十分明显。在市场经济和网络化的洗礼下,企业情报逐步进入“全员参与”[2]的融合分布式发展格局。传统企业情报观念受到挑战,情报部门和情报体系不断发生再造和重组。这应该是汽车情报发展最好的时期,当然也是最糟的时期[3]。在这一时期,国内汽车企业情报人员的生存与发展也出现符合“马太效应”的两极分化[4]。

这是汽车行业情报最好的繁荣时期。“泛竞争情报化”光怪陆离,精彩纷呈,即社会的咨询公司、舆情监测公司、数据公司、软件公司、培训公司、高校图情系、图书馆以及公安、国安转业者纷纷介入汽车情报界,造成汽车情报产品的空前繁荣。

这也是汽车企业情报最糟的萧条时期。在度过“鼎盛期”之后,企业情报部门的生存受到互联网导致的“信息过剩”的挑战。由于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情报所的功能转型,不再承担指导和管理全国汽车企业情报的责任,同时,“全国汽车技术经济信息网”的功能也逐渐弱化,由此造成了当时汽车行业信息交流沟通出现了“空洞”。于是,由一汽、东风、长安、上汽、广汽、北汽、奇瑞等自主品牌企业情报部门自发另行成立了松散的“全国汽车企业信息联席会”“全国汽车期刊联席会”等平台组织,各单位轮流坐庄,不定期开展信息情报交流。值得瞩目的是“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议”因有专项信息需求支撑,得到全国汽车企业销售部门认同而发展至今。

由于新形势发展对情报要求的高度化和分工细化,各汽车企业情报部门原有的功能和传统阵地不断消失或失守。企业情报骨干多数转行,或转为企业其他业务部门骨干。有的企业情报部门功能转为网络信息维护、《信息简报》编写、期刊编辑和素材提供或会展服务等。

新形势下,传统的企业情报组织正向“组织情报”方向转型[4]。汽车企业的情报体系逐步发生了重大变化。如同日本企业开展的竞争情报具有组织性、自发性和隐蔽性等特点[4]。新时期的汽车企业竞争情报进入了“隐形情报”时代。汽车企业情报人共识是:“没有业务就没有竞争情报”“纯粹情报部门已不复存在”;情报不再是职业,它仅是一种观念、需求和方法。与此同时,竞争情报的价值及其功能正悄悄融合分布到企业各层面或各业务链环节。于是,汽车企业情报工作者顺应形势,为摆脱边缘化地位,跻身企业主流体系,或进入决策层,或嵌入业务链。情报部门通过改变组织结构、人员构成和情报分析受益主体,输入传统情报更多的智慧和知识;通过细化情报信息结构,改变情报运转的机制而丰富和提升了情报的内涵和价值;通过构建战略情报系统,将竞争情报要素和概念植入企业各层面板块和业务链环节,从而从组织流程上统领战略业务全局。目前现有的汽车大集团情报部门为提升功能与价值,原有情报部门的功能和名称发生变化,例如变为企业集团的“开发策划与科技信息部”、“研发资源规划部”和“战略研究和知识信息中心”等(也含部分情报功能)。

新时代的汽车情报对中国汽车产业贡献巨大。纵观全国汽车产业的各板块和各层面,无论是汽车行业或汽车企业集团的“十五”、“十一五”、“十二五”和“十三五”规划战略,还是有关新能源汽车、智能网联汽车、汽车技术策略研究,或者产业政策研究、企业策略应对、中国汽车发展战略研究,以及汽车细分市场调查和未来趋势预测……都包含汽车情报人员的智慧和辛劳。只不过绝大多数的汽车情报人员已融合分布到各产业链条和业务板块,他们应用专业语言或业务语言在阐述隐含竞争情报思想的各项课题项目。

4、汽车情报发展走势评论

进入21世纪后,我国汽车企业情报运作在组织架构、资源获取、范围拓展和价值取向方面正发生变革或颠覆性变化。汽车企业情报方式已逐步进入了“组织情报”[1]的“隐形”时代,表现为组织性、全员性、高效性、自发性和隐蔽性等特点。情报不再是职业,而成为汽车企业各业务链开展工作的一种普遍的观念、需求和工具方法。情报的功能和价值表现为汽车企业的经济效益和技术创新成果,因而情报作用对汽车企业的贡献也越来越重要。新时期的汽车情报发展走势主要有以下特点:

——情报学是在当今信息过剩和情报繁荣中衰落的;情报学危机的根源不是信息的“too little”,而是“too much”。[4] 信息过剩和情报繁荣是汽车企业情报部门逐步弱化的主要原因。

——在一些成熟的大型汽车企业,其职能越来越多,分工越来越细,研究越来越深入,也令情报人员越来越难以应对知识信息的激增或“爆炸”。汽车产业正面临从传统机械开发向电子、软件、智能互联网、新能源开发的转型,汽车企业情报部门不可能完全掌握海量信息知识。因此,企业专业部门的“业务情报”取代情报部门的“情报业务”势在必行[6]。

——企业“组织情报”体系虽表现形似无部门组织,但是由于运作时,各业务链相互关联,环环相扣,展现的是一个更富有牵引力和约束力的弹性工作平台(当年的情报部门虽有组织,但由于情报人员个体作坊式工作特点,却表现为有组织而无纪律)。此时的企业情报组织看似在淡化,但其情报活动新模式已标示为“组织情报”富有活力的企业体系竞争力。[4]

——在“组织情报”体系中,情报人员将与专业人员趋同化。汽车企业全员要树立互联网背景下的“情报+”思维,将竞争情报渗透到每一个战略单元和业务链条或者工作项目。未来汽车企业的情报人员可能像行业专家,对战略业务驾轻就熟,对汽车技术游刃有余;而企

业的汽车专家可能像情报专家,对情报手段通达谙练,对竞争信息轻车熟路。

新形势变化,为社会各类从事信息服务的咨询机构开辟了更为广阔的市场空间。他们不仅仅服务企业内部的公共信息平台(传统情报部门的变型),更为企业各战略业务板块或提供参考数据资料,或承接外包的各种非核心业务。

新形势变化,对情报专业学会以及培训机构提出更高要求。他们要与不同产业和行业紧密结合,才能为专业工程师或业务人员提供有针对性的竞争情报学术研讨以及培训服务。

新形势变化,对高校情报学教育提出新的挑战。由于未来企业情报部门可能缩编或消失,因此情报学作为综合性应用学科,其研究生教学目标之一应是培养学生成为适应企业各类需求的一专多能型人才,即既能专长于汽车或某一专业领域,同时又具有(快速)信息搜集、情报(整合)分析、沟通与谈判、翻译与写作等实战技能的人才。

5、结语

40多年来,伴随中国汽车工业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由弱变强,汽车企业情报的发展历史经历了三个不同阶段:经历了以技术文本翻译和资料收集为主的起步与成长阶段、引入竞争情报概念及其实践的鼎盛期阶段、目前进入的互联网背景下“全员参与情报”融合分布式发展期阶段。从第三阶段的发展效应分析,汽车企业情报运作方式已逐步进入了“组织情报”的“隐形”时代,表现为组织性、全员性、高效性、自发性和隐蔽性等特点。汽车企业情报部门可能会逐步弱化,而企业的情报功能和作用已融合分布于汽车各产业链条和业务板块,更表现于服务于决策支持,表现于汽车企业的经济效益和技术创新的成果。因此,新形势下,我们完全有理由高调地说:企业情报对汽车产业和汽车企业发展的贡献越来越重要了。


【注释】

1、本文得到前上海汽车研究所情报资料室副主任、技术经济学科专家钟雪纛(Robertzhong)先生的热心指导,在此表示衷心感谢。

2、朱盛镭,男,教授级高级工程师,上汽集团技术中心原技术经济部总监;研究方向为产业技术经济和竞争情报;中国科学技术情报学会竞争情报分会荣誉理事,2015年度SCIP竞争情报杰出贡献奖获得者。

3、在中国轿车工业“三大三小两微”初步规划中,“三大”是指一汽的高尔夫/捷达、东风(原二汽)的雪铁龙/富康、上汽的桑塔纳等三个大型轿车生产基地;“三小”是指北京的切诺基、天津的夏利和广州的标致等三个小型轿车生产基地;“两微”是指贵航集团的云雀、重庆长安的奥拓等两个军转民微型轿车生产基地。

4、“组织情报”指情报始终与组织环境、组织战略、组织决策和组织目标并存的情报行为。


【参考文献】

[1]朱盛镭.“桑塔纳”当年称雄中国轿车市场背后的情报力量[J].竞争情报,2018(2)

[2]包昌火等.竞争情报的崛起——为纪念中国竞争情报专业组织成立10周年而作[J].情报学报,2005.

[3]朱盛镭.关于企业竞争情报实践的另类思考[C].第十八届中国竞争情报年会论文集.中国科学技术情报学会,2012.

[4]朱盛镭.汽车企业情报组织转向“组织情报”的趋势[J].汽车工业研究,2016(6)

[5]吴文瀚,朱盛镭,吕斌.日本汽车集团战略情报体系与运行机制[J].汽车工业研究,2014(5)

[6]朱盛镭.业务情报的“下沉式”生存与发展势[J].竞争情报,2017(3)

*本文由盖世汽车大V说专栏作者撰写,他们为本文的真实性和中立性负责,观点仅代表个人,不代表盖世汽车。本文版权归原创作者和盖世汽车所有,禁止转载,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朱盛镭

跨界的汽车科普作家。

  • 13958

  • 8

盖世大V作者

关于盖世汽车资讯| 联系电话:021-39586126 | 联系邮箱:info@gasgoo.com| 客服QQ:2569524782

盖世汽车旗下网站:中文站|国际站|中文汽车资讯|英文汽车资讯|盖世汽车社区

盖世汽车 版权所有2011|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沪B2-2007118沪ICP备07023350号